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23)  

2016-11-20 22:41:3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23)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内盖夫地区首府,沙漠之都贝尔谢巴





 

随着说话声,一个人一步闯了进来,在他推开门进屋的那一刹那,随身带着一股子热浪也卷了进来,屋子里的温度顿时像升高了几度似的。

苏少杰一看,哈!原来是咖哈驻地的最高领导聂修强,只见他上身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工作服,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脚蹬一双笨重的工地专用皮靴,哐哐哐地就进来了。

“聂经理回来了!”苏少杰赶紧起身,伸手拉住了老聂的手,开着玩笑说道,“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们还以为你在工地上正忙着呢。”

“嗨!少杰来了!”聂修强一边摇晃着苏少杰的手,一边笑着说道,“我呀,我就知道,你们躲着我,猫在这里偷着喝酒,对不对?哈哈!”

“哪里哪里!聂经理,我们这不是正慢慢喝着,等着你回来一起喝嘛!”尹立群站在一旁笑着说道。

“你看!你看!还是人家立群会说话,真不愧是大管家啊,会说话,会办事!”聂修强一边笑着一边脱下自己的脏衣服,挂在了墙上。

“聂经理,您坐这儿。”梁培华赶紧拖了一把椅子过来,请聂修强在桌子边坐了下来。

“少杰啊,今天下午甄总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到贝尔谢巴这边来了,要去孙飞的工地和甲方结账,是不是?”聂修强一边和苏少杰说着话,一边接过了尹立群递给他的一听易拉罐,用手拽掉了密封环,一仰脖子,半听啤酒下了肚。

“是的!这本来是凯杰的活儿,可他这些天一直在忙着投标的事,甄总让我过来,算是代表咱们的代表处,过来和苏尔本尼南部公司结结一些账。”苏少杰解释道。

“你来就对了!少杰,我就希望你来!”聂修强笑着说道,“来!少杰,走一个!来,弟兄们,大家一起走一个!放下放下,先别喝那剩下的,每人来一听新的,来,干!”

“来来来!干杯!”四条山东汉子,每个人都喝干了手中的啤酒,那可是500毫升的易拉罐,一斤啤酒的量啊!

“少杰,你走了也有一些日子了,”聂修强抹了一把嘴边的啤酒沫子,说道,“我们几个弟兄时不时地都念叨你,别看你在咖哈驻地住的时间不长,这里的弟兄们可都是很喜欢你啊!”

“聂经理,谢谢咖哈驻地的弟兄们!”一个500毫升易拉罐的啤酒下了肚,原本就不胜酒力的苏少杰,小脸也有些红扑扑的了,他有些动情地说,“大哥,聂经理,我叫你大哥!其实呢,我也很想来看看你们这些好兄弟,可是,可是我那工作性质你也知道,说忙吧,也真不忙;说不忙吧,也是忙起来要命,平日里还真不能离开我那摊子活儿。”

“这我知道,是那什么,什么,医疗中转站吧?”

“其实也没有个什么正儿八经的名字,就是那么个意思吧。”

“那也就是说,你一直是在阿布达驻地那边住着吧?和宋泽普一起吧?老宋他还好吧?工程进度基本上收尾了吧?”聂修强关心地问,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尹立群拿起桌上的几个易拉罐啤酒,又给每个人的手里递给了一听。

“我一直住在阿布达驻地。”苏少杰一边接过立群递过来的易拉罐啤酒,一边对着聂修强说道,“宋经理很好,工作上嘛,眼下奥特工程上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活儿了,主要是大楼内装修的收尾阶段,工人们基本上都是实行计件制,他不太操什么心了。”

“真快啊!转眼间,我们这几个大工程都要收尾了。”聂修强拽开了手中的易拉罐,慢慢地喝了一口香醇的德国啤酒,很有些感慨地说道,“当年,我们拿下这些项目的时候,可真是费尽了心血啊!现在啊,一切都要结束了。”

“聂经理,我怎么听说,奥特工程结束之后,阿布达驻地的工人们都要转移到贝达干那边去?”苏少杰问道。

“这个嘛,我也不是太清楚。”聂修强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说,“嗯,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因为下一步我们将要主攻赫兹利亚市的那个写字楼,大队人马肯定要往那边转移不少,因为贝达干驻地离着赫兹利亚那边比较近,就不用开辟新的驻地了。”

“那你们这边呢?聂经理。”苏少杰问道,“你这边的贝尔谢巴市政府办公楼工程结束之后,你们的人马也要往那边去?”

“我们?去贝达干?够呛!”聂修强狠狠地喝下了一大口啤酒。

“那你们会往哪儿去呢?眼下几个大工程基本上都在收尾了,你们还没有目标吗?”苏少杰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们呐!我们可能要去边境一带。”

“边境一带?哪一块儿边境?”苏少杰有些不太明白,他急急地问道,“边境可都是很危险的地区啊!你们怎么要往边境去呢?”

“我们可能要去谢莫纳。”

“谢莫纳?那是个什么地方?在哪儿?”苏少杰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谢莫纳这个名字。

“那是靠近黎巴嫩的一座城市,在以色列的北边。”聂修强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是不是也就是说,谢莫纳是以色列最北边的一座城市?”苏少杰问道。

“是!谢莫纳是以色列最北边的一座城市,紧挨着黎巴嫩。”聂修强点点头,又补充说道,“说谢莫纳是一座城市,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城镇,人口只有两万多。”

“那样小的一座城市,能揽到什么大项目?”苏少杰好奇地问道,“难道也能揽到像贝尔谢巴市政府大楼这样的大工程?”

“跟你说白了吧,少杰,那里不但没有什么大项目,施工也不是很安全。”

“不安全?是因为边境上经常有武装冲突,危及到你们的施工吗?”苏少杰更加担心地问道。

“武装冲突嘛,那倒不至于,因为黎巴嫩人不可能打进以色列的境内,他们没那个实力。”

“那,既然是这样,那里还有什么不安全的呢?”苏少杰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嗖!嗖!”聂修强的嘴巴口技般地发出了这两个音。

“火箭弹?你是说,黎巴嫩人会向以色列的境内,也就是谢莫纳那个地方发射火箭弹?”

“少杰啊,少杰!你这脑瓜子我真服了!”聂修强松开了他那一直紧绷着的脸,笑着说道,“你这家伙干翻译真是屈才了!你该去干特工!你肯定会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特工?我可干不了!”苏少杰一边笑着一边连连摆手,说,“我那不是班门弄斧来了吗?在人家以色列的地盘,在人家摩萨德的跟前,我还干得了特工?还什么,出色的特工?哈哈!”

“聂经理,我们真的会去那边吗?”梁培华闷声闷气地问了一声。

“怎么?培华,害怕了?”聂修强笑着问了一句,然后举起他手中的易拉罐啤酒,逐一碰了一下大家的手中啤酒,转身又对梁培华说,“放心吧,小兄弟,这都是将来的事儿,你们不愿去的都可以转到其他的驻地,我倒是很想去呢,我就想亲身体验一下什么是中东战争,感受一下什么是战火纷飞,见识一下什么是枪林弹雨。”

“这家伙喝大了!”苏少杰笑着,看着平日里一脸严肃相的聂修强,他心在想:“什么体验中东战争?什么感受战火纷飞?什么见识枪林弹雨?他是一肚子的苦闷想发泄出来。”

苏少杰的心里很清楚,如果谢莫纳之行一旦成为事实,将会有几十号甚至上百号的工人要跟随聂修强奔赴“前线”,那将意味着什么呢?那将意味着,一旦中东局势紧张,以色列和黎巴嫩之间肯定要有动作,以色列的边境小城谢莫纳与敌对国家黎巴嫩那可真就是近在咫尺啊!

如果动起手来,黎巴嫩肯定打不过以色列,但是人家有阴招,到时候惹不起以色列,那就来他们的笨办法,对准了谢莫纳这座小城,发射上几十发火箭弹,真要是那样,小小的谢莫纳那还不是火海一片?

想到这里,苏少杰的头也大了,他看了一眼尹立群,后者也是一脸的忧郁。

苏少杰的心里当然也明白,大家都是来自于没有了战争几十年的中国,在他们这一代人的脑海里,战争,那都是电影里和小说里所发生的事儿,与他们从来就不挨边。

可是现在,为了多赚钱,为了过好日子,走出了国门,到以色列这边来了。现在,当起了国际民工不说,还要往“前线”那边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一发火箭弹落在自己的头上,到时候,找谁去?

“好了好了!”聂修强举起手中的啤酒,笑着说道,“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别想那么多了,来!喝酒!喝酒!”

“聂经理,我不明白,咱们干嘛要跑那么远,就是那什么谢莫纳,到那儿去揽什么工程啊?那儿多危险呐!”苏少杰一想到谢莫纳是在最北边的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边境上,心里头就塞满了忧愁。

“少杰,你不知道现在能揽到一项工程有多难吗?”聂修强闷声问道。

“现在以色列的建筑市场应该还是不错的啊!”作为一名翻译,苏少杰多少还是了解一些以色列的市场行情的。

“那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其他国家,包括我们中国自己,在以色列的建筑公司总共有多少人?”

“怎么说,也得有45万吧!”苏少杰猜测道。

45万?再加上这个数!”聂修强伸出一只布满了老茧的大手,前后翻了三翻。

20万?聂经理,你是说,有20万国外建筑工人在以色列?这数字可靠吗?”

“可靠!绝对可靠!”聂修强严肃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其实呢,还不止20万,仅仅那些巴勒斯坦人,就接近3万人。”

“我的天呐!”苏少杰从来没想过,以色列这么个小小的国家,人口只有700万人,外来务工人员就有20多万人。

“知道咱们目前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了吧?少杰。”聂修强笑着问道。

“是啊,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所面临的形势确实是不容乐观。”苏少杰认真地说道,“目前,我们的几个工程基本上都在收尾,新的工程只有赫兹利亚写字楼一项,那里也用不了太多的人。”

“你说得对,少杰。”聂修强打断了苏少杰的话,说,“咱们的工人都是签订了劳动合同的,这不像在国内,这项工程干完了,再随便安排到其他工程上去。以色列这里,不行!大家是来赚钱的,我们总不能没活儿的时候让工人们先在家里歇着,等有活儿了的时候,再出来干。在这里,时间熬不起啊!两年的时间,我们要让大家赚到钱啊!”

“所以说,谢莫纳那边的工程一旦定下了,你就一定会去?”苏少杰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你说呢?少杰,我不去?谁领着大家去?大家都不去,还赚TMMD什么钱?”聂修强说了一句脏话,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行!你去!你一定要去!”苏少杰动情地说道,“你去了,我会经常去那边看望你们去,你在那边有什么事,也尽管跟甄总打招呼,我立马就赶过去。”

“好!少杰,有你这句话,我知足了!”聂修强举起手中的啤酒,使劲碰了一下苏少杰手中的啤酒,因为俩人都用力过大,啤酒沫子都从易拉罐里飞起来了,易拉罐差点儿就撞扁了。

“聂经理,你可得告诉我啊,”差不多半听易拉罐的啤酒,苏少杰又是一口气就给送下了肚,头有些晕乎乎的了,他用略显醉意地问道,“你们在谢莫纳边境一带准备去承揽的那活儿,究竟是一项什么样的工程?”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