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15)  

2016-10-29 17:31:2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15)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海浪冲击着特拉维夫的海岸线




“为了我的祖父!为了实现我祖父的遗愿,所以我去了你们的上海。”劳拉一边低声说着,一边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她从中抽了一张,轻轻拭了一下眼角,接着又说道,“为了祖父以前给我讲过的那些故事,其实也不是故事,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悲惨遭遇。”

苏少杰注意到,此时劳拉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泪花,泪水正在盈满着眼眶。

“劳拉,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祖父的故事吗?”苏少杰轻声问道。

“嗯!可以。”劳拉抬起头来,用她那双依然闪烁着晶莹泪花的美丽大眼睛,看了看这位与自己只有咫尺之远的中国年轻人,接着她又低声问了一句,“苏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犹太人在二战时期的遭遇吧?”

“我知道,我相信没有人不知道你们的那段历史,更何况我是走进以色列的中国人。”苏少杰说道,他心想,二战时期犹太人遭到了纳粹德国种族灭绝般的杀戮,恐怕哪一国的教科书上也不会不提及的。

“这我相信,我知道你们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因为我们的命运曾经是连接在前一起的。”

“你说得对!我们的命运曾经是连在一起的!”苏少杰点了点头,等待着劳拉继续她的讲述。

“我爷爷的故事要追述到19371941年的那些日子,”劳拉开始了她的讲述,为了不影响身边的乘客,她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却充满了感情。她讲述道:

“当时,因为希特勒政权开始了迫害犹太人的运动,所以有大批的犹太人从德国、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等国家逃了出来,其中有很多的犹太难民辗转逃到了日本,想入境日本,但是遭到了日本政府的拒绝,因为日本人与德国是轴心国。”

“对!德国、意大利,还有日本,他们都是轴心国中的主要国家,都是法西斯政权。”苏少杰对这些二战时期的历史也是蛮清楚的。

“对!法西斯政权!”劳拉点点头,说道,“因为进不了日本,于是有一些想去美国和加拿大的犹太难民就先后来到了上海,因为当时的上海属于无政府状态,德国人对上海的干涉还是鞭长莫及的。”

“这么说,你爷爷并不是当年从海上进入上海的那三万犹太人当中的一员?”苏少杰问道。

“不是!我爷爷是从奥地利跑出来的,他是从陆地进入中国的,不是直接从海上。”

“那,照你这么说,当年我们不止救了那三万犹太人?”苏少杰惊诧地问道。

“远远不是这个数字!”劳拉肯定地说道,“因为从海上进入上海的犹太人,大约有三万人,而从陆地进入中国的犹太人,人数也不少,我祖父就是其中的一个。”

“天哪!是真的吗?”苏少杰还从来不知道这些情况,他只知道当年有三万犹太人在海上漂泊了好几个月,迫于纳粹德国的淫威,没有哪个国家敢让他们靠岸,很多人在失望之余投海自尽。

幸亏,他们得知了中国的上海已经无人把守,成了一座自由港,所以就调转船头,驶向上海,最终在上海靠岸,犹太人的海上漂泊才告一段落。

“我们犹太人之所以选择上海,是因为当时的大多数国家都在排斥我们。”劳拉继续讲述着犹太人的那段悲惨历史,“当时,在对待我们犹太人的问题上,国际上主要分为两派,第一派,是以美国人为代表,当时美国国会有一批人,他们主张不要接收那么多的难民,怕因此影响美国本土人的生活环境。”

“这就是你们的美国大哥,当年对待你们的态度啊?”苏少杰轻蔑地说了一句。

“当时,就是这么种形势,而且那时候我们犹太人还是一些国际流浪儿。”劳拉好像是在解释。

“那么,另一派的人呢?”

“第二派,是以一些欧洲为代表的国家,他们怕得罪希特勒,因为德国那时候已经占领了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而瑞士虽然是中立国,但因为与德国接壤,也怕自己受战争的牵连。”

“关键时刻,都不敢伸出手来拉你们一把!”苏少杰忿忿然地说道。

“当时很多国家都缩回了头,不敢收纳我们犹太人。”劳拉继续着她的讲述,“那时,许多犹太人想去美国,因为当时的美国已经有很多的犹太人在那里,所以大家都特别想去美国。”

“美国不是不愿意接受你们吗?”

“人家也不是不愿意接收我们,是因为国会通不过。”劳拉解释道,尽管她的解释很苍白,“因为美国已经接受了太多的犹太人,而且对奥地利移民的接受名额已满,所以他们要求申请人必须出具经济担保。”

“经济担保?这不是趁火打劫吗?”苏少杰忿忿地说道。

“算是吧!在那个节骨眼上,谁还顾得上钱呢?”劳拉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连声叹着气。

“那,英国呢?他们英国人应该是不怕德国人的。”

“英国?也好不到哪儿去!”劳拉苦笑了一声,说,“当时的英国政府因为迫于阿拉伯国家的压力,于是就严格限制犹太人前往英国,甚至就连英国控制的巴勒斯坦地区,英国人都不让犹太人进入。”

“这英国人也够损的!”

“这不是他们的原因,是国际形势所迫,因为英国人不愿意得罪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是非常仇视我们犹太人的。”善良的劳拉姑娘又开始为英国人辩解了。

“那你们的处境可真是够倒霉的了!”苏少杰满肚子的火气。

“上帝的惩罚!我们逃不过的!”劳拉神色凝重地说道,“1938713日,举行了一个什么法国埃维昂莱班会议,根据会议精神,32个与会国家都表示拒绝收容我们犹太难民。”

“埃维昂莱班会议?”苏少杰自语道,他想了想,说,“我记得,这应该是由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主持召开的一次会议吧?”

“是!是由罗斯福主持召开的。”

“我好像还记得,这是一次讨论犹太难民问题的国际会议。”在苏少杰的记忆里,他还依稀记得那次会议的主题。

“你说得对!那是一次专门讨论我们犹太难民的国际会议。”劳拉表情凝重地说道,“那次会议是在靠近瑞士边境的一座叫做埃维昂莱班的法国小城召开的,所以后来就被称作埃维昂莱班会议。”

“好像是,那次会议对你们犹太人并没有什么帮助吧?”

“帮助?不但没有帮助我们,反而却帮助了希特勒!”劳拉冷笑了一声,说道,“在那次会议上,大部分西方国家都不愿意接受我们犹太难民,那次会议甚至没有通过一份谴责德国虐待犹太人的决议。”

“那你怎么说,没有帮到你们,却反而帮到了希特勒呢?”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次我们称之为失败的会议,后来被纳粹加以广泛宣传,这也进一步鼓励了希特勒,使他确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在道义上坚定地反对德国纳粹对犹太人进行迫害。”

“这样一来的话,犹太人的处境肯定是更加不利了。”

“可不是呢!”劳拉叹了口气,说道,“那样的做法,使得在奥地利的犹太人更加雪上加霜,因为奥地利就在希特勒的铁拳之下,他们杀害犹太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随意。”

“那就赶紧逃出奥地利吧!”

“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劳拉微微一笑,扫了一眼苏少杰,说道,“要逃出奥地利,就必须办理移民,于是,他们每天都往各个国家驻维也纳领事馆跑,去申请移民。”

“就是啊!这不就没事了吗?拿到签证,就赶紧走人!”苏少杰轻松地说道。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啊?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们的先辈们还能受那么多的苦,遭那么多的罪吗?”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苏少杰有些不明白。

“很多国家都拒签!人家不愿意伸出救援之手!”劳拉伤心地说道。

“是不是与那个什么埃维昂莱班会议有关啊?”

“可不是呢!”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苏少杰气愤地说道,“那不是把你们犹太人往死路上逼吗?”

“好在,上帝是不会灭绝我们犹太人的!”劳拉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因为我们在中国身上看到了希望,我们决定投奔中国,也就是说,我们决定登陆上海。”

“你们是怎么想到中国的?”苏少杰不禁好奇地问道,“要知道,那时候的中国也是兵荒马乱的,哪能容你们找到落脚地呢?”

“要说为什么?那还不是因为当时的时局!”劳拉苦笑了一声,解释道,“之所以我们犹太人想到了上海,是因为当时的大上海是世界上唯一不需要签证就可以进入的城市。”

“我说呢!”苏少杰轻轻笑了一声,说道,“那时候的上海已经快要沦陷了,一旦日本人掌控了上海,他们怎么会顶着德国人干,放你们进来呢?”

“所以我刚才说了,上帝不会灭绝我们犹太人的!”

“你们是上帝拣选的子民嘛!”苏少杰想到了《圣经》中描述上帝与以色列人的先祖们之间的约。

“其实,从上海进入中国,说起来容易,行动起来也是历经了千难与万险的!”劳拉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

“那是肯定的,当时的国际局势太恶劣了,尤其是你们犹太人,是被纳粹德国在全球追杀的人。”苏少杰一边说着,一边想象着当年犹太人颠簸流离,寄人篱下的那种凄惨景象。

“当时,我们犹太人来上海的道路也是既漫长又艰难,主要是分为两条路线奔向中国的。”

“两条路线?都有哪两条路线?”苏少杰问道。

“是!两条路线。”劳拉点了点头,讲述道,“一条路线是从欧洲出发,沿着西非海岸向南,绕过好望角,从东非北上,经过亚洲,也就是经过南亚和东南亚海域,又经由香港海路,最后抵达上海。”

“那,另外一条路线呢?”

“另外一条路线,也就是第二条路线,是先进入意大利境内,然后经过苏伊士运河,也是从东南亚海路走,途经香港,最后抵达上海。”

“够艰险的啊!”苏少杰唏嘘道,“海上航行,那可是要经受风浪的蹂躏啊!”

“可不是呢!够艰险的!”劳拉感慨地说道,“不管怎么说,风浪还好说,都闯过来了,可是后来英国和德意两国在大西洋以及地中海海域的激烈海空战,把犹太人的海上流亡路线给切断了。”

“把海上路线给断了,那怎么办呢?”苏少杰不仅担忧起来了,好像事情就发生在当前一样,“那他们还能往哪里绕哇?”

“逃生的路,总还是有的!”劳拉苦笑了一声,说道,“逃难的犹太人被迫选择了一条更加艰险的逃亡路线。”

“更为艰险的逃亡路线?”苏少杰瞪大了眼睛,紧盯着眼前的这位犹太姑娘,“还有比刚才那些路线艰险的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82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