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43)  

2017-01-13 21:22:2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43)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鸟瞰海滨城市阿施克隆(《圣经》中译为亚实基伦)




 

听到叶怡彤的大叫声,苏少杰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她的身边,急急地问道:“哪儿?什么东西?”

“就那儿,你看!”叶怡彤指着离她前面不远处的地方,说,“少杰,你看,那是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苏少杰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在前面大约有七八米远的沙滩上,有一大团无色半透明的东西,直径足有一米还要多,在夕阳的照射下,那家伙泛着淡黄色的光泽。

“哈哈哈哈!”苏少杰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拍着叶怡彤的后脑勺,说道,“怡彤,那是海蜇!看把你给吓得,我还当是什么怪物呢!”

“什么?这是海蜇?这怎么会是海蜇?”叶怡彤很有些不相信,她发出一连串的问号,然后又说,“我又不是没吃过海蜇,可不是像它这个样子的。”

“来,我带你过去看看。”苏少杰拽着怡彤的手,走近了那已经被太阳晒得收缩了很多的大海蜇。

“唉哟!这,这粘糊糊的,这不是海蜇,不是我吃的那种海蜇。”叶怡彤俯下身子,用手指戳了戳那海蛰,咧了咧嘴,站起了身子。

“这不是海蜇是什么?”苏少杰笑着说道,“我们青岛的海边经常能捡到海蜇,只不过一般没有这么大的个儿。”

“可是,我吃的海蜇是薄薄的,切成丝儿的,好像是和黄瓜一起拌的,是凉菜,我记得。”

“那叫海蜇拌黄瓜,是一道海鲜凉菜,我们青岛人特爱吃。”

“我吃过一次,好像是在我们成都的一家海鲜馆,但我觉得不好吃。”叶怡彤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

“你是内地人,可能吃不来这种海鲜凉拌菜,但是我们海边的人都爱吃。”苏少杰笑着解释道。

“少杰,海蜇就只有这一种做法吗?”叶怡彤抬起头来,问道,“难道就不能炒着吃吗?我可吃不惯这种做法。”叶怡彤噘着嘴巴说道。

“当然有其他做法了,这样好的东西哪能就只有一种吃法呢?另外啊,还有海蜇拌白菜啊,海蜇拌木耳啊!”苏少杰笑着说道。

“你坏!我是问,海蜇能不能炒热菜吃?”

“可以啊!随便怎么炒都行,海蜇炒肉吃就是一道美味啊!”

“可是,这海蜇,看上去不是那种可以炒着吃的啊!”叶怡彤指着那一大团海蜇,问道,“它是不是应该先晒干了啊,你看这样子,它会在锅里给炒化了的啊!”

“不是晒干了,而是用盐给腌制起来,慢慢地就会去掉水分,然后成为很薄的一种形状,就可以吃了。”苏少杰是在青岛的大海边长大的,所以他对海蜇的制作也是有所了解的。

“我想也是的。”叶怡彤指着沙滩上的那大海蜇,说道,“你看,这海蜇基本上都是水的成分组成的。”.

“是啊,海蛰的身体有95%以上都是水份,然后就是蛋白质和脂质,之所以海蜇的身体是透明状的,就是因为它们体内含水太多的缘故。”

 “哈哈!太好玩了!”此时的叶怡彤已经蹲下了身子,她一边摸着眼前这团半透明犹如晶体一般的海蜇,一边说道,“哇塞!这家伙,如果在水里面的话,游起来肯定是很漂亮的。”

“海蛰身体的主要成分是水,并由内外两胚层所组成,两层间有一个很厚的中胶层,不但透明,而且有漂浮作用,它们在游动的时候,会利用体内的喷水反射往前行进,如果潜水的话,你会看到那海蛰犹如一顶圆形的伞,在水中漂游前进。”

“让我瞧瞧,看你哪儿像把伞?”大胆的叶怡彤竟然想把那大海蜇给提留起来,她想仔细观察一下这个大家伙。

“你少碰它!怡彤。”苏少杰赶紧制止了她,说道,“别让海蜇给蛰了!”

“什么?它还蜇人?”叶怡彤吓得一个箭步跳开了两米多远,惊讶地问道,“它哪儿蜇人?用什么蜇人?”

“用它的触手。”苏少杰上前一把将叶怡彤又给拉了回来,俩人蹲在了大海蜇的旁边,他指着海蜇身上一些隐隐可见的管状物,说道,“这就是海蜇的触手,也是它的防身武器。”

“防身武器?”

“是啊,防身武器。”苏少杰转脸看着叶怡彤,笑着解释道,“海洋生物也是适者生存,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也是不能在海洋里混的!”

“这些玩意儿怎么叫触手呢?既然是蜇人,肯定要有毒针吧?”

“你猜对了!哈哈!”苏少杰笑着说道,“海蜇的触手上有许多的刺细胞,这些刺细胞里面除了细胞质和细胞核外,外面还有两根刺针,一旦遇到攻击者,刺丝囊中的刺针就发射出来,并同时放出具有腐蚀性的毒液,直刺敌人到体内。”

“天哪!这么复杂啊!”叶怡彤感慨地说道,“造物主真是太伟大了,就连个海蜇都给创造得如此精细,太棒了!”

“是啊!很不可思议!”

“那么,少杰,如果被海蜇给蛰了,会怎么样呢?”

“后果很严重!”苏少杰笑了笑,接着说道,“你可别小瞧海蜇的攻击力,因为在它们的那些刺丝囊内,含有着毒液,而这些毒素是由多种多肤物质组成的。”

“多种多肤物质组成的?那会怎么样呢?”叶怡彤歪着脑袋,好奇地问道。

“这么说吧,如果在海水里接触到海蜇的触手,就会被这些毒素给蛰伤。”

“后果呢?”叶怡彤又追问道。

“后果嘛,会引起伤者的伤处红肿热痛、然后就是表皮坏死,随之而来的就是全身发冷、烦躁、胸闷、伤处疼痛难忍等症状。”

“这么严重啊?”

“严重?严重的我还没说到呢!”苏少杰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如果被海蜇蛰伤严重的,会出现呼吸困难、休克,甚至还会危及到生命。”

“什么?还会死人啊?”叶怡彤不相信地连连摇头,说,“就这海蜇,还能把人给蛰死?”

“不信?是不是?”

“我不信!你吓唬我!”叶怡彤嗲声说道。

“我告诉你吧,有一种海黄蜂水母,可千万别让人给碰上,因为海黄蜂水母的刺丝会分泌出一种类眼镜蛇毒,这家伙,要是谁被它给蛰了,基本上是没救了!”

“真--啊!”叶怡彤夸张地长大了嘴巴。

“是--的!”苏少杰笑着学她的样子,说道,“五分钟!只要五分钟,立马玩完!”

“我看,咱还是离它远一点儿吧!”叶怡彤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苏少杰的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那大海蜇。

“可惜了一顿海蜇大餐啊!”苏少杰故意装作遗憾的样子,指了指那搁置在海滩的大海蜇。

“要不,咱把这大海蜇给抬回去,”叶怡彤知道苏少杰在逗她,也故意逗他,“让你的同学大龙他们做凉拌鲜海蜇给你吃?”

“你知道这有多重吗?”苏少杰笑着问她道。

“七八斤?十来斤?”

“二十多斤!”苏少杰伸出左手的两只手指,又伸出握成拳头的右手,在叶怡彤的眼前晃了晃,说,“就你,能和我抬回去这大海蜇?哈哈!”

“天哪!这么重啊!咱还是不要了吧!”叶怡彤笑着跑开了,她朝着近水处跑去,她那双白嫩的美脚在沙滩上留下了两串长长的脚印。

苏少杰紧跟在她的后面,很快就追上了她,两个人在靠近海水的地方站下了,海水在他们的脚下慢慢退去,那清洁如洗的沙滩在他们的面前慢慢显露出来。

“少杰,大海真美!”叶怡彤用手把飘逸在前额的头发往上捋了捋,说,“我从小就喜欢大海,自从来到特拉维夫之后,我只要是有时间,就会到海边来转转,我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大海了。”

“所以啊,你就找了个来自于大海边的男朋友?我!”苏少杰上前一把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他俯下了身子,吻上了她的唇。

她翘起了脚,迎合着他的热吻,他干脆抱起了她,用双手托着她,然后低下头来,侧着身子,吻着她,两个人的嘴紧紧地吸在了一起。

她紧紧地抱着他的身子,好像怕他会突然蒸发一样,她已经再也离不开这个令她渴慕的好男儿了,为了他,她愿意舍去一切。

此时的她,渴望这个男人的一切,她渴望与他融为一体,她渴慕他占有她,她渴慕将自己的一切都献上,只要他愿意。

红海之滨埃拉特的那几个晚上, Corinne Hostel宾馆的那几个难忘的夜晚,这个男人像柳下惠一样守住了自己,他坚守住了一个好男人的责任,但是,正是因为这些,所以就使得她更加疯狂地爱着他了。

从红海回到特拉维夫之后,每到晚上入睡之前,她都会想起他来,她想到他的万般好,想到他那坚实的臂膀,想到他那柔情蜜意般的呵护,也憧憬了洞房花烛夜让她渴慕的美丽交融。

此刻的叶怡彤,把自己的前胸轻柔地靠在了苏少杰的身上,他感觉到了她丰满的乳房的弹性,他抽出一只手来,伸进了她的衣内,摸到了她那坚挺的乳峰,他轻柔抚摸着她的乳头,他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震颤着,同时也在下沉着......。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2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