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3)  

2016-12-10 17:19:3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3)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海滨城市阿施克隆的沙滩上




 

只用了一个小时零五分钟的时间,苏少杰乘坐的这辆由沙漠之都贝尔谢巴开往海港城市阿施克隆的城际大巴,就到达了目的地阿施克隆的中心车站,因为这辆城际大巴是一辆大站车,沿途经过的那些小站都不停,不像有些车次那样,每逢路过一个城市,都会在城里的街道上绕来绕去的,坐那种车特别耽误时间。

阿施克隆到了,苏少杰和埃里也要分手了。

苏少杰急着去医院,埃里也要去找他在阿施克隆的朋友们。

临分手的时候,埃里对苏少杰说道:“苏,我和你讲的那件事,可别忘了啊!”

“忘不了!不就是约你的朋友来找我的事吗?”苏少杰笑着说道。

“说不定啊,我很快就会带他们来找你的。”

“随时恭候!”

“那我走了!回见!”埃里笑着握了握苏少杰的手。

“回见!埃里。”苏少杰一边握着埃里的手,一边对这位犹太商人说:“埃里,你带着朋友们要找我的时候,尽量提前两天给我打电话,我好安排自己的时间。”

“行!到时候会提前给你打电话的。”埃里一边挥着手,一边往中心车站北方向的犹太人居住区走去。

苏少杰则转身朝着中心车站的西边走去,因为那个方向就是地中海的方向,而巴兹来医疗中心就在地中海的海边上。

此时,正是阿施克隆这座海滨城市一天当中最炎热的时候,午后的中东烈日已经开始偏西方向移动着,但是阳光却是十分耀眼。

苏少杰迎着那刺眼的阳光,沿着路边的人行道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这是一个坡度不是很大的双向六车道的大马路,也是阿施克隆这座城市最宽阔的一条马路,沿着这条马路朝东方向走去,就是连接以色列南北方向的交通大动脉4号公路。

走到这个斜坡的上端,就是巴兹来医疗中心,所以苏少杰走了不到五分钟的路,就到了巴兹来医疗中心的大门口。

在医院大门口的门岗上值勤的,正是苏少杰熟悉的那位美女娜佳,远远看上去,身材婀娜的犹太女孩站在那里,简直就是一尊女神的雕塑,尤其是她腰扎武装带,佩戴着一支精致的小手枪,全然一副英姿飒爽的俏模样。

“你好!娜佳小姐。”苏少杰走上前去,向娜佳打了个招呼,“今天是你的班啊?”

Hi!你,你,是苏!”娜佳也看出是苏少杰来了,她笑着说道,“怪不得我觉得面熟,原来是你啊!嗨!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医院了?”

“我一个朋友受了点伤,住在你们医院里,我来看看他。”苏少杰走近了娜佳,站下向她解释道。

“那你赶紧进去吧!”娜佳也没有检查苏少杰,按常规,进出医院的所有人都是要接受手持探测仪进行周身检测的。

“那我进去了,娜佳。”苏少杰向娜佳挥了挥手,直奔急诊室而去。

走进急诊室,苏少杰看到里面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土耳其人,另外一个头上缠着渗出血斑的绷带,但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但是从轮廓来看,是一位中国人。

苏少杰走近了那个满脸缠着绷带的人,可能是他的走动声惊醒了那个人,只见他的眼睛费力地睁开了,盯着苏少杰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眨巴了几下,突然开口说话了:

“苏翻译,是你来了!”

苏少杰赶紧点点头,说道:“是我,是我来了。你怎么样啊?”

但是苏少杰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因为他是头部受伤,所以包扎得没有了面部特征,尤其是他那缠着绷带的脑袋,在头上绕了个遍不说,就连他整个的脸颊也被包住了大半部分。

“我差点儿死了,苏翻译。”那个人带着哭腔说道,因为头部包扎得太严实,还缠绕了双颊部分,所以说话的声音都混混浊浊的,苏少杰听不太清楚。

“哪能那么容易死呢?不就磕破了脑袋,至于死吗?”苏少杰故作镇静地说道,但从那人身上一片片血淋淋的痕迹来看,可以联想到他当时确实是捡了一条命。

“苏翻译,你看出我是谁来了吗?”那人突然问道。

“真不知道你是谁。”苏少杰强装出笑容,摇头说道,“很难看出来,你这包扎得也太严实了。”

“我是林子!”

“林子!怎么是你?你这家伙!”林子是苏少杰在贝尔谢巴认识的一位工人朋友,那还是他在孙飞的工地上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后来,林子就调到阿施克隆发电厂工程上了,因为孙飞那边的工程基本上在收尾了,已经用不了那么多的人,所以有很多的工人就被疏散到其他工地上了。

“嗨!别提了!苏翻译。”林子说话的声音依然是混混浊浊的,苏少杰听起来很费力。

“好了好了!先别说了,以后再说吧,昂!”苏少杰拍了一下林子的胳膊,说道,“林子,你先休息着,我去找找医生,问问你的情况。”

苏少杰走出了急诊室,不远处就是护士中心,那里有好几位漂亮的犹太女护士正在忙活着自己的工作。

“先生,你有事吗?”一位女护士抬头看到了苏少杰,问道。她的声音很甜美。

“你好!请问一下,负责里面那位中国人的医生是哪一位医生?”苏少杰也很有礼貌地问询那女护士。

“是托马斯医生,”漂亮的女护士探出身子,用手指着离他们不远的一间医生办公室,说道,“他就在那间办公室里,我刚才看到他走进去了。”

Toda raba!”苏少杰用希伯来语说了声谢谢。

Zeh lo meshane”漂亮的犹太女护士也用希伯来语说了声不客气。

苏少杰笑着向女护士挥了挥手,然后走向那间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苏少杰看到里面有三、四位医生正在各自忙着写病人报告,于是,他站在了门口,轻声问道:

“请问,哪位是托马斯医生?”

“我就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犹太医生直起身子来,看着门口站着的苏少杰,问道,“请进!你有什么事?”

“我是那位中国人的朋友,是一位翻译。”苏少杰走了进去,并报上了自己的身份。

“你好!”犹太医生微微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来得正好,我顺便把你这位朋友的病情向你介绍一下。”

“他怎么样?医生。”苏少杰问道。

“问题嘛,倒是不大。”医生顿了顿,又说,“就是病人有比较重一些的脑震荡症状,需要留在医院一段时间,治疗一下看看情况再说。”

“不会伤到大脑吧?”一听是比较严重的脑震荡,苏少杰有些害怕了。

“还不至于损伤到那种程度。”医生又是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说的比较严重,意思是病人必须要卧床一段时间,用药物和物理治疗法,配合着帮助他恢复。”

“医生,我这朋友的头部里面没有淤血吧?”苏少杰担心的是,万一林子的头部里面有淤血,轻则可以经过药物治疗,将其慢慢化掉,重则的话,那就要开颅了,真要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大了。

“还不至于损伤到那种程度。”医生又说了同样的一句话,这句话,倒是安慰了苏少杰不少。

“那他的外伤严重吗?”苏少杰想起了林子那满身的血渍。

“脑袋倒没有受到大的撞击,就是下巴颏划了个大裂口子,这需要慢慢愈合才好。”犹太医生耐心地向苏少杰描述着林子的伤势,接着又说,“病人的腿部摔得也是不轻,但是好在没有造成骨折什么的,这就算是很幸运了。”

“那,其他的呢?别的没有什么问题吧?”苏少杰不放心地又接着问了一句。

“没问题!你这朋友真是命大,哈哈!”托马斯医生笑着说了一句,很显然,他的这位病人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那好!谢谢你了!托马斯医生。”苏少杰客气地说道,“我回去了,我的朋友就拜托给你了。”

“这是我的职责,不必客气。”医生笑容可掬地说道,做出了送客的表情。

苏少杰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又回到了急诊病房。

林子的情况比刚才显然是好多了,可能刚才是睡得太多,有些迷糊,现在脑子倒是蛮清醒的。

看到苏少杰回来了,他急着问道:“苏翻译,我没事吧?脑袋不会出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啊?”苏少杰笑着,逗着他说道,“如果有问题的话,你还能这么舒坦吗?你还能认出我来吗?”

“哦!天哪!我要是认不出你来,那不成傻子了吗?”林子开起了玩笑,看样子这家伙没什么大问题了,苏少杰心想。

“林子,是谁把你给送到医院里来的?”苏少杰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林子思索了一会儿,又说,“好像是我们的犹太工长把我给送来的,因为我刚到医院的时候,醒过来一会儿,看到他在我身边,不大一会儿我又昏迷了,就啥也不知道了,直到看到你的时候,我这才又苏醒了。”

“你当时是怎么受伤的,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啊?”林子哭丧着脸说道,“我和老袁俩人不是要处理楼梯间的顶部吗,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个简易木头梯子,我在上面,老袁在下面,我们配合着干那活儿。”

“简易的木头梯子?”苏少杰知道,这两个人一定是没配合好,让林子踩空了梯子,摔下来了。

“就怪那破梯子,不稳当,我在上面干着干着,一歪,我就掉下来了。”林子沮丧地说道。

“当时摔得很厉害吧?”

“我哪知道啊?我一掉下来,就啥也不知道了,”林子依然是声音混浊地说道,“一直到我进了医院,我才苏醒过来。”

“林子,你还记得当时的高度有多少吗?”苏少杰又问了一句,他是要了解一下当时的现场情况,为的是与犹太人进行交涉的时候,心里好有数。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99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