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28)  

2016-12-02 21:13:05|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28)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岸边的观海酒店




 

“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各就各屋吧!”聂修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像运动场上的起跑发令员发令似地说道,接着,他又举起自己眼前的易拉罐啤酒,在桌子前比划了一圈,说道,“都各扫门前雪,把桌子上的酒都给我干了,别浪费啊!”

“来!干!干!干!”大家手里有酒的没酒的全都站起来了,所有的啤酒全部干光了。

“怎么样,少杰?”孙飞站起身来,拍了拍苏少杰的肩膀,说,“你明天准备什么时间去我们的工地啊?”

“明天早饭后,我跟你们的班车一起走吧!”苏少杰站起身来,对孙飞说,“我想赶紧把活儿赶出来。”

“急什么?少杰。”聂修强一把又把他给拽住了,说道,“今天,你大老远地跑到贝尔谢巴来,还没有休息呢!”

“明天晚点去工地吧!”尹立群在一旁也劝说着,“今天时间太晚了,今天还是去我那儿睡,好好睡上个懒觉,解解乏。”

“就是,你不用去那么早。”孙飞也附和着说道,“中心车站那儿有128路公交巴士,就经过咱工地那儿。”

“行了!就这样定了!”聂修强笑着说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去那么早干什么?晚捣鼓出来那什么测量数据,人家犹太人还能不给咱钱?”

“就这样吧,少杰。”孙飞说道,“班车早晨六点就发车,去工地太早,那些犹太人上班比较晚,你早去了也没人,干脆你就坐大巴去吧。”

“好吧!”苏少杰笑着点了点头,说,“那,明天早晨我就稍微睡个懒觉,八点左右我就赶到工地。”

“哎!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少杰。”孙飞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事?”苏少杰问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咱们工程上的甲方项目经理埃迪已经离开咱们那儿了。”

“艾迪走了?他去死海了吗?”

“诶呦!你怎么知道的?消息还蛮灵通的啊你!”孙飞笑着说道。

“我消息灵通什么啊?”苏少杰笑着解释道,“你前些日子回国探亲的时候,我不是在你那儿蹲着吗,是人家阿巴哈依告诉我的。”

“哦!我把这茬儿给忘了!哈哈!”孙飞哈哈笑了,说道,“你堂堂的大翻译,曾经也干过项目经理的啊!哈哈!”

“什么项目经理?我那还不是替你抵挡一阵子吗!”苏少杰笑着说道,他想起了大嗓门的犹太工长阿巴哈依,便问孙飞,“阿巴哈依还在吧?他不可能也离开了吧?”

“阿巴哈依?他还在,他当然在了,他是工长,项目没有结束,他是不能走的。”

“我也很想见见他,他这个人很厚道。”

“是啊!在这些露西亚当中,像阿巴哈依这样的人,还真是不多啊!”

露西亚是大家对俄罗斯移民的称呼,也是俄罗斯这个单词在希伯来语里的发音。

“好了好了!赶紧去洗一洗吧,都早点睡觉,啊!”聂修强站起身来,推着大家往外走。

 

一大早,苏少杰就醒来了,他是让起床哨音给吵醒的。

苏少杰估计那哨子是尹立群吹的,因为他知道他吹哨子的风格,那哨音吹起来拉着长音调,好像以前那种小茶炉的水烧开了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

不大一会儿,苏少杰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走来走去的噪杂脚步声。他知道,驻地里的工人们都已经起床了,但是他没有马上翻身起来,继续躺在自己的床上,因为外面的人太多,他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苏少杰躺了一会儿,他观察到驻地里面安静下来了,就知道工人已经出了大院,到外面的马路上等班车去了。

在整个集团公司里,工人们都差不多已经养成了军人的作风。为了工作见效率,就要延长工作时间,所以各个驻地的人们在早晨的时候必须很早就起床,有的驻地甚至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吹起床哨子了,吃过早饭后,天还依然是漆黑的。

但是无论是哪个驻地,大家行动起来一切都井条有序,不拖泥带水,除了身上那一身身脏乱不堪的工作服之外,和军人们相比较,还真差不到哪儿去。

苏少杰洗漱完毕之后,就去了伙房。尹立群和其他几个伙房厨师们也正在吃早饭,看到苏少杰进来了,尹立群赶紧站起来,招呼他一起吃饭。

“少杰,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尹立群一边为苏少杰舀上一碗大米粥,一边说道,“不是让你晚点去工地吗?起来那么早干什么?”

“睡不着了,干脆就起来吃饭吧。”苏少杰接过了尹立群递过来的大米粥,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样,少杰,你在阿施克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医疗中转站的事儿是不是特多?”尹立群一边往嘴里扒拉着大米粥,一边歪着头问苏少杰。

“刚去的那几天,不太适应,所以挺忙的,不过很快就适应了,我觉得还行吧。”苏少杰从饭筐里抓起了一个馒头,放到嘴里咬了一大口,连连夸赞说,“好些天没有吃你们做的馒头了,立群,你发面发得特别好,馒头又起发,又好吃。”

“发面,是发得蛮不错,但主要是弟兄们揉面揉得好,所以吃起来有筋道。”尹立群笑着解释道。

“立群,咱们的厨师弟兄们个个都是好样的!”苏少杰一边嚼着馒头吃着咸菜,一边对尹立群说道,“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你们这些大老爷们,你看,你们不但会做馒头,而且还是两只手左右开弓,双手同时揉面做馒头,一眨眼儿就做出两个馒头,这绝活儿,绝非一般啊!”

“少杰,如果换成是你,你也很快就学会了。”尹立群笑着说道,“他们在家的时候谁会这些本事啊?还不是到了这边以后,吃饭的人这么多,每个厨师的工作量都很大,谁干得慢了,就不出活儿,所以啊,人人也就练成了这手绝活儿。”

“好样的!弟兄们!”苏少杰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夸赞着一起围着桌子吃早饭的厨师们。

大家都笑了。人人都七嘴八舌地谦虚起来了。

苏少杰笑了。他是打心底里感谢这些整天在伙房里忙碌的厨师们。

说大家是厨师,其实他们也就是为驻地的工人们一日三餐做饭的伙夫,他们本身也是工人,很多人都是因为在工地上受了公伤之后,为了照顾他们,就安排到伙房里干活,因为他们已经不能在工地上干那些出大力气的活儿了。

吃过了早饭,与尹立群那帮子伙房的弟兄们告了别,就离开了咖哈驻地,一路步行去往中心车站。

苏少杰沿着从咖哈驻地延伸出来的那条唯一的马路,走进了他再也熟悉不过了的Big Big商业圈。

因为时间还早,Big Big里面所有的超市都还没有开门,那一分为二的两个停车场里也看不到一辆车子泊位在那里。

苏少杰抬头望去,只见那些生长在隔离带里的棕榈树,一排排地挺拔站立着,依然矗立在它们自己的位置上,这些成排成行端庄站立的棕榈树,昂着它们那“高贵”的头,默默注视着苏少杰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到了中心车站之后,苏少杰直接走到了车站西侧的城市公交巴士站,他上了一辆去往西郊的128路公交巴士,一刻钟的时间不到,他就赶到了工地。

苏少杰下车之后,走进了工地,他没有去找孙飞,而是直接去了犹太人工作的办公室。

在那里,苏少杰又见到了那些犹太老朋友们。

“嘿!巴拉巴依来了!”第一个看到苏少杰的就是工长阿巴哈依,他依然把苏少杰称为“巴拉巴依”,因为巴拉巴依在希伯来语中,是“当官的”、“领导”或是“头儿”的意思,因为苏少杰在这里代理过项目经理的职责,或者说也就是一个工长的职责,阿巴哈依就一直叫他“巴拉巴依”。

“您好!阿巴哈依!”苏少杰握住了阿巴哈依伸出来的一只大手,他那只手,是标准的俄罗斯男人的手,毛茸茸的,像只白极熊的熊掌,苏少杰的心里偷偷地乐。

“巴拉巴依,你来了!”这次上前来握手的是尤利,他是工地上管理仓库的“库头”, 也是苏少杰在那段时间认识的犹太朋友。

尤利长着一脸的大络腮胡子,嘴巴埋在浓浓的胡须里面,那嘴巴,看上去好像是一片灌木丛,他只有使劲张着嘴,才能让人看到他的嘴巴的全部。

苏少杰一直怀疑,尤利在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嚼着自己的胡须。

“您好!尤利。”苏少杰握住了尤利的手,使劲摇了摇,连说带比划地笑着,“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的大胡子了,哈哈!”

“啊!哈哈!你还惦记着我的大胡子啊!”尤利笑着说道。

其余的几个人也走上前来,和苏少杰握握手。

“巴拉巴依,你怎么一走,也不打个招呼啊?”阿巴哈依笑着说道,“我们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4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