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07)  

2016-08-07 16:03:19|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0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圣城耶路撒冷的哭墙夜景





 

“以扫?当然他也不能留在迦南地了,因为耶和华神没有为他祝福,所以他只能离开应许之地。”叶怡彤回答说。

“就是因为他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吗?”很显然,苏少杰想要问出个究竟来。

“这个嘛,他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问题的关键是,母亲利百加在生下他之前,耶和华神就已经发出预言了。”

“预言?什么预言?”苏少杰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

“你还记得利百加在怀着以扫和雅各的时候,小哥儿俩在娘肚子里打架的事情吗?”叶怡彤笑着问道。

“这我知道啊,你刚才不是讲了吗?很有意思的一段描述。”苏少杰也笑了。

“那,你还记得耶和华对利百加说的那句话吗?”叶怡彤突然问道。

“好像,好像……”苏少杰回忆着,“好像是说: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强于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

Tov!(好!)记忆咋这么好呢?”叶怡彤笑了,赞许地说道,连希伯来语都出来了。

“你才说了这话几分钟啊,我能忘得那么快?”苏少杰咧嘴一笑,又问道,“不过,这句话与以扫的前途有关吗?”

“当然有关了,你以为《圣经》里面的话都是说着玩的?”

“就因为这句话,作为家中老大的以扫,就失去了长子的名分?”苏少杰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苏少杰对《圣经》读的确实不是太多,但是他知道在以色列的族长时期,也就是亚伯拉罕那个时期,一个长子的名分在家庭里的地位有多么重要。

因为在当时,作为家庭的一名长子,他不但可以继承家里的相当一部分产业,甚至也还继承神所赐给父亲的所有祝福。

可是,为了一碗红豆汤,贪嘴的以扫失去了自己长子的名分。

“说起以扫,不得不说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儿媳利百加、以扫、雅各,他们四人的家庭悲剧,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信心不足所导致的。”叶怡彤认真地说道。

“嗨!怡彤啊,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是家庭悲剧?怎么是信心不足?我听不懂!”苏少杰也确实听不明白她话里面的涵义,因为以撒之家那可是《圣经》里很重要的一个信心之家啊!

“少杰,你记住啊,《圣经》是一部充满了悬念与奥秘的书,这么说吧,书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事件,其中都透露出一定的信息来,如果你仅仅囫囵吞枣地读这部书,也仅仅是记住了《圣经》所讲的一些情节,悟不出其中的道。”

“道?那应该怎么读?才能悟出你说的这个‘道’?”苏少杰谦虚地问道。

“你刚才所说的以扫为了一碗红豆汤,把自己的长子名分都卖给了弟弟雅各,是不是?”

“这不是我说的,是《圣经》里面讲的。”苏少杰笑着说道。

“对!《圣经》里面说的,不是你说的!”叶怡彤笑了起来,说道,“其实,冥冥之中,这都是以扫的定数,是耶和华当初那几句预言的伏笔。”

“伏笔?还别说,你这一提啊,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苏少杰一个劲地连连点头。

“但是更玄奥的还在后面呢!”

“还有什么?你快讲!”苏少杰兴奋起来了。

“首先我们来说说以撒,也就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利百加的丈夫,以扫和雅各的父亲。”

“这我知道啊!虽然《圣经》里对他着墨不多,但他是上帝耶和华赐给亚伯拉罕和撒拉的晚年贵子,同时也是耶和华神所祝福的人。”

“那都是对他正面的描述。”

“对他还有反面描述?怎么描述的?”苏少杰非常好奇地问道,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听说《圣经》中有对以撒的一些反面描述,要知道,以撒可是一个大好人啊!

“其实也说不上是反面描述,只是通过《圣经》,我们可以悟出其中的一些上帝用一种含蓄的语言方式所做出的描述。”叶怡彤笑着说道。

“怡彤,别绕弯子了,你直说吧!”苏少杰也笑了。

“打开《创世记》的第27章,”叶怡彤顿了顿,然后细声说道,“有这样几句话: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不能看见,就叫了他大儿子以扫来,说,我儿,以扫说,我在这里。他说,我如今老了,不知道哪一天死。现在拿你的器械,就是箭囊和弓,往田野去为我打猎,照我所爱的作成美味,拿来给我吃,使我在未死之先给你祝福。”

“《圣经》上说的?”苏少杰问道。

“一字不差!”

“这几句话,也没什么玄机啊?”苏少杰不以为然地说道,“就是以撒吩咐儿子以扫去打猎,给他做点好吃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叶怡彤笑了笑,慢丝条理地解释道,“这说明以撒是一个很好吃的人,他喜欢吃以扫打猎带回来的猎物。”

“可,这也很正常啊!”苏少杰很有些不明白叶怡彤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就是因为以撒他贪吃,”叶怡彤的目光直视着苏少杰的脸庞,说,“所以他就喜欢打猎的以扫,而不喜欢在庄稼地里干农活的雅各。”

“这我知道,《圣经》里面都说了,以撒喜欢以扫,利百加喜欢雅各,父亲喜欢大儿子,母亲喜欢小儿子。可是,在一个家庭里面,这种情况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啊!”

“我给出的结论是,这肯定不是一个和谐的家庭!”叶怡彤非常严肃地说道。

“要按你这么一说嘛,这家人也确实不是很和睦啊。”苏少杰信服地点了点头。

“也正是因为父亲以撒偏袒以扫,母亲利百加偏袒雅各,才导致了这个家庭的悲剧!”

“悲剧?这就是悲剧啊!”苏少杰觉得叶怡彤的话有些夸大其词。

“其实,当年耶和华所说的预言,以撒不是不知道,尤其是在以扫为了一碗红豆汤而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给弟弟雅各之后,他就应该是很清楚了,这一切都是上帝预言的玄机在里面,他应该默认这个事实。”叶怡彤俨然一副解经家的样子,讲起来让人口服心服。

“听了你说的这些,我心服了。”

“先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看到苏少杰那被折服了的样子,叶怡彤笑了,接着她又说道,“可是因为以撒的私心,他还是想把祝福偷偷地送给大儿子以扫,尽管他明知这都是上帝的安排在里面做工,尤其是,这种祝福原本是应该在家族全体成员在场的情况下,作出父亲对长子的祝福,可是他却想偷偷地进行,这都是违背了神的意愿。”

“很有道理!很有说服力!”苏少杰非常钦佩叶怡彤的这番分析。

“而以扫呢,更是私心太重,是他亲手把长子的名分卖给了弟弟雅各,却还是想得到作为长子的祝福,于是他赶紧动身出去打猎去了,他想赶紧打回猎物来,好给老爷子做上一碗美味的肉食。”

“那,利百加和雅各呢?”苏少杰想起了另外的两个人。

“关于他们俩的作为,《圣经》上也做了一些描述,”叶怡彤不紧不慢轻声细语说道,“以撒对以扫所说的话,偏偏都被母亲利百加给听到了,因为她喜欢小儿子雅各,所以自然愿意让小儿子得到父亲的祝福,于是就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雅各。”

“事情复杂起来了吧?”

“那是肯定的了!”叶怡彤笑了,说道,“利百加让雅各赶紧到羊圈里去捉两只肥羊,她要赶在以扫打猎回来之前,立马给丈夫以撒做美味吃,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喜欢什么样的口味,知道他好什么。”

“有母亲的帮忙,雅各的胜券就很大了!”

“那是肯定的了。”叶怡彤没有笑,她只是接着讲下去,“利百加让雅各乔装打扮成哥哥以扫的样子,因为以扫出生时就浑身长着红毛,她让雅各在一些关键部位捆裹上毛皮,骗过以撒,毕竟以撒已经是老眼昏花了。”

“我想问,雅各敢去骗自己的父亲吗?”苏少杰担心地问道。

“一开始,听到母亲的这个计划,雅各也很害怕,因为他怕万一事情败露,会受到父亲的诅咒,要知道,父亲的诅咒将会影响到自己的一生啊。”

“后来怎么又敢去了呢?”苏少杰有些焦急地问道。

“是利百加说服了他。”

“利百加怎么说服他的?”苏少杰好奇地问道。

“利百加说:我儿,你招的咒诅归到我身上。”叶怡彤瞧了他一眼,说道,“这句也是《圣经》上的,我一个字儿也没改。”

“哇塞!这话她也敢说?”因为苏少杰知道,利百加的诅咒将会给她的一生带来可怕的后果,正如当年耶稣被法利赛人抓住后,原本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想要放了耶稣,因为他知道耶稣是无罪的,他不想自己的手上流无辜人的血。

可是法利赛人却一个劲地起哄,逼着这位罗马巡抚把耶稣钉上十字架,他们喊着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耶稣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而犹太人呢?因为他们自己的诅咒,世世代代都在偿还着这笔血债,因为耶稣的血归到了他们,也归到了他们的子孙身上,他们的家园被人夺去,他们流离失所几千年,他们在世界各地流浪,他们寄人篱下,他们……

而利百加呢?同样也是因为自己的诅咒,她最终也是受到了上帝耶和华的惩罚,他们的家庭从此不和睦,为了让雅各躲开以扫的杀害,她打发雅各去了拿鹤的城,也就是自己的娘家,名义上是为了让雅各去找一个家乡那边的媳妇,实际上是为了躲灾。

从这次“祝福”事件之后,雅各流亡在外十多年,他离开迦南地之后不久,母亲利百加就去世了,因为她的那句咒语,她不但葬送了一个和睦家庭,也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她再也没有见到自己心爱的小儿子雅各,而她的大儿子以扫,则与她一直老死不相往来!

一个家庭的不和睦,再加上信心的软弱,亚伯拉罕的双胞胎孙子,以撒的双胞胎儿子,哥儿俩的子孙后代最终成了千年的仇人,以扫的后代阿拉伯人,雅各的后代以色列人,他们成了当今世界上最为仇视的一对冤家。

“怡彤,我刚才问你的那个话题,就是问你以扫的事儿,其实我的问题里面也隐含着另一个问题,我想从你这里得到答案。”苏少杰又问了一句。

“隐含着另一个话题?”叶怡彤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们刚才说起过,亚伯拉罕的一个儿子,也就是以撒,他被神所拣选,留在了迦南地,另外的七个儿子都去了阿拉伯,他们就是阿拉伯人的祖先。”

“是啊!我们刚才谈论过这个问题。”

“那么以扫呢?他怎么也成了阿拉伯人的祖先呢?”苏少杰很有些不解地问道。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49)|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