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97)  

2016-04-26 17:39:0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9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犹太人把贫瘠荒芜的沙漠变成了良田




 

 那夜,阿施克隆的夜色美得让人眩晕,明月高高挂在幽静的天空,却把大地照得透彻般亮,在这片遍布着旖旎撩人风情的地中海的黄金海岸边,在这片流着奶与蜜的中东沙漠的边陲绿洲上,苏少杰和他的好朋友大龙走在了阿施克隆城市的大街上。

苏少杰在阿施克隆这座城市已经慢慢适应下来了,因为阿城是一座与他的家乡青岛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的海滨城市,尽管阿施克隆与青岛是两座相距非常遥远的城市,一座是在这地中海东岸的海岸边,另一座是在那离他已经十分遥远了的中国东边陲的海防线。

秋日里的地中海夜空,看上去是那样的清爽,那样的透彻,真是一个温馨又恬静的夜晚!如此美好的月夜下,苏少杰和大龙在漫步走着,他们离开了驻地,他们向着城市的dowmtown方向慢慢走去,他们的前方,是这座城市的繁华,也是这座城市的美丽。

浩然月夜下,行人已是不多,唯有那些不想回家,或者那些正在回家的人们,依然在驾驶着自己的汽车,有目的或无目地在他们的眼前来来又去去。

漫步着脚下的路,苏少杰感到有着些许的恍惚与飘然,心情已然也有些陶然,他觉得自己犹如走进了画一般诗一样的一处仙境。

“阿施克隆的夜,真美!”抬头望了望那布满繁星的夜空,苏少杰转身对走在自己身边的大龙感叹着。

“嗯,还行,挺不错的!”大龙点了点头,那口吻听上去有些心不在焉般的样子。

“怎么?你是不是在这里呆得久了,审美疲劳了?啊?”苏少杰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问道。

“可能吧,也许就像你说的,是有点审美疲劳了。”大龙转过身来,咧开嘴憨憨地一笑,说道,“少杰,我刚来阿施克隆的那会儿吧,确实觉得这座城市很漂亮,也觉得这里的夜空非常美,你看那天,满天的星,闪亮闪亮的,那么清晰那么明亮。”

“是啊!天上的那些星星,真亮啊!”苏少杰又抬起头来,看了看那清澈的夜空,连连感叹道,“还有那月亮,亮得刺眼,怪不得有人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呢。”

“那是瞎扯!都是同一个月亮,都是一样的圆。我知道,这句话是胡适先生说的,哈哈!”大龙说着说着,就笑出了声,声音还蛮大的。

“胡适说这句话应该是在五四运动的时候。”苏少杰也跟着笑了,说道,“其实,他话里的意思并不是说外国的月亮就真的比中国的月亮圆,他是寓意是指中国当时的政治氛围,是指整个中华民族当时的那种颓废了的国情,他是提倡中国要向西方学习先进的东西。”

“但可惜,他的话却被我们当做崇洋媚外来批判了。”

“胡老先生的这句话是没什么错的,问题是人人都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到最后,就把人家的话给颠覆了。”苏少杰万分感慨地说道。

“这也是咱们中国人一个致命的弱点,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了神,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有多大能耐,都会以我为标准,任意来论断任何人!”大龙忿忿地说道。

“是啊!可能我们自己也有这个毛病,只不过自身的症状自己号不出脉来而已。”苏少杰抬头望了望地中海上空的那轮明月,又说道,“胡适当时正泛舟在湖上,恰逢当时正好是花好月圆的季节,看到天空上的明媚月光,他有感而发,说出了‘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这句名言。”

“其实应该说,胡适先生对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发挥了重大作用的,如果没有胡适的参与,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最终也形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只不过,他的观点和立场最后发生了质的变化。”大龙说道。

大龙的这句话触动了苏少杰,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位当年的同窗好友其实也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只不过是因为命运的安排,他最终没有走进大学的校门,可惜了一个人才。

“我们不能否定,胡适先生还是一位中国古典文化的研究大家,他在坚持提倡国学文化的基础上,还接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为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带来了许多新鲜空气,可称为是二十世纪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思想家。”大龙继续着这个话题,他是在认真地用自己的观点来评价胡适这位历史上有争议的文学大家。

“大龙,你这样的人才不去研究文学,真是白瞎了你!”苏少杰笑着说道,但他的这番话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我们应该尊重历史事实,但现实是我们从来就不去尊重事实,”大龙感慨地说道,“其实,我们这个世界的空间很大,有足够的宽容和度量,完全容得下不同与异端。但问题是,我们在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独立的思考与意志,只会跟着那些粗枝大叶而又浮于表层的潮流与声音随波逐流,最终茫然不自知,自己的意愿稍有不满足,就埋怨社会的不公与人生的不平等,把浅薄当深刻,把高音当强音。”

“大龙,你这些话讲得太对了!太富有哲理性了!”苏少杰不由地对自己的老同学竖起了大拇指。

“我这说的是真话,是良心话,少杰。”大龙有些激动地说道,“当年,胡适就因为不愿意留在大陆,跟着国民党去了台湾,你看咱们把人家给臭的!”

“当时不都这样吗?跟着国民党跑的人,就被锁定为坏人,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你为中华民族作出了多大的贡献。”

“咱就说胡适的次子胡思杜吧,人家留在了大陆,没跟着老爹胡适走,结果呢,1954年咱逼着人家发表声明,与自己的父亲胡适断绝父子关系。就是这样,咱还依然不放过人家,批斗人家,反右派的时候又把人家打成右派,害得人家自杀身亡,最后咱连遗体都不给人家保留!”

“大龙大龙,这样的事多了去了,咱不说这些了,就让历史去评说这一切吧,啊?”苏少杰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安抚自己的老同学,让他平定下来。

“好了,不说了!咱们是出来玩的,扯这些干啥!”大龙自我解嘲地说道。

沿着那条繁华的南北大街,他们朝着城市的南郊走去,穿过一条条商业街,映入眼帘的是马路两旁林立着的超市与商店,还有零零散散的咖啡馆和酒吧,苏少杰看见那些个里面早就已经有着不少犹太人的男人和女人。

“大龙,你看,人家以色列人还真懂得生活啊,阿拉伯人整天对他们虎视眈眈的,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蛮清闲的。”苏少杰用手指了指咖啡馆和酒吧里面的那些犹太人。

“因为他们犹太人有信仰,”大龙扭头看了看窗户内,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他们知道这片土地是上帝赐给他们的应许之地,上帝会时时刻刻保守他们,所以他们什么也不怕。”

“信仰的力量真是无比强大。”苏少杰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无论是哪个民族,一旦有了信仰,并坚定持守,就必然会有坚定的意志。”

“有了信仰,不一定就会有正能量,阿拉伯人倒是也有信仰,他们的信仰程度比谁也都不差,可他们的信仰很让人感到恐惧!”

“你这话说得倒也是!”苏少杰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穿越过了downtown地带,走到了阿施克隆城市的南端,他们逃避了城市的繁华,他们走进了如花似锦般的城市边缘。南郊,是一处幽雅温馨的所在,绿树成荫,恬静宜人,景色优美,旖旎恬静,非常有情调。

苏少杰和大龙沿着洁净的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边聊,边走着,漫步在南郊那如诗如画的意境里。地中海吹来了习习的海风,刮在了他们的脸上,吹在了他们的身上,全身的感觉是那般的舒服,悠然的心情也是那般的旖旎。

他们漫步着脚下的路,不经意间一抬头,苏少杰看到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姑娘飘然地向他们走来。灯光下,他看出姑娘穿着得很整洁,那两条细长的腿带动着脚下的步子,似乎在向他们飘来。

走近了,姑娘站下了,原来是一个年青漂亮的女孩,她漠然地看着走近自己身边的两个中国年轻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了些许的朦胧,苏少杰看过的欧洲姑娘多了去了,他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他相信自己能读懂她。

金发姑娘朝着他们微微一笑,用希伯来语问:“请问,能向你们借个火吗?”

苏少杰和大龙都不抽烟,口袋里也不可能带打火机什么的。

苏少杰同样用希伯来语答:“不好意思!我们不抽烟,没带火。”

听到其中的一个男人和自己讲希伯来语,姑娘妩媚地一笑,问苏少杰:“你们是出来玩的吗?”

苏少杰回答说:“是啊,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来散散步。”

金发姑娘浅笑嫣然,说道:“可以跟我一起玩吗?”

苏少杰听出了那女孩话里的意思,他感觉很有些尴尬,于是连连摆手,说:“我们还没有那个意思。”

姑娘又嫣然一笑,侧身飘然而去,与他们擦肩而过,在她靠近的那一刻,一股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大龙使劲嗅了嗅那飘有女孩香气的空气,感叹地说:“这女孩真美!”

苏少杰回身去,看着女孩那渐行渐远的美丽倩影,应了一声:“是啊,真漂亮!”

在暗淡下去了的月光下,在朦胧旖旎的路灯下,他们这些互不相干的男男女女并没有走近,他们各自走着自己的路。

他们俩并肩站着,目送着那位漂亮的金发姑娘,渐行着,渐远着,她继续着脚下的路,那不紧不慢的步子依然慢慢悠悠,离他们渐渐远去了......

他们回转身来,走进了路旁的一个小公园,这是一个犹太社区微型公园,虽然夜色已经笼罩了周围的一切,但那遮不住的秀美还是可窥一斑。

他们在一条干净的长椅上坐下来,小憩在这一处犹太人的社区花园里。

月夜下,花园中,他们仰望着朗朗晴空上那轮皎洁的月亮,欣赏着美丽夜色中的五光十色,品味着阿施克隆凉爽秋夜的那般深沉,他们说着家乡青岛的美,他们说着阿施克隆的美。

灯光下,他们又看到了那个金发女子,她正漫步在眼前那条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显然她已经借到了火,因为她已经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在朦朦胧胧的路灯下,她手中的那根香烟在忽暗忽明地闪烁着,就像天空上一颗不太显眼的星,似隐似现着……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