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2017-11-03 17:13:01|  分类: 【原创】重返以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古城阿卡:邂逅阿拉伯帅哥与靓女




   我们离开了海法远郊的德鲁兹小镇,继续朝北一路驶去。早晨的时候,那辆去本.古里安机场接我们的旅游大巴在去机场的半路上突然失火,化为了一堆废铁,现在的以色列正处于旅游旺季,以色列的旅行社一时半会儿抽调不出别的车来,就暂时用这辆中型旅游巴士来应付两天。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辆中型旅游巴士载着我们这17个人也确实有些拥挤,因为这辆车的后排座椅上塞满了我们的行李箱,所有的人只好都集中往前面坐,前面的座位都坐满了人,连伸腿伸胳膊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随着我们旅游进程的展开,大家倒也都习惯了,因为我们的旅游巴士上有车载wifi,而且wifi信号又特别强,所以大家都忙着上微信了,把自己在行程中所拍摄的景点照片什么的,可劲地往朋友群里和朋友圈里上传,反而忽略了这辆旅游巴士的舒适度了。

在去往阿卡古城的路上,我们的旅游巴士经过了纳哈利亚这座曾经因为以色列与黎巴嫩之间的冲突而出名的城市。那是在2006年的7月,黎巴嫩真主党向以色列北方的几座城市发射了100多枚火箭弹,其中纳哈利亚这座城市就是其受害者之一。

那次冲突的起因,是因为黎巴嫩的真主党武装人员杀害了8名以色列士兵,从而激怒了以色列人。以色列军队随即对黎巴嫩实施了轰炸,而黎巴嫩的真主党也不甘示弱,随即又用火箭弹袭击了以色列北部的几座城市,以黎双方的冲突很快就升级了。

因为离着黎巴嫩比较近,所以纳哈利亚这座北方城市遭到了黎巴嫩真主党火箭弹的几次袭击,我就是从那次中东冲突中才知道纳哈利亚这个名字的。

过了纳哈利亚这座城市不多久,我们的旅游巴士就接近了古城阿卡,我们从旅游巴士的前车窗看到了矗立在地中海海岸边的古城。因为都是沿着地中海的海岸线展开的一些城市,所以阿卡古城距离海法并不是很远,尤其是从海上看,两座城市离着很近很近,看上去也就是几十海里的路程。

要说起阿卡古城,在世界历史上她也算赫赫有名的一座城市,因为阿卡是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据记载已经有了5000多年的历史。阿卡早年是迦南人的一个部落,古罗马人占领此地时,在沿海一线修建了防洪堤坝,并扩建成一座海港城市,成为地中海东岸的一个主要港口。

公元638年的时候,阿拉伯人攻占了阿卡,对阿卡城又按着他们的要求进行了修缮和扩建。到了公元1104年的时候,阿卡城又被十字军占领,成为十字军东征时建立起的耶路撒冷拉丁王国的最后一个据点。

就这样,阿卡成了十字军统治下的一座城池,成了地中海沿岸的一个商业中心。十字军的骑士们在阿卡修建了许多官殿和教堂,并且还兴建了一些城市设施。现在的阿卡古城基本上就是在十字军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一座城池。直到今天,阿卡城内仍然完好保存着1000年前十字军时代的古城垣、城堡、客栈、以及一些古老建筑遗迹。

作为地中海海岸边的一处军事重地和交通要道,阿卡城一直就没有过上几天安生的日子。折腾来折腾去的,到了公元1798的那一年,又遇到拿破仑远征埃及,杀回到迦南地。当时,法兰西军队从西奈半岛很顺利地进入了迦南地,他们先是攻陷了加沙城,然后又继续北上。攻占了海法雅法、海法等地之后,拿破仑又指挥大军继续北上,直逼重镇阿卡城。

战无不胜的拿破仑军队满以为会很轻易地就拿下阿卡城,可谁料想在这座古城面前却被挡住了进军的脚步。阿卡城的百姓们在阿卜杜拉.贾扎尔的率领下,奋起抵抗,抵抗着法兰西军队的侵袭。一轮又一轮的浴血奋战,他们击退了拿破仑军队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拿破仑的法兰西军队最终尝到了苦头,他们在阿卡遭到了重创。拿破仑最终败在了阿卡城的守卫者面前,这次阿卡之战直接导致了拿破仑的法兰西军队在以色列的全面撤军。当年,站在堡垒般的阿卡城面前,拿破仑连声叹气,他遗憾地说道:如果我占领了阿卡,就能控制全世界。

可是,历史就是这样无情,拿破仑没有占领阿卡城,他最终败在了一支不是军队的守城居民的手下,从而也结束了上帝的这片应许之地被法国人蹂躏的历史。

我们的旅游巴士徐徐开进了古城阿卡,犹太司机Jamal把车停在了广场的停车场里。我们蜂拥般地下了车,跟着导游欧米登上了海岸边的古城墙。我们踏着石头垒就的台阶往岸边的城墙头上面走,我注意到那些台阶石头都已经风化很严重了。

与我们同一团队的一位来自于大连的大姐,她一边上着台阶一边对我说道:这台阶看上去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吧。我回答道:我看啊,光多不少,这些台阶的历史不止有一千年了吧。

导游欧米告诉我们说,阿卡老城的中心位置现在已经属于阿拉伯人的区域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来到了阿拉伯人的地盘,因为整座阿卡城基本上是由阿拉伯人占据着,但人数也不多了,因为人们大都分都搬迁到海湾对面的海法去了。

我们站在阿卡古城那高高的海岸线古城墙上,可以看到这里到处都是历史的遗迹。我扫视着眼前的一切光景,我感觉整座阿卡城仿佛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卷,正在为我们这些来自于远东中国的游客们一页一页地翻开,向我们讲述着阿卡古城那曾经的辉煌、还有那难以抹去的被奴役的耻辱历史。

我放眼向高处望去,我看到了一座座的古清真寺,看上去少说也得有10来座,其中最宏伟的清真寺是贾扎尔清真寺,据说那里面至今还珍藏着他们的先知穆罕默德的胡须。

当然了,十字军东征期间留下的古城垣、城堡、客栈等遗址,在阿卡城里也是随处可见。当年十字军时期骑士们聚会的地方,也就是圣约翰地下城堡,就是阿卡古城的一大景点。那座地下城堡是由其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排列开来,纵横交错、迷宫一般,而且几乎全部用石头建成。在那通道的下面,还建有曾经算是非常完善的排水系统。

那座城堡的中心,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建筑群,那些厚厚的墙壁、那些巨大的石柱、那些拱形交叉的屋顶、那些精美的石雕,每一处都展示出古罗马建筑的不同凡响。

尽管是一座有着5000年历史的古城,但是城内的居民并不是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阿拉伯人。因为大家都是“拍照一族”,我和校花学妹光忙着拍照了,跟不上我们的队伍了,我们俩掉队了。于是,就索性我们自己逛起来,因为我是半个“以色列通”,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都能支吾上几句。

说实在的,当我们两个人走进了那迷宫一般的阿拉伯人居住区里,我也是心里一直在打鼓,尽管我语言方面没什么问题,但是阿拉伯人会讲英语的人很少,他们一般都是用自己的阿拉伯语,偶尔有人会讲上几句希伯来语。

我一个大男人倒不怕什么,顶多被那些阿拉伯坏小子抢去身上的钱,还有手上的单反相机。我主要是担心自己身边的美女学妹,她可是我们当时在校时的校花级别的人物,尽管已经是徐娘半老,可依然是风韵犹存啊!万一被哪个阿拉伯混小子给抢到迷宫里去,我到哪儿去找回来啊!

我们在迷宫里转来转去,也找不到我们的队伍。我们遇到了一拨拨的阿拉伯人,走过一个个的阿拉伯小摊。幸运的是,这些阿拉伯人都是善良之辈,见到他们的地盘里闯进来两个中国人,也都感到很好奇,不断地与我们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和希伯来语打招呼。

为了缓和气氛,我也赶紧送上一副笑脸,与他们打招呼。尽管我用的是不生也不熟的阿拉伯语,他们倒也能够听得懂,反而与我们更近乎了,搞得我恨不得拉着我的学妹撒丫子赶紧跑。

我们遇到了一群好像要去上学的阿拉伯中学生,见到我们两个中国人走进了他们的地盘,他们也是好奇心蛮重的,指着我的单反相机,嚷嚷着要我给他们照几张相,而且还拉着我的学妹一起合影。

我把意思告诉了我的学妹,她倒是不怎么紧张,还乐呵呵地与孩子们拥在了一起,让我给他们照了一张又一张。照完相后,这些孩子们好像依然舍不得离去的样子,我拉着学妹赶紧离开了孩子们。

往前走着走着,我们竟然走进了迷宫一般的阿拉伯市场。我看到小巷里面林立着一家挨一家的小铺面,我还看到那些阿拉伯人都坐在自己店铺门前,懒洋洋地等着客人来挑选购物,不像我在其他城市的阿拉伯市场里看到的那些场面,商贩们扯着嗓子,大声喊叫着推销自己的产品。

这里的商贩们好像有没有人来买他们的东西都一样,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店铺门口,就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没有进入状态一般。

走进这样的地方之后,我反倒不觉得紧张了,因为只要我们不去问人家打听价格,不去拿人家的东西看来看去、用手摸来摸去的,他们是不会强买强卖的,因为我在以色列生活了一年半,我与他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知道阿拉伯人的秉性,只要不去近距离接触,一切都没事。

我们一直往前走着,这座小巷般的阿拉伯市场的建筑差不多都是两层的陈旧楼房,繁华嘛,根本谈不上,但街道还比较整洁。除了那些室内小店铺,在那狭窄的街道两旁还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商品摊位。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欣赏,我发现各个摊位上的商品一般都是分类摆放的,而且基本上都是一些阿拉伯世界的小玩意儿,尽管是琳琅满目,花里胡哨的,但也勾不起我的购买欲望,因为买回家之后一般也都是垫箱底了。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还是看不到我们的队伍,因为我一路上也是不断地向路人打听,看没看到前面有中国人走过?他们中的人有的说看到了,有的则说没看到,我们不敢确定我们的人到底是走那条道了,因为这里面简直就是一迷宫,搞不好我们自己也很难走出去。

我对学妹说,咱赶紧往回走吧,这么多时间过去了,估计大伙儿也该回到广场去了。我们掉转身往回走,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这可怎么办呢?出口在哪儿呢?我心里感到了害怕,但我又不敢表露出来,怕吓坏了我的这位学妹。

瞅准了一条胡同,我们赶紧跑过去看看,失望了,因为不是来时的路,不敢往前乱走。又瞧好了一个宽宽的门洞,又疾步跑过去,还是失望,依然不是来时的路,因为没这个印象。

绕来绕去,还是学妹认准了一条胡同,拽着我硬着头皮冲了进去。还别说,这条胡同正是我们进到迷宫来时的路。

我们又回到了阿卡古城的广场。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旅游巴士,犹太司机Jamal看到我们俩回来了,赶紧给我们打开了车门,让我们上车。我问Jamal:咱们的人怎么还没回来?应该去哪儿了?Jamal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打个电话问一问欧米吧?

Jamal与欧米通了电话,然后告诉我说他们再过一会儿就回来了。我说:那我还是上海岸城墙去拍拍照吧。

我再次登上了那道地中海海岸边的古老城墙,我站在古老的平台上,瞭望着辽阔无边的地中海,瞭望着不远处的海法湾,真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我正在平台上朝着不同的角度拍着照,镜头里闯进来三位阿拉伯少男少女。我放下了手机,他们走近了我。这是两个漂亮的女孩,还有一个帅气的大男孩。我和他们聊了起来。他们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我是。他们说中国真好。我说是的。他们说你是来旅游的?我说是的啊。

我说:我给你们照张相吧?我要带回中国去。他们笑着说:可以啊。我用手机给这三位青春阳光的帅哥靓女照了几张合照。

我把手机递给他们,笑着说:你们可以从我手机里看看你们的合照照片,但我无法给你们照片。

那位最漂亮的女孩笑着说:照片我们就不要了,你带回中国吧。

我向他们挥了挥手,走下了这道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老城墙。

刚好,我们的人也都回来了。

我们稍事休息之后,欧米说:咱们继续往北走,去我们以色列与黎巴嫩的边境,那里有一处景点,也是我们行程中的观光点。

我们又出发了,去往我们的下一个景点:以色列与黎巴嫩的边境。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阿卡古城的海岸边古城墙上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阿拉古城的阿拉伯人居住区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我抱着一位阿拉伯男孩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阿卡古城一角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从阿卡古城的海岸边,眺望不远处的海法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五__迷失在沧桑古城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校花学妹被阿拉伯中学生们簇拥着一起合影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1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