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二十八__(离境)令人震撼的卡兹尼神庙  

2017-12-18 20:18:01|  分类: 【原创】重返以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二十八__(离境)令人震撼的卡兹尼神庙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西克峡谷尽头的卡兹尼神庙



看到卡兹尼神庙的那一刹那,我们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因为那里就是峡谷的尽头,我们可以走出这狭窄的峡谷通道了。我们加快了脚步,直奔峡谷尽头的卡兹尼神庙而去。

正在我们往前急奔时,路边的一位约旦小男孩对我喊道:佩特拉明信片!1个美元一套!西克峡谷明信片!1个美元一套!

我停住了脚步,走近那小男孩。嘿!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约旦小男孩,有着一张可爱的阿拉伯儿童面孔,我动了恻隐之心,掏出口袋里的1个美元的零钞,从小男孩的手中买了一套佩特拉明信片。

看到我买了他的明信片,阿拉伯小男孩非常高兴,他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咧着嘴一直在笑。我知道,走进峡谷的游客们一般都不愿意买东西,因为里面的物价比起外面要贵一些,而且有些商贩老是缠着你,让你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所以沿途上的那些兜售明信片和阿拉伯小玩意儿的商贩们很少能揽到主顾。

我掏出的1个美钞,到了这个约旦小男孩的手就算是揽到了一笔生意,所以他才这样开心。看到小男孩那高兴的样子,我对他说我给你照张相吧?小男孩高兴地答应了。我用手机一连给他拍了好几张,并且把拍好的照片显示给他看,小家伙兴奋地跳了起来。

大伙儿在前面喊我了,我赶紧与这位约旦小男孩告别,赶上了我的朋友们,我和朋友们一起走到了西克峡谷的尽头,我们的面前矗立着一座高高的庙宇,这座庙宇就是著名的卡兹尼神庙。

当我们从峡谷里慢慢走出,卡兹尼神庙像一副画卷一样在我们的面前慢慢展开,真是太壮观了!这座卡兹尼神庙是一座在山体上凿出来的殿堂,我目测了一下,这座神庙的整体高度大约有40米,宽度估计有30多米。

我看到庙宇的门面上装饰着精致的科林斯式柱头、一些带状的雕饰、还有一些人物与动物的雕刻形象。我举起手中的相机,逐一拍下了那些刻印在上面已经有了两千多年历史的珍贵雕刻。

我使劲仰起脖子,因为那庙宇太高,我脚下的开阔地又太窄。我看到在卡兹尼神庙殿门的正上方,也就是相当于这座庙宇的二楼位置上有3个石龛状的柱子,我看得出那上面雕刻着一些类似于天使的人物形象、一位女性的形象、还有一些带翅膀的武士形象。

我知道,卡兹尼的意思是“宝库”,传说这座神庙曾经是厄多姆国的历代国王们藏匿金银财宝珍珠玛瑙的地方,作为纳巴泰人的厄多姆国首都,富有的厄多姆国国王们个顶个都是大富翁,他们把钱藏匿在神庙里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普通的纳巴泰百姓是不敢跑到神庙里去偷东西的,尤其是国王们的珠宝什么的。

据说,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就发生在卡兹尼神庙这里,所以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那部电影的导演就把卡兹尼神庙这里当成最理想的外景地,因为这里既是外景地,也是事件发生的真实地点。

历代以来,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卡兹尼神庙二楼位置上的中间那个是石龛状的圆顶单元,这是一个带有两根科林斯式柱体的石龛,上面雕刻着的人物是一位女性,据说是圣母马利亚。但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圣母马利亚的雕像,因为阿拉伯人并不信奉圣母马利亚。圣母马利亚是天主教所信奉的,那时候罗马人还没有占领佩特拉,更何况罗马帝国承认基督教的合法地位是在公元313年,那时候佩特拉的卡兹尼神庙建成已经有300来年了。

但我知道那个石龛里当年确实存放过法老的财宝,尽管那只是一些传说。多少年来,卡兹尼神庙的这个石龛是历代强盗们前来造次的一个焦点,至于有没有哪一拨强盗得到了那些财宝,历史上并没有任何记载,因为这条商道曾经被遗弃了好多年,一般人是不会来这里的。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那段佩特拉尘封的年代里,有某一拨甚至是不止一拨人得到了那些财宝。

卡兹尼神庙上端中间的那两个石龛状柱子是方顶的,各带有两根科林斯式柱体,中间雕刻着一些带翅膀的武士,这可能是当年的纳巴泰人将他们自己的武士形象雕刻在了那上面,至于那些武士为什么会长着两个翅膀,我想可能是他们纳巴泰人信奉的一种天神的形象。

作为西克峡谷尽头的一座庙宇,卡兹尼神庙的前面有一大片开阔地,相当于一个小型广场的规模,这显然也是当年那些行走于古商道的客商们敬神和休息的地方。

当年那些客商们不但穿行于这条西克峡谷,然后在去往世界各地进行他们的“国际贸易”,但他们在佩特拉同时也进行一些贸易活动,所以这个广场也算是一个交易和洽谈的地点。

我们站在了卡兹尼神庙前的小广场上,这里早就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我感觉这些人好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因为我们进入佩特拉游览中心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几个人。可是当我们走出了西克峡谷,站在了卡兹尼神庙广场上的时候,却分明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人,从他们的肤色看来,显然大家是来自于七大洲四大洋的。

我们在卡兹尼神庙广场上拍了好多照片,尽管我并不信纳巴泰人所敬奉的神,但是作为一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庙宇殿堂来说,卡兹尼神庙依然还是能够给人带来一些精神上的震撼。

在卡兹尼神庙的左边,有一条山上的路,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去攀登那条山路,因为我们的目标是纳巴泰人的古城佩特拉,还有当年罗马人占领佩特拉之后所建设的一些古罗马建筑。

我们离开了卡兹尼神庙,我们走走又停停、停停又走走,我们沿着右方向偏北的那条土路一直向东北方向走去。我们行走的依然是一条峡谷,但是这条峡谷很短,走不了多远的路我们就来到了一片空旷地带。

这是一片没有任何遮荫和休息的地方,走在这片小小的开阔地上,我们的皮肤被烈日晒得几乎要流出油来了,我很后悔没有穿一件带长袖的外衣,因为我那赤裸的双臂已经被晒得几乎成了非洲人的皮肤样子。

这里是一个小型集市的样子,因为有不少的小商小贩在这里做生意,这里不但聚集了好多的游客,同时也聚集了不少的阿拉伯人。我们的面前是一群群的骆驼,还有一匹匹的小毛驴,原来这里也是一个缓冲地带,同时也是一个交易市场,因为这里有不少的阿拉伯人在摆着小摊,他们在出售一些阿拉伯特色的小玩意儿。

这里的骆驼和毛驴都是为游客们拉脚的,因为继续往前走的话就必须要上山,对于没有多少体力的游客来说,骑着骆驼上山或者是骑着小毛驴上山,也算得上是一种最佳的交通工具。

于舟告诉我们说,千万别骑他们的骆驼或者是小毛驴,因为景区这里的约旦人都是“老油子”,他们开的价格肯定不贵,也就是5个美元左右,但是一旦骑上了他们的小毛驴,就“骑驴难下”了,因为那些阿拉伯人会向你索要2030美元,你说肯不给?不给的话,他们不会放过你,给的话,岂不是太冤枉了那些美钞?

我们知道于舟是为我们好,因为他对这里的情况太熟悉了,更何况我们是他们的“同胞”,他不会让我们吃那些阿拉伯人的亏。

所以我们打消了骑骆驼或者是骑小毛驴的念头,我知道前面就是佩特拉古城,也知道前面也有古罗马建筑,但我只能站在高坡上眺望,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游览整个佩特拉古城和那些古罗马建筑了,只能远远地望着那些历史的遗址。

刚走进这片空旷地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周边山体的情况,当我无意当中扫视着周边山体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在我的左前方竟然是一片开凿在山体上的洞穴,这些看上去很“华丽的”的山体建筑显然不是墓穴,而是一些“房屋建筑”。

我非常震惊,我疾步走上前去,我走到了山脚下,我站在了那些山体建筑的前面。尽管已经经过了两千年的风吹日晒,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沧桑变迁,那些当年非常漂亮的洞穴已经“衰老”得不成样子了,但我依然能感觉出这些纳巴泰人的伟大建筑在当年是何等的辉煌,因为这里是古商道的必经之处,只有最富有的纳巴泰人才会把自己的房屋建造在这个位置上。

我们开始往回走了,因为我们还要去往我们的旅游下一站,也就是著名的瓦迪拉姆山谷。我们又走进了西克峡谷,顺着来时的路返回到佩特拉游览中心的入口处。

再次走进这条峡谷,走在这条千年的古商道上,我们已经没有刚进来时候的那种压抑感觉了,因为我们已经熟悉了西克峡谷的地理风貌,也熟悉了那些开凿在山体峭壁上的纳巴泰人的墓穴。

忽然,我的身边有一个小男孩的脑袋探了出来,嘿!又是刚才向我兜售明信片的那个阿拉伯小男孩。可能是我们刚才进行了一笔交易,所以小男孩记住了我这张对他们阿拉伯人看来并不特殊的面孔,但是这孩子竟然记住了我。

他走上前来,想和我说几句话,但是他的英语只会讲买卖明信片之类的“专业术语”,我的阿拉伯语也说不出几句话。但是好在我以前在以色列工作的时候经常与阿拉伯人打交道,连说带肢体语言也还是能对付几句的。

我问那小男孩家住哪里?

他说他就住在游览中心外面的小镇里。

我问他卖明信片一天能赚多少钱?

他说一天卖不出多少,但也还是能赚到钱的。

我问他知不知道我是哪个国家的人?

他说我知道,你是中国人。

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瓜,给他点了赞。

阿拉伯小男孩笑着向我挥了挥手,说他要去做生意了。

我笑着向他挥手告别。我紧赶几步,追上了我的团队。

我们走出了佩特拉游览中心。走进了门口不远处的一个阿拉伯集贸市场。

这市场里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商铺,就像是我们国内的旅游景点那些小店铺差不多。我想去买一条阿拉伯头巾,因为几天的中东之旅已经把我给晒得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走进一家店铺,摊主是一位中年阿拉伯男子,服务态度蛮好,并不像我所想像的那种见到游客就使劲宰人的阿拉伯商贩。他拿出好多种头巾来,我挑了一条“阿拉法特”标志性头巾,他要了我7个美金。

因为我是第一次买这玩意儿,不知道这阿拉法特头巾应该怎样穿戴。那位中年阿拉伯汉子热心地帮我缠好了头巾,又让我照照镜子。嘿!就凭我这晒得一塌糊涂了的黑脸,再带上这阿拉法特头巾,真是活脱脱一个阿拉伯人!

自我感觉很不错,于是我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这家店铺。我的同学丁郎中正好走了过来,我上前用英语与他打招呼,这家伙愣是没把我给认出来,还以为我真是一阿拉伯人呢!嘴里还一个劲地yesyes!其实他根本就不会讲英语,但是又不会讲别的什么,于是就用yesyes!来应付我这“假阿拉伯”。

我笑了起来,这家伙才认出我来。几个同学都围了过来,大家与我这假阿拉伯”合影留念,也算是我们这次佩特拉之旅的一个小插曲。

我们的人陆陆续续地都归队了。于舟说:我们马上出发,下一站是瓦迪拉姆山谷。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