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0)  

2017-03-10 23:16:1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从雅法海边欣赏不夜城特拉维夫





安德烈耸了耸肩,看了叶怡彤一眼,但他并没有马上回答她提出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用刀子切下了一块披萨,用叉子把那片披萨放在了嘴里,然后说道:“是的,伊什塔小姐,我的朋友库恩这次去埃塞俄比亚,就是为了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那段传说。”

“他去埃塞俄比亚,是为了证实那段传奇故事的真实性吗?”苏少杰忍不住插了一句。

“也可以这么说吧。”安德烈朝着苏少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又低下头去吃他的披萨。

“那,安德烈博士,能否能从你的角度来诠释一下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叶怡彤一边吃着眼前的水果沙拉,一边问安德烈,同时,她又微笑着看了艾丽萨一眼,表示歉意。

“安德烈,你就从你的认知角度来为他们分析一下嘛。”艾丽萨笑着说道。说完,她又冲着安德烈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美,也很甜。

“真实性嘛?这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安德烈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笑着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姑娘,然后对眼前的这两位中国年轻人说道,“那我就按艾丽萨所说,从我的认知角度来发表一下我个人的看法。”

“好!太好了!”叶怡彤看了一眼苏少杰,俩人高兴地对视了一下,然后又转脸看着安德烈博士。

“首先,我们要对当年的阿克苏姆王国的示巴女王要持一个肯定的态度,因为她是《圣经》中提到过的一个人,尽管有关她与所罗门王的爱情故事没有正史记载,但是经过几千年的沧桑岁月能流传到今天,也并不是一件捕风捉影的事儿。

“你的意思是说,应该是确有其事?”叶怡彤问道。

“我个人认为,所罗门王与示巴女王的埃拉特之恋情,应该是确有其事。”安德烈笑着说道。

“你既然认为是确有其事,我也认为这事儿是真的。”苏少杰打趣地说道。

“我可不是无凭无据地瞎说啊,我也做过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安德烈认真地说道,“示巴女王的国家,也就是当时的阿克苏姆,是在非洲的东海岸,也就是现在的埃塞俄比亚那里。尽管那个国家的海岸线只有很小的一块,但那也是连接红海的重要港口。

“而且,阿克苏姆当时雄霸非洲大陆,还控制着红海沿岸的许多国家。”叶怡彤补充说道。

“对!其实,阿克苏姆离着以色列也并不是很远,尤其是走海路,很近。”安德烈笑着冲叶怡彤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走海路的话,可以经由红海,在埃拉特登陆上岸。”

“以当时示巴女王的实力,她也完全可以在红海自由穿越,然后进入以色列。”叶怡彤说道。

“对!当然,所罗门王从耶路撒冷到红海之滨的埃拉特,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安德烈继续说道,“而且示巴女王经由埃拉特登岸进入以色列这件事,在《旧约圣经》里都有着记载,就连阿拉伯人的《古兰经》也有记载。并且呢,在有关阿克苏姆国的一些历史资料中,也都提到这件事。

“既然可以认定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俩人之间确实是有那么一回事儿,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了,那三万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确实也就是他们的后代呢?”

安德烈笑了笑,说道:“对于那三万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也就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被认定为他们就是所罗门王与示巴女王的后代的问题,在我们国内的争议也是很大的。”

“为什么会有争议,而且还很大?”苏少杰不解地问道,“你们的科学家们不是已经从科学的角度认定了他们就是你们的同胞吗?”

“这没错!我们相信科学。”安德烈解释道,“可问题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之间的事儿,毕竟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他们究竟有没有后裔,很难敲定。”

“可以用DNA来确认啊!”

“问题是,DNA的检测并不是无懈可击的,其中的疑点也有很多。”

“你的意思是说,几千年过去了,DNA已经失效了吗?”苏少杰感到困惑,在他看来,既然DNA里存在着遗传密码,难道会随着岁月的延长,失效了吗?再说了,既然大卫的子孙后代一直没有断绝,提取他们的DNA难道有什么难度吗?

DNA,本身倒不存在什么失效不失效,关键问题是,经过几千年的岁月沉淀,那个孩子,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所罗门王与示巴女王的儿子,他的后代的后代,也是经历了千年的历史变迁,现代科学已经难以断定这三万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就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后裔。”安德烈博士以严谨的科学态度,来解释这件在以色列人来说也是很有难度去理解的大事件。

“博士,我听出你的意思来了。”叶怡彤微笑地看着安德烈博士,用探询的口吻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科学已经验证了他们就是你们的同胞,但是却不能认定他们就是所罗门王的后代?”

“你说的完全正确,伊什塔小姐。”安德烈笑了,说道,“虽然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怀疑,难道那么多的埃塞俄比亚人都是我们的同胞吗?但是,科学已经证明了,他们确实是我们的同胞。当然了,正如你所说,他们不一定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后裔。”

“那他们是怎样的一些人呢?他们是怎样去的埃塞俄比亚呢?”苏少杰追问道。

“这要追朔到旧约时代,”安德烈拿起了手中的刀叉,一边吃着披萨,一边说,“以赛亚在《以赛亚书》中提到:当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余剩的,就是在亚述,埃及,巴忒罗,古实,以拦,示拿,哈马,并众海岛所剩下的。他必向列国竖立大旗,招回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又从地的四方聚集分散的犹大人。”

“以赛亚是不是在告诉我们,当年亚述国掳走的那十个支派的人,也就是历史上消失了的那十个支派的人,已经被分散到了周边国家以及一些海岛上了?”叶怡彤问道。

“你说得对!事实也正是如此。”安德烈向叶怡彤伸了伸大拇指,赞许地点点头,说,“那消失了的十个支派的人,并没有在人间蒸发,他们的后裔就分散在异国他乡里,他们总有一天会再回来,《启示录》中,约翰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这是不是也在暗示我们,那些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也就是那三万移民来以色列的埃塞俄比亚黑人,他们即便不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后裔,也肯定是那十个消失了的支派的后裔?”苏少杰插嘴问道。

“对!苏先生,就是这么回事!”安德烈冲着苏少杰笑了笑,然后又补充道,“持这种观点的人,在我们国家也是占主流的。而且,根据史料记载,大约在公元前740年,也就是以赛亚的那个年代,埃塞俄比亚确实是有一个人数众多的以色列人群体。”

“可是问题又来了,安德烈。”叶怡彤沉思了一下,又问道,“当年的DNA检测的结果是犹大支派的?还是其他支派的?”

“这个问题,我实在是无法回答啊!哈哈!”安德烈笑了起来,随即他又解释说,“DNA是一项很复杂的工程,人类的DNA一共有30亿个碱基对,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30亿对碱基,它们组合成了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

“是够复杂的啊!”一听这数字,苏少杰不由地伸了伸舌头。

“对!确实是够复杂的。”安德烈笑着说道,“在这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中,男性所独有的碱基对也中,那比较稳定的Y染色体,就是最合适的检测对象。”

“是不是也说明了,在DNA的检测中,男性的Y染色体比女性染色体更为重要呢?”苏少杰问道。

“没有谁重要谁次要一说,男女都很重要。”安德烈笑着摇摇头,解释道,“染色体是DNA的载体,基因是DNA上有遗传效应的片段,构成DNA的基本单位是四种碱基。由于每个人拥有30亿对碱基,破译所有DNA的碱基排列顺序,无疑是一项巨型工程。”

“现在以色列一共有多少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苏少杰好奇地问道。

12万。我们国内现在有12万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安德烈肯定地回答道。

“我记得,当年你们用飞机运载回来的人数是3万,怎么现在这么多了?”

“这个嘛,怎么说呢?”安德烈笑了笑,随即又做出了回答,“当年那3万埃塞俄比亚黑人都在以色列被安置得很好,他们在这儿生儿养女,他们的后代又有了不少。这么多年来,又有很多的埃塞俄比亚人都涌入到以色列来了,很快,就达到了目前的数字。”

“你们国家对埃塞俄比亚黑人不实行入境管制吗?”

“有非法途径!他们主要是通过非法途径进入以色列。”

“但是,你们以色列检查得那么严格,谁敢偷渡入境?”苏少杰笑着问道,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在进入以色列的那一天,在北京国际机场受到那些以色列摩萨德安检人员的那番“礼遇”。

“西奈半岛。他们是经由西奈半岛进入以色列境内。”安德烈解释道,“这么多年来,有许多埃塞俄比亚黑人都是通过埃及的西奈半岛,偷渡进入到以色列。”

“是啊!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大陆,乃至整个世界上最为贫困的国家,那些黑人们知道你们以色列一直以来都在他们国家寻找当年的失散者,他们肯定也很心动,所以也想来,毕竟在这里可以过上好一些的生活啊。”叶怡彤笑着说道。

“可是我们受不了啊!”安德烈也笑了,说,“站在我本人的立场上,我倒是希望那些贫困的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可是他们的涌入直接影响到了以色列的治安,给我们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安德烈,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那什么贝塔以色列,是不是指黑色皮肤的犹太人,也就是那些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呢?”苏少杰问道,他从报纸上看到过这个名词,他心里估摸这就是指的那些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但是他不敢确认。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