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7)  

2016-12-17 21:27:1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加沙地带:加沙城里在街上玩耍的巴勒斯坦少年们





 

听了皮尔的这番话,苏少杰的心里一咯噔,他想:这家伙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呢?他到底有什么证据呢?尽管心里有些慌乱,但是他依然不动声色,冷静地说道:

“不管你有什么证据,但事实只有一个,你说我们的工人是违章作业,你的证据在哪里?至于这件事情最终将会怎样处理,我们尊重的都是事实!”

“那我问你,你们的工人为什么不用符合要求的梯子,”皮尔不阴不阳地说道,“既然没有结实的梯子,为什么要用几根木头做成的简易梯子来替代,这样做,还有不出事的吗?”

“用符合要求的梯子,你们有吗?简易的木梯子,就一定不符合要求吗?”苏少杰胸有成竹地争辩道,因为他知道中国工人们做的梯子一定是达标的,而且集团公司的木工们在出国之前那都是经过严格考核的,他们手里做出的活儿,绝对是一流水平,何况是一个木梯子。

“你怎么就能断定,你们做的梯子就是坚固结实的呢?”皮尔依然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那就请你把西蒙工长给叫来!”苏少杰对皮尔说道。

“叫他来干什么?”皮尔一副不理睬的样子。

“他是工长,叫他来,咱们一起把这事儿弄清楚!”苏少杰强硬地说道,他心里很清楚,当时做那个简易木梯子的时候,工人们都是征得了西蒙工长同意的,而且西蒙当场对那个梯子的坚固性进行了严格的检验。

皮尔满心不乐意地掏出了手机,电话接通后,他对着电话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俄语,苏少杰没听懂一句,但是他知道这电话是打给工长西蒙的。

“西蒙一会儿就过来!”皮尔撂下了一句之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再搭理苏少杰了。

几分钟的功夫,西蒙就急匆匆地赶到了皮尔的办公室。

苏少杰打眼一看,这位西蒙工长是一位粗线条的中年汉子,一看就能辨认出他的建筑工人身份,除了他头上戴着的那顶安全帽,他的着装也是地地道道的工地工人的打扮。

苏少杰迎上前去,笑脸相迎,问道:“是西蒙工长吗?”

“我是西蒙,你好!”中年汉子伸出自己的右手来,与苏少杰握了握,说道,“你是这些中国工人的巴拉巴依吧?”

“算是吧!”苏少杰笑了笑,说,“我是来处理我们那位工人的工伤事故的。”

“他怎么样了?没问题了吧?”西蒙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但是伤得不轻,医生说他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做全面检查之后,才能确诊受伤的程度。”苏少杰把他在医院里听医生讲的一番话,告诉了西蒙工长。

“太可怕了!我以为……,嗨!”西蒙摇了摇头,一副很后怕的样子。

“西蒙,那天出事之前,也就是他们要作业之前,他们问你们要过梯子吗?”项目经理皮尔站起身来,走到工长西蒙跟前,问道,“咱们仓库里不是有梯子吗?他们为什么还要自己做梯子呢?”

“他们问我要过梯子,”工长西蒙如实说道,“我也和他们一起去仓库看了,咱们没有那么高的梯子,我征求过他们的意见,能不能做一个坚固耐用的梯子,他们说没问题。”

“既然没问题,为什么出问题了呢?”皮尔显然想在这里找突破口,以此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梯子绝对没问题,我亲自试过了,结实着呢!”西蒙果断地回答说,“这次之所以出了事故,问题不在梯子上。”

“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皮尔得意地冲着苏少杰冷笑着,“既然问题不是出在梯子上,那就是出在你们那些工人的违章操作上!”

“话可不能这么说,皮尔!”西蒙阻止了皮尔,他赶紧解释道,“问题不是出在梯子上,并不等于说是出在违章作业上啊。”

“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出在梯子上,也不出在违章作业上,那问题究竟是出在哪儿呢?”皮尔不甘心地问道。

“这也不好说,既然出了事故,这里面会有各种因素。”看样子,经验丰富的工长西蒙也不知道该如何判定。

“这不明摆着吗?问题就是出在违章作业上,肯定是他们想图省事。”皮尔煞有介事地分析道。

“有你这样分析问题的吗?”苏少杰知道皮尔的鬼心眼子,他说,“还图省事?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你们想啊,梯子那么高,周边的活儿干完了,也不愿意下来挪,就要往外探身子,身子探出的太大,梯子肯定就会倾斜,人不就掉下来了吗?”皮尔一字一顿地说道,看样子,他很为自己的这番分析而得意。

“西蒙工长,你认为是这样吗?”苏少杰把目光投向了工长西蒙,他问,“我们的工人你都了解,他们工作的态度是这样敷衍吗?”

“皮尔,不是这样的!”西蒙坚定地说道,“这帮子中国人干活很认真,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不可能去用那种冒险的动作来高空作业的。”

“西蒙!”皮尔大声说了一声,“事故是你的手下造成的,你想承担责任吗?”

“谁的责任就应该由谁来承担,如果是我的责任,那就应该由我来承担!”西蒙不温不火地说道。

“你!你!西蒙,你为什么这样说话,难道你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吗?如果这位中国工人是属于公伤,那就是你的责任,因为你是工长,你要为此坐牢的!”

“坐牢?不至于吧?”苏少杰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皮尔,“我说,皮尔先生,难道你们以色列的法律是不分清红皂白的?”

“这,这,……”皮尔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言,他尴尬地说道,“这要看事故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如果是西蒙的责任,那他就要坐牢。”

“皮尔先生,咱们暂且不说坐牢不坐牢这件事情,”苏少杰义正严辞地说道,“你这是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不惜以我们中国工人的伤势得不到合理的补偿为代价,来捂着盖着的,你这样的行为,难道不属于违反法律吗?最起码,你这样的行为也是违反以色列的劳动法的!”

皮尔像软了的皮球一样,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半天,才勉强说出一句话:“那我要知道,这位工人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

“皮尔,我想可能是这样的,”西蒙也冷静下来的,他对皮尔说道,“既然排除了梯子不结实,也排除了不属于违章作业,那还有另一个可能。”

“另一个什么可能?”苏少杰和皮尔几乎是同时问了这么一句。

“地滑!”西蒙慢吞吞地说道。

“地滑?”皮尔直起了身子,问道,“哪儿地滑?”

“就是那个梯子的落脚点。”西蒙回答道。

“梯子的落脚点?”这句话,是苏少杰问的。

“我刚才又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当我赶到事故现场的时候,地上有一些未干的油漆,这样一分析的话,那些油漆就是罪魁祸首。”西蒙说道。

“你是说,是那个梯子的底部,沾上了地上的油漆,所以就发生了侧滑?”苏少杰惊讶地问道。

“依我的分析,就是这么回事儿!”西蒙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油漆?天哪!”皮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长叹了一声。

“皮尔,你怎么啦?”看到皮尔的样子,苏少杰不知道所以然,他问,“你这是怎么啦?”

皮尔没有回答,却一个劲地摇着头。

苏少杰预感到了什么。

“皮尔,我记得,那些油漆好像是你洒落在那里的吧?”西蒙不紧不慢地问道。

皮尔依然没有回答什么。

西蒙又追问道:“我还记得,你当时看到有一小半桶没用尽的油漆,那还是前些天一个巴勒斯坦工人落在那里的。为了节约起见,你就想把那小半桶油漆送回到仓库里去,可是当你走到那个位置的时候,脚崴了一下,油漆桶掉在地上,洒出来一些油漆。”

“你怎么知道的?西蒙。”皮尔有气无力地问道。

“因为我就在你身后不远的一间房号里,我看到了那一幕。”西蒙笑了笑,说道,“本来我想找人替你把那桶油漆送到仓库里,可是大家都在忙,我也正好有事要与工人们商量,所以就没有去管这件事。”

听了西蒙的一番话,苏少杰那吊在嗓子眼里的心,才又落回到了原处。他非常感激西蒙的为人,因为这位犹太工长并没有偏袒他们自己人,而且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坚持正义,说出了这件事情的真相,他的一番陈述,把摆在苏少杰面前的一切障碍基本上都给清除了。

苏少杰走上前一步,握住西蒙工长的手,说道:“谢谢你!西蒙。谢谢你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你,……

“我们犹太人都知道感恩这个词,我们也应该感恩!不应该以怨报德!我们不应该以不公平的态度来对待你们中国人!”西蒙低声说道,尽管他的一番话没有一点儿豪言壮语的那般气势,但是却已经令苏少杰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苏少杰又看了一眼那位皮尔,心里是又恨又气,他揶揄地对他说道:“皮尔先生,该坐牢的是不是你这位项目经理了?”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矮个子皮尔,此时越发显得渺小了,他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好了好了!不说那些了!”苏少杰轻松地笑了笑,说道,“皮尔先生,我们也不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了,我们现在只要求你给我们作出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件公伤事故应该怎样处理?”

“好吧!既然不是你们的工人违章作业,我们也无话可说了,”皮尔把身子往上耸了耸,少气无力地说道,“我们肯定会给出一个令你们满意的答复。”

“赶早不赶晚,我们现在就要得到这个答复!”苏少杰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因为他怕节外生枝,让这个狡猾的皮尔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