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__神秘的德鲁兹小镇  

2017-11-03 11:12:09|  分类: 【原创】重返以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11月03日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神秘的德鲁兹小镇


离开了迦密山上的巴哈伊空中花园,离开了美丽的海港城市海法,我们的旅游巴士沿着地中海岸边的快速路一直北上,直奔我们这次旅游计划中的一个号称是宗教传统非常神秘的德鲁兹小镇而去,而我们进入以色列的第一顿午餐,就是在那个德鲁兹小镇享用德鲁兹的传统美食。

在去德鲁兹神秘小镇的路上,导游欧米向我们这些来自于远东中国的游客们介绍了有关德鲁兹这个民族的一些大致情况:德鲁兹人没有自己独立的国家,他们基本上都是分布在黎巴嫩、以色列、叙利亚、以及约旦等国家,目前在以色列的德鲁兹人大约有十万多一点。

因为历史的原因,海法城的人口并不是单一的犹太人,还混住着许多的阿拉伯人以及从阿拉伯分支出来的德鲁兹人。德鲁兹人原本属于阿拉伯人种,而且长相也都差不多,但是如果要分辨出哪些人是德鲁兹人,欧米说到时候看他们的服饰就一目了然了。

我们很快就驶入了德鲁兹人所居住的区域,随着旅游巴士的行进,欧米一边做着讲解,一边指着外面大街上的德鲁兹人,向我们介绍这些德鲁兹人的装束。欧米说:德鲁兹的男人一般都是头上戴着一顶白色平顶的无沿帽,穿一条裤裆和裤腰都特别肥大、小腿部又特别瘦的黑裤子,身上再穿着一条黑裙子。

欧米还告诉我们说,德鲁兹的女人们一般都是身穿一件大黑袍,头上裹着一条大大的白色围巾,把自己给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果然,随着我们的旅游巴士行驶在德鲁兹小镇的大街上,我看到沿街的路边有一些头上裹着白头巾,身穿一件又肥又大的黑袍子的德鲁兹妇女们正来来去去的,看上去她们很像那些贝都因人的打扮。

现在全世界一共有100多万德鲁兹人,分布在中东以色列以及周边的那些阿拉伯国家里,他们属于非常神秘的一个民族。这些神秘的德鲁兹人有着自己神秘的教规,这教规要求德鲁兹人必须效忠于自己所在的国家,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他们是寄人篱下的一个民族,所以只有依顺了所在国的规矩,他们才能够生存下去。

但是,也正是因为德鲁兹人的这个教规,直接影响了居住在以色列的10万多德鲁兹人与以色列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德鲁兹同胞关系,给德鲁兹这个民族带来了极大的不幸,因为在这一带还没有划定明确的边界以前,德鲁兹人在这一地区的任何国家都可以自由走动、包括走亲戚串门、也包括男女之间的结亲。

现在,以色列与周边的阿拉伯国家的边境线上都架起了铁丝网,甚至还有电网,居住在这些国家的德鲁兹人便被四分五裂了,尤其是他们的教规所规定的“效忠所在国”这一原则,使得他们的近亲、甚至亲生的兄弟姐妹,竟然因为其所在国的不同,而又因为必须效忠于自己的所在国的这一戒律,亲人变成了仇人。

居住在以色列境内的德鲁兹人是一个安分守己,并且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民族,按照以色列的法律,德鲁兹人可以参军。当然,德鲁兹人也不负以色列人所望,在历次中东战争中,他们作为以色列军队的战士,与犹太人并肩作战,同周边的阿拉伯人浴血奋战,屡建战功,赢得了犹太人的信赖与尊重。

1967年的“6日战争”,也就是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拿下了戈兰高地。戈兰高地之战之后,有一个戈兰旅一直就驻扎在戈兰高地上。现在驻扎在戈兰高地上的这个戈兰旅的旅长,就是德鲁兹人加桑·埃利安,在以色列的现代史,阿拉伯人担任戈兰旅旅长这还是头一遭。

曾经,以色列电视台专门用了几天的时间,来报道一名戈兰高地的德鲁兹女孩嫁到了以色列加利利的一个德鲁兹家庭的全过程。当时,那女孩的父母和全村的人都哭得一塌糊涂,因为这名女孩嫁到了居住在以色列的德鲁兹家庭,就意味着这位女孩由昨天的效忠叙利亚,转变成今天的效忠以色列,这个女孩被认为是背叛了自己父母的人,也就是成了父母的仇人。

其实,这位女孩之所以嫁给以色列境内加利利地区的德鲁兹人家,主要是由于戈兰高地上的德鲁兹人数量已经不多了,而且基本上都是有亲戚这层关系的。

如果姑娘们继续在戈兰高地这个群体内选择婚配,肯定就是属于近亲结婚了,而近亲繁育的结果将会导致人种的返古退化,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要维持优良的德鲁兹群种,生下一些健康的孩子,姑娘们肯定想外嫁到其他地区去。当然,她们肯定是嫁给同一民族的德鲁兹人,不会嫁给外人,这也应该是她们唯一的选择了。

可如果姑娘们嫁给了居住在以色列境内的德鲁兹人,问题就严重了,因为那等于是背叛祖国。违背了德鲁兹的教规,直接就搞得姑娘自己的家里人抬不起头来,因为阿拉伯国家是极端仇视以色列的,他们会说:你们把自己的孩子嫁给敌对国的人,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吗?

其实,说来说去,我觉得德鲁兹人的这个教规有些问题,因为这样一来就太折腾他们自己人了。当然了,这是人家德鲁兹人自己的问题,我们也不必去加以评论。

我们进入德鲁兹神秘小镇之后,在一家自助餐饭店门前停住了车。其实,我们的肚子早就已经开始提抗议了,因为我们的早餐那还是在来以色列的飞机上吃的,我记得好像是凌晨三点多钟吃的那顿早餐。

一大早,我们刚一下飞机,一路就直奔海法而去,哪有时间吃饭呢?在海法迦密山上的巴哈伊空中花园那边,我们从下到上参观了小半天,再加上又坐着旅游巴士转来转去的,来到了德鲁兹,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能不饿吗?

我们下了旅游巴士,跟着以色列导游欧米走进了这家名字叫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的自助餐饭店。来时的路上,也就是我们还没到这家所谓的德鲁兹传统风味饭店,没有见到所谓的德鲁兹传统美食之前,大家都猜测这什么德鲁兹传统美食很可能是一些很不合我们中国人口味的饭菜,因为来旅游之前,途牛北京旅行社的领队孟伟这家伙对我们说过,以色列的饭菜挺难吃,不合我们的口味,最好能带些方便面什么的,别到时候给饿着。

虽然我在以色列生活过一年半,可我们那时都有自己的厨师啊!我们开的是中国大小灶,吃的是中国家常菜,即便是偶尔下个馆子什么的,也是奔着咱中国人喜欢吃的地方去,当然我也曾经去犹太朋友家吃过饭,但人家犹太人基本上吃的都是西餐,我感觉很好吃,因为我蛮喜欢吃西餐。

可是既然我们的领队这么说了,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因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我也干脆随身带了不少面包之类的,怕自己万一吃不惯这里的饭菜,饿坏了自己。结果呢,这些从中国带来的食品成了一大累赘。

说起这件事,不光是我傻,大家也都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带了不少好吃的。没想到我们这一路下来,住的都是四星级五星级宾馆,吃的不是以色列大餐,就是阿拉伯大餐,非但没有饿坏了,反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身上长肉了,都打趣地说:回家后,咱们就赶紧减肥去吧。

我们随身带的那些好吃的呢?肯定是多余的了!想扔吧,太浪费,也不舍得,因为毕竟这些好吃的东西也是大老远地跟着我们从祖国来到了以色列;不扔吧,这些食物整天跟着我们马不停蹄地从这儿到那儿,甚至是从以色列到约旦,放在满当当的行李箱里,整天搬来搬去的,真是头疼死了,而且也快变馊了。

后来,我就孟伟曾经叮咛我们从国内带好吃的这事,问起我们的这位领队,他也笑了。原来,搞了半天,他根本就对以色列不怎么熟悉,甚至比我知道的都少!这家伙!估计是怕自己饿着,把我们也捎带上了。哈哈!

走进了这家自助餐饭店,我们的眼前一亮,整个自助餐厅可用两个词来形容:干净整洁、一尘不染。我们放下了自己的包包,先浏览了一番摆放着的各种凉菜与热菜,还没开吃,我们的食欲就被勾上来了。

赶紧洗手,赶紧吃饭。我们的两只眼睛好像都不够使了,尤其是那些什么沙拉、什么德鲁兹炒菜,真可谓五颜六色、色色滴诱人哪!我都不知道去选哪一种了,转悠了半天,就每一种都来上一点先尝尝。结果呢,手中的大盘子已经满当当的了,不敢来第二趟了。

我又盯上了那鸡肉包鸡蛋,也不知道人家德鲁兹人是怎么做的这道美食。我吃上一口,细细一品,好家伙!那味道,真叫一个绝!我在嘴里嚼着,那香味都从我的鼻孔里往外冒。

原来,神秘的德鲁兹小镇、神秘的德鲁兹传统美食,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啊!忒棒了!我们每个人都吃了个肚儿圆。我也算是一吃货,可是面对着这么多的德鲁兹美食,我实在是装不进肚子里了。

太尽兴的一顿德鲁兹美食大餐。太舒服的一次神秘小镇之旅。我坐在德鲁兹神秘小镇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的自助餐饭店里,感觉到了以色列比较起我以前在这里生活的时候已经大变样了。

犹太人,这个从不愿意与异邦人接触、把自己视为上帝的选民、而其他民族都是异类的智慧群体,已经开始敞开了自己的胸怀,去接纳其他的民族与自己共同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了。

我们的导游欧米,是一位犹太教的教徒,从他的身上我已经感受到了犹太民族与其他民族的和平共处。两天后,我们登上了戈兰高地,在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景点之后,在那里我们遇到一位在路边摆小摊的德鲁兹人,欧米向我们介绍说:“这位德鲁兹人是我的好朋友!”

“这位德鲁兹人是我的好朋友!”这句话是出自于一位犹太教徒。作为犹太教徒,他们能够与德鲁兹人交朋友,而且是好朋友,这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欧米又在喊我们了。“水”足饭饱的我们离开了这家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自助餐饭店,上了我们的旅游巴士。因为我们来德鲁兹小镇的目的就是为了享受一顿德鲁兹传统美食,并没有深入到这座神秘的小镇当中去,也没有与当地的德鲁兹人零距离的接触,只是走马观花般地在大街上转了转,心里颇有些遗憾。但是旅游就是这样,尤其是出国旅游,一切都要按照旅行计划来进行。

犹太司机Jamal发动了车子,我们离开了这家自助餐饭店,离开了神秘的德鲁兹小镇,直奔我们的下一站:有着5000年历史的古城阿卡。

 


 
2017年11月03日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德鲁兹小镇的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自助餐饭店

2017年11月03日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自助餐饭店一角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__神秘的德鲁兹小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Liali al-Carmel Restaurant 自助餐饭店里的德鲁兹女服务员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__神秘的德鲁兹小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德鲁兹风味的无骨鸡肉包鸡蛋,谁吃过?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