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4)  

2016-12-11 20:36:59|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4)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加沙地带:加沙城内大街上的巴勒斯坦少年




 

“梯子的高度嘛,”林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我记得应该是4米高的样子,因为是在楼梯间里作业,一般的梯子高度不够,必须有4米的高度,那梯子是我找木匠现做的。”

“梯子的高度是4米高,人站在上面要减掉1米多,也就是说,你是从3米高的地方落地的。”苏少杰分析了一下,说道,“林子,就这高度,也不至于让你摔得这么惨啊?”

“主要是那梯子不牢靠,把我给晃下来了。”林子喃喃地说道,“我是顺着墙壁倒下去的。”

“哎!对了,林子,你刚才不是说,你和老袁两个人在场吗?他怎么不扶住梯子呢?”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是啊,当时是我在上面,老袁在下面保护我,但是他当时正在离着梯子有几米远的地方,来不及了。”

“就这,还保护你呢!没把你给摔死啊?”苏少杰听了,真有些哭笑不得啊。

林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说,“苏翻译,你不知道啊,离那梯子不远就是楼梯台阶,我掉下来的时候,如果不是老袁在下面拽住我,我直接就滚到楼梯底下去了,那我可真就完蛋了。”林子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可能是为自己的死里逃生而感到后怕。

“林子,我问你,你们去找木匠做那个梯子的时候,告诉甲方的工长了没有?”苏少杰的心里很清楚,如果林子他们是自作主张,做了那么个不靠谱的梯子,出了这样的事故,甲方,也就是犹太人那边,人家肯定会往外推卸责任的。

“西蒙工长知道这事儿。”林子回答道,他一边往上探起身子,一边接着又补充说道,“是他要我们去找木匠做梯子的,因为工地仓库里没有这么高的梯子。”

“躺下躺下!”苏少杰赶紧按住了林子,不让他起身,说道,“林子,你的伤还不知道怎么样啊,千万别乱动啊!”

“好!好!”林子躺下之后,告诉苏少杰说,“西蒙工长这个人挺好的,他在发电厂的那些露西亚当中,也算是个好人了,那些人当中最坏的就是皮尔。”

“林子,别这么背后乱评价人!”苏少杰制止了他,说道,“咱们与犹太人是合作关系,只要是把活儿给人家干好就行了,至于某些人的品行,不属于咱们该议论的,咱就不去做论断了。”

“我知道,可是,苏翻译,我的意思是说,最起码人家西蒙不会否认是他让我们去做的梯子,如果换了是皮尔的话,他会不承认的,因为他不会为我们承担什么责任。”林子委屈地说道。

“我会处理妥当的,你放心,林子。”苏少杰拍了拍林子的胳膊,说道,“我知道这会牵扯到甲方对你的补偿问题,但是我会力争,因为这是你的合法权益。”

苏少杰说的是实话,如果责任在于林子自身的话,甲方可以推卸掉主要责任,只给予一定的补偿,也就算他们的尽到义务了。

但是如果责任是在甲方,那对于林子的补偿这一块儿,肯定就是很可观的了。

苏少杰很清楚以色列的劳工法,他知道,根据以色列的劳工法,在以色列的国外劳务人员享有最低工资标准的待遇,也就是说,外来务工人员的工资收入不能低于以色列本国国民的最低工资待遇,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3266.58谢克尔,也就是平均每小时17.56谢克尔。

苏少杰也了解有关工伤方面的条例是,因为工伤,需要支付给投保人的伤待遇款项,是根据“由于不能工作或从事其他合适工作,提供进行治疗、职业康复和体能恢复的设施”这一条例来实行的。

林子是经过FEMI保险公司投保的,应该享受这些待遇。

而支付期,是从事故的第3天开始,但是前2天是由雇主来支付。

在林子来说,由苏尔本尼公司发给他前两天的工资,从第三天开始,则由保险公司开始支付。

如果受伤人员因为伤势严重不能工作时间12天以上的,这2天的等待期可以作追溯性报销。

受伤待遇支付期最高为26个周,受伤待遇标准相当于伤前一季度正常工资的三分之二,而受伤待遇是按照生活费用进行调整的,须采用最高的待遇标准来发放。

如果受伤人员在26周后没有完全康复,按医疗委员会规则,需要确定是否丧失了劳动能力和丧失了多少劳动能力。

丧失劳动能力定义为“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受到了损害,因此,不能从事其在正常的年龄和性别条件下有能力从事的工作”。

容貌受损也被考虑在内,如果致残程度大于5%而小于25%,就要一次性支付伤残待遇。如果致残程度达到了25%及以上的,有权享受伤残年金。如果致残程度达到75%及其以上的,为了护理和康复需求,可有权享受特别年金和一次性的特别补助金。

而那些致残程度达到100%的,年金标准相当于受伤期间的待遇,不足100%的,要按比例进行适当的递减。

像林子这样的情况,尽管致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说,如果定论是甲方的全部责任,林子将会得到一笔很可观的补偿,如果林子是违章操作,则另当别论,对他的补偿力度肯定不会很大。

苏少杰之所以问了林子那么多,就是想多掌握一些当时事故现场的情况,为的是将来与甲方谈判的时候,做到心中有数。

苏少杰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对手,是一个很难对付的犹太人,那是一个对中国人有着偏见的来自于俄罗斯的犹太移民,他,就是阿巴哈依已经向他描述过的那个皮尔。

离开了医院,苏少杰给甄华总代表打去电话,他把林子的大体情况向甄华描述了一番,接着,他又把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向总代表也作了阐述。

“这样吧,少杰。”甄华在电话的那头说道,“你马上去阿施克隆发电厂,直接去找那个皮尔。”

“我现在就去?皮尔他能在吗?”苏少杰问道。

“他肯定在,阿施克隆发电厂是在远离郊外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他能去哪儿?”甄华笑着说道。

“我的意思是说,他万一往总部跑呢?毕竟皮尔是项目经理,事儿也多,我去了那里,别扑个空。”

“他还在,刚才还与我们通过电话,嚷嚷着要我赶紧往他的工程上增派工人。”甄华肯定地说道。

“那我去了,甄总,有事我再向您请示。”

“少杰啊,你一定不要着急。”甄华又叮咛了一句,说,“你先看看他的口气,如果他们处理得合情合理,咱也就不说什么了,尽量不要与他们产生过多的矛盾。”

“这我明白,您放心吧!”苏少杰回答说。

“还有,如果他们处理得不合理的话,就一定要力争主动,据理力争,不能让咱们的工人吃亏。”甄华补充说道。

“甄总,我听说,皮尔这家伙很不好对付啊!”苏少杰笑着说道。

“少杰,我相信你,一定会把他摆平!我相信你的实力!贝尔谢巴的警察局长都被你搞定了,何况一个小小的项目经理皮尔?”说着说着,甄华也笑了起来。

“不给你搞砸了就不错了,我心里可真没谱啊。”苏少杰也笑了起来,但是语气里并不是很自信。

“以后这种事遇到的多了,正好磨练一下自己。”

“甄总,说真的,我有些心虚,我真能摆平那老毛子啊?”甄华的一番话,让苏少杰有了一些信心,但是依然不是很足。

“去吧!放心去吧!”甄华显然是在给他打气,他在电话的那头又说道,“少杰,如果实在不行啊,你也别和皮尔说得太多,你就赶紧撤,等我下周腾出时间来,咱俩一起去一趟发电厂。”

“好!那我就上阵了!”苏少杰笑着说道,随即,他又问道,“哎!对了!甄总,发电厂具体在阿施克隆的哪个位置?”

因为说了这大半天,苏少杰还不知道阿施克隆发电厂究竟在哪里呢。

“就在阿施克隆的南郊,”甄华说道,“不过离着城里还有好几十里的路,紧挨着加沙那里。”

“紧挨着加沙?”苏少杰的全身的神经不禁一颤,说,“怎么那么远啊?”

“那里本来是巴勒斯坦人的地盘,后来被以色列人夺回来了,所以说,那地方现在就属于阿施克隆了,因为两个城市紧挨着嘛。”

“好吧!我这就出发!”苏少杰扣死了手机,沿着林荫道走出了巴兹来医疗中心。

这时,巴兹来医疗中心的门岗上,还是漂亮的退伍女兵娜佳在执勤。

“苏,看完朋友了?”娜佳走上前几步,问苏少杰,“你朋友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因为这个时间段没有多少车辆和行人进出医院,所以娜佳也不是很忙,如果忙起来的时候,光她手里的那柄探测仪就够她忙活的了。

“他外伤挺严重的,但没生命危险,医生说,先留在医院,观察几天再说。”苏少杰走到了娜佳的跟前,站下了。

“你最近很忙吧?”娜佳笑着问道,“我有好些天没看到你来医院了,苏,你去别的城市了吗?”

“嗯,去了趟贝尔谢巴,这不,我刚从那儿赶回来吗?”苏少杰笑着对她说道。

“你比我们还忙啊!我这都好长时间没有离开阿施克隆了,整天在这儿站岗,都忘了自己是个大姑娘了。”说完,漂亮的娜拉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还打算一直在这里站岗吗?”苏少杰笑着问道。

“再说吧!我想先适应一下离开部队后的状况。”

“你们退伍之后,不是由国家分配工作吗?”苏少杰又问道。

“哪有啊?”娜佳笑了,又说,“过阵子,我再去找份工作,毕竟我不能整天就干这个了。”

苏少杰不好再问下去了,于是他向娜佳打听去发电厂的路:“娜佳,我要去一趟发电厂,去那儿有公交车吗?”

“去发电厂那儿?去那个方向现在还没有通公交车,”娜佳摇摇头,说道,“发电厂还没建成,那一带也没有居民区,只有一条通往加沙方向的公路,发电厂就在这条公路的边上。”

“那,我怎么去那儿呢?”苏少杰犯愁了。

“你去发电厂干什么?”娜佳问道。

“我去发电厂办点事儿。”苏少杰一边四处张望着,看看有没有顺路车,一边对娜佳说道,“这不,我那朋友就是在发电厂干活的时候受伤的,我要去处理这件事情。”

“那你只能打车去了!”娜佳的一句话提醒了苏少杰。

“嗨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打车去呢?”苏少杰笑着,又自我解嘲地说道,“这几天忙坏了,脑袋也坏了。”

“你看,那边来车了,你赶紧去截住那辆出租车吧!”娜佳伸手指着大门左侧的方向。

苏少杰看到,从左侧的downtown方向,也就是从巴兹来医院大门的北边方向,缓缓驶来了一辆出租车。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57)|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