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17)  

2016-11-04 23:06:32|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1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特拉维夫:哈雅贡海滨大道





从以色列最繁华的海滨城市特拉维夫启程,直达南部区首府贝尔谢巴的这辆奔驰大巴士,此时已经慢慢接近了内盖夫沙漠的这座始祖之城,年轻的中国翻译苏少杰,此时就坐在这辆风尘仆仆的长途大巴上,他一边与年轻美丽的犹太女律师劳拉悄声细语地回顾着半个多世纪以前发生的那场犹太人苦难大逃亡,一边浏览着窗外那凄凉而又荒芜的沙漠旷野。

沙漠之都贝尔谢巴是南部区的首府,属于以色列的六大行政区之一,这里是以色列的中部和北部地区进入内盖夫沙漠的咽喉要道,当年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的共同祖先亚伯拉罕曾经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儿子以撒以及孙子雅各(以色列)都在这里居住过。

随着苏少杰乘坐的这辆豪华大巴越来越接近这座始祖之城,沿途的景致开始变得有些生气了,尽管流奶与蜜的迦南地在这一带并没有体现出来,城市景观也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但人的视野却是越来越开阔,随着奔驰大巴士的急速前行,不时会出现一些绿色的植物,在快速路边一闪而过。

“一言难尽啊!”身边的劳拉沉重地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在所有抵达中国的犹太人当中,我爷爷他们那一批人的经历应该说是最艰苦的,因为他们穿越过了寒冷的西伯利亚。”

“这么说,你爷爷曾经穿越过寒冷的西伯利亚?”苏少杰惊讶地问道。

“是的!因为那是他们的希望之路!”劳拉的声音有些激动,她说,“爷爷他们首先是穿越了西伯利亚,然后到达了中苏边界,在那里,他们停止了前进。”

“为什么停止了,好不容易到了中国了。”

“他们是被迫停下的,因为当时中国的东北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了。”

“也就是说,日本人不让他们进入中国国境?”苏少杰小心地问道。

“是他们不敢入境,因为打仗很厉害,中国东北的抗战力量已经和日本人交战了。”劳拉看了苏少杰一眼,对他解释道。

“不是说,有一些犹太人是从东北进入中国的吗?那些人并不是都没有进入中国吧?”苏少杰直视着劳拉那双仿佛汪着两潭蓝色海水的眼睛。

“对!有一部分人是入境了,”劳拉点了点头,她抬头望了车窗外,低声说道,“可是,大家发现已经无法再往里进入了,因为战事很紧张,于是,大家只好又选择了其他的路线。”

“这我知道,有的人去了朝鲜,有的人去了日本。”

“对!为了避开战火,人们选择了避开中国战场,绕道朝鲜和日本。”

“你爷爷呢?他进入中国没有?”

“没有!”劳拉肯定地说道,“我爷爷没有赶上前面进去的那几批人,因为他到的比较晚,等到他赶到中苏边境的时候,人们已经无法进入中国境内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爷爷是去了别的地方?”苏少杰问道。

“我爷爷跟着大家伙一道,去了日本,他打算到了日本之后再想办法。”

“劳拉,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苏少杰有些不解地问道,“你爷爷为什么非得去上海?留在日本不行吗?中国正在被日本人侵占着,进去了,也是进入战场一样。”

“你问得好!”劳拉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说,“我爷爷之所以执意要去上海,是因为他在穿越西伯利亚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熟人,是我们在维也纳的老街坊,听那人说,我爷爷的父母和妹妹可能是去了上海。”

“他们不是被抓进了集中营吗?”苏少杰记得劳拉说起过这件事。

“那位熟人也不是很肯定,但是我爷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决定去上海,看看能不能在上海找到自己的亲人们。”

“可恨的德国纳粹!该死的希特勒!”苏少杰恨恨地骂道,他心想,人家犹太人好好地生活着,你们干嘛要把人家赶尽杀绝呢?

“我还有一个问题,劳拉。”苏少杰又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说呀。”

“日本和德国都是轴心国,”苏少杰意欲搞清楚一个问题,他说,“也就是说,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你们犹太人去了日本,会有好果子吃吗?”

“没办法啊!我们无处可去啊!你也知道,我们犹太人那时候在哪里都是受迫害的啊!”

“你爷爷他们去了日本,不会被抓起来吧?”苏少杰一副替古人担忧的样子。

“我爷爷他们有护身符啊!”劳拉勉强地笑了笑。

“护身符?什么护身符?”苏少杰一头雾水的样子。

“签证!就是何先生签署的上海签证,那不就是他们的护身符吗!”劳拉这会儿真的笑了。

“哦!对了!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苏少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有了去上海的签证,我爷爷他们随时可以离开日本去上海。”劳拉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那你爷爷怎么去的上海?”

“坐邮轮,他是坐邮轮去的上海。”

“总算是能平平安安地去上海了吧?”

“是的!从日本去上海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波折了,因为坐的是日本人的邮轮。”

“你爷爷这可真是九死一生闯上海啊!”苏少杰笑着说道,为了让气氛轻松下来,他打趣地说道,“穿越过广袤寒冷的西伯利亚,到了中苏边界的中国东北,中国边境进不去,又远渡海洋去了日本,然后又从日本到了上海,你爷爷的这段经历,真可以写一本厚厚的历险记啊!”

“你还忘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在维也纳从你们中国总领事何凤山总领事那里拿到了上海签证,那可是救命签证啊!这一段过程,是最最重要的!”

“是啊!是啊!”苏少杰笑着说道。

“咦!对了!我还要补充一个重要细节。”劳拉卖关子地说道。

“细节?还有什么重要细节?”

“我爷爷啊,离开日本之后,不是坐上了一艘去往上海的邮轮吗?”

“是啊!你刚才说了,怎么……?”

“我爷爷在船上遇到了一位犹太女孩,她也是去上海的,不过,她不是去寻亲的,她是经由上海,然后去香港的。”

“这算是什么重要细节?”苏少杰有些不太明白。

“你听我说嘛!”劳拉吃吃地笑了一声,“那个女孩,就是我后来的奶奶!”

“什么?你爷爷在邮轮上邂逅了一位犹太女孩,然后就追求人家了?”苏少杰心想,看样子,你这爷爷有真是够浪漫的!

“不是啊!那女孩成了我奶奶,也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劳拉好像是看透了苏少杰的心思一样,她故作生气地瞥了他一眼。

“我说呢……”苏少杰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们在上海靠岸之后,第三天那女孩就去了香港,因为她父亲在香港做生意,她投奔父亲去了。”

“我有些不明白,那犹太女孩,也就是你那后来的奶奶,她的来历是什么?她怎么会从日本去香港?”

“她是从波兰跑出来的,也是先逃到了日本。”

“她自己在波兰,她父亲在香港?”

“她和家人在波兰,她父亲是一家驻香港公司的负责人,是战前去的香港。”

“那她的家人呢?”

“都被抓进了索比堡集中营。”

“索比堡集中营?”苏少杰以前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只知道德国人在波兰建有一个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是索比堡集中营,也叫灭绝营,是德国纳粹建的。”劳拉解释说道,“索比堡集中营在波兰的卢布林地区索比堡村附近,那个集中营主要是用毒气来屠杀我们犹太人,进了那个集中营的人,基本上是有进无出,全部都被毒气给杀害了。”劳拉一边讲述着,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

苏少杰轻轻拍了拍劳拉的肩膀,安慰她说:“别难过了!这一切都过去了!历史不会重演的!”

“我奶奶的亲人们都死在那个索比堡灭绝营里了!”

“那你爷爷在上海找到自己的亲人了吗?”

“哪能找到呢?劳拉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到了上海之后,我爷爷到处去找自己的亲人们,因为我们犹太人住得都比较集中,日本人当时把我们集中控制在两个弄堂里,限制我们的自由,所以找人还是比较方便的。”

“那你爷爷的家人们会去了哪儿呢?”苏少杰担心地问道。

“我爷爷后来证实了他们的去向。”

“哪儿?他们去了哪儿?”苏少杰急切地问道。

“他们也是被关进了索比堡集中营!”

“我的天哪!他们也被关进了索比堡集中营!”苏少杰预料到了什么。

“是!”

“那,他们?”苏少杰希望出现一点奇迹。

“全都遇害了!都被可恨的德国法西斯给杀害了!”劳拉忿忿地说道。

“可怕!可怕的年代!可怕的苦难岁月!”

劳拉流着泪,一边点头,一边说道:“真不愿意再提起那些苦难的岁月,尽管我们没有经历过,但是我们的先辈们都是从那时候挣扎活过来的,想想他们的过去,真悲惨!嗨!不说了!不说了!”

“好!咱不说了!”苏少杰一边安慰着身边这位即将分离的犹太姑娘,一边把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

苏少杰往遥远的地平线望去,一些迷人的自然景色不时地映入眼帘,时不时地会有越野车从长途大巴的身边超过,因为秋天和初冬是以色列最好的季节,爱好大自然的人们和探险者都会在这个时间蜂拥而至,他们会深入内盖夫的深处,去探索那生机勃勃充满活力的沙漠。

苏少杰想起了叶怡彤曾经告诉过他的一句话,当然,那不是叶怡彤的话,应该说是以色列的首任总理本·古里安所讲的一句话,他说:以色列的希望在南方。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