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1)  

2017-03-11 17:15:2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漂亮的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女兵



 

“对!就是,贝塔以色列就是指的那些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安德烈一边吃着盘子里的蔬菜沙拉,一边笑着回答道。

“贝塔以色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称呼有什么含义吗?”叶怡彤显然是没听说过贝塔以色列,于是就问安德烈。

“其实,贝塔以色列这称呼,不是别人给他们起的名字,”安德烈笑了笑,解释道,“是他们给自己起的名字,来自于埃塞俄比亚的犹太人,都自称是贝塔以色列。”

“这名字的含义是什么?”苏少杰问道。

“信奉犹太教的埃塞俄比亚人。”

“有意思!”苏少杰笑了,接着又问道,“安德烈,我想,他们恐怕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些黑皮肤的以色列人吧?”

“是的,世界唯一。”安德烈笑了笑,说道,“在埃塞俄比亚的时候,他们信仰原始的犹太教义,他们不大懂犹太教的律法,所以曾经一度被外界怀疑不是真正的以色列人。”

“那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以色列人呢?”苏少杰问道。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真正的以色列人了。”听到苏少杰这个可笑的问题,叶怡彤忍不住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要不,他们会被以色列当局大老远地从非洲给空运回来的?”

“哦哦!”苏少杰一边支吾着,一边赶紧往回收了收自己的双腿。

“他们的确是真正的以色列人,因为他们依然保存着,并信守着犹太教的传统。”安德烈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刚才你这么一介绍,我想起来了,好像听说,那什么贝塔以色列人,就是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他们也叫法拉沙人,是吧?安德烈。”叶怡彤问安德烈。

“对!也有这么叫的,不过这个名字不是在以色列叫开的,是他们在埃塞俄比亚的时候,被人叫做法拉沙人的。”安德烈笑着解释道。

“法拉沙人?这名字怪怪的。”苏少杰笑着说道。

“其实,那些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不喜欢这个名称,因为这名字在埃塞俄比亚是外来户的意思,是一个贬义的称呼。

“外来户?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还被叫做外来户吗?”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对!外来户。”安德烈点了点头,解释道,“因为他们主要居住在埃塞俄比亚亚贡达尔省的北部山区里,那里很闭塞,也很贫穷。”

“但那也不能叫做外来户啊!”苏少杰笑着说道。

“所以嘛,他们觉得法拉沙人是一个贬义词,就一直不接受这个称呼。”安德烈用叉子叉了一块披萨,放在了嘴里,慢慢嚼着,说,“其实,这个名字的来历也是有缘故的。公元4世纪时,阿克苏姆王国皈依了基督教,那时候的法拉沙人已经不再是皇室成员,他们依然还保持虔诚的犹太教信仰。因为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对立,法拉沙人撤到了埃塞俄比亚北部的塔纳湖周围地区。”

“犹太教与基督教的不和,也影响到了非洲的埃塞俄比亚?”

“是这样!但是要说明的是,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犹太教在埃塞俄比亚没有市场。”安德烈点点头,接着又说,“因为宗教对抗,难免发生战争,埃塞俄比亚的基督徒在1516世纪的时候消灭了一些法拉沙人。后来的苏斯尼约斯皇帝又把他们杀掉了不少,并没收了他们的土地。从那以后,他们长期被当作一个少数民族对待,备受歧视,长期被剥夺拥有土地的权利。到了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的时候,法拉沙人的处境开始得到了改善,那个时候,还有数以万计的法拉沙人住在塔纳湖以北地区。”

“也就是说,法拉沙人在埃塞俄比亚是饱受蹂躏的一个民族?”苏少杰问道。

“也不尽然。”

“怎么?”

“法拉沙人曾经是埃塞俄比亚的皇族。”

“埃塞俄比亚曾经的皇族?”

“你们都知道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故事,我刚才也说了,所罗门王与示巴女王的埃拉特之恋情,是确有其事的。”安德烈笑着说道。

“我也说过:你既然认为是确有其事,我也认为这事儿是真的。”苏少杰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做过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而且我从史料中得到了更精确的记载。”

“是关于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传说吗?”叶怡彤放下了手中的刀叉,问道。

“不是传说,是真实的。”安德烈吃了一口沙拉,一边嚼着一边说道,“更主要的是,我还知道了他们确实有一个孩子,那孩子的名字,我也知道。”

“什么?你知道那孩子的名字?他叫什么?”苏少杰急急地问道。

“那孩子叫埃布纳·哈基姆。”

“埃布纳·哈基姆?”苏少杰和叶怡彤异口同声地说道。

“对!埃布纳·哈基姆。意思是:智慧之子。”

“天哪!你简直太棒了!安德烈博士。”苏少杰忍不住大赞了一句,然后又问道,“也就是说,这个埃布纳·哈基姆就是贝塔以色列人的祖先?”

“不能下这个定义,因为不全是。”安德烈笑了笑,又说道,“尽管法拉沙人一直自称他们是以色列的王室后裔,是示巴女王与所罗门王的后裔,但我认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是十二个支派中神秘消失了的那十个支派中的一部分人。”

“有道理!”苏少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历史上有他们作为阿克苏姆皇室后裔的记载吗?”

“有啊!你们都赶紧吃,咱一边吃,一边聊。”安德烈咽下了嘴里的披萨,他对身边一直不太说话的艾丽萨说道,“亲爱的,你也吃,别老坐着啊。”

“我没事,你们只管聊,我也在听呐。”艾丽萨笑着说道。

“艾丽萨,我们俩光顾着问博士一些问题了,冷落你了,不好意思啊!”叶怡彤笑着对艾丽萨说道。

“你们聊,你们聊。”艾丽萨甜甜地笑着,说,“正好我也跟着听听这些历史,我以前对这些事儿也知道的很少。”

“那好!我们接着聊。”安德烈对着心爱的姑娘微微一笑,然后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说,“法拉沙人不但是阿克苏姆王国的皇室,在埃塞俄比亚历史上也作出过贡献。”

“说来听听。”苏少杰左手拿叉,右手拿刀,消灭着盘子里的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

“说起法拉沙人的皇室历史,只能从13世纪开始,因为在那以前的记载,我至今还没有找到。”安德烈解释道。

“那就请先说说这段历史吧。”叶怡彤一边吃着盘中的披萨和沙拉,一边说道。

“说起阿克苏姆王国,其实这是一个早就没有了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与现在的埃塞俄比亚是分不开的。在埃塞俄比亚的各朝各代里,一共有58位国王是属于所罗门血统的,也就是埃布纳·哈基姆的后裔们。”

“哇!这么多啊!”苏少杰唏嘘了一声,说道,“看样子以色列与埃塞俄比亚还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是啊!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埃塞俄比亚人一个劲地往以色列跑呢,哈哈!”安德烈笑着说道。

“安德烈,你接着说。少杰,你别打岔。”叶怡彤朝着苏少杰摆了摆手。

“埃塞俄比亚独立之后,曾经将是否具有所罗门的血统,定为王位继承人的标准。而埃塞俄比亚最后的一个皇帝海尔.塞拉西,就自称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第255代嫡孙,他说他自己是犹太教的雄狮。”

“海尔.塞拉西?”叶怡彤脱口而出。

“对!海尔.塞拉西皇帝。”安德烈点了点头,他看了叶怡彤一眼,问道,“怎么?你对海尔.塞拉西也有所了解?”

“知道一些他的情况。他是被他的手下谋害死的。”

“对!是被他的手下门格斯图上校杀害的。”安德烈点点头,说,“我记得那是在1975年的828日,埃塞俄比亚军事委员会向全国宣布,83岁的海尔.塞拉西一世皇帝头一天晚上因病在睡梦中去世。”

“是寿终正寝?”苏少杰问道。

“哪里啊?是被谋杀的。”叶怡彤说道。

“实际上,海尔?塞拉西是被枕头给闷死的,”安德烈解释道,“门格斯图命令他的手下用枕头闷死了软禁中的海尔.塞拉西皇帝,并且从皇帝的手上夺下了所罗门戒指,作为自己统治的法理依据。”

“这个世界,充满了暴力!”苏少杰忿忿地说道。

“门格斯图篡位之后,大肆屠杀异己分子,在国内激起了强烈的反抗。终于,他在1991年也被推翻,结束了他的残暴统治。但是,埃塞俄比亚也因此分裂了,变成了一个内陆国,在埃塞俄比亚原来的沿海区域,产生了一个新的国家,那就是现在的厄立特里亚。”

“厄立特里亚?”

“对!厄立特里亚,一个不大不小的滨海国家,她曾经是埃塞俄比亚的一个省,一座港口城市,是通往红海的海上关卡。当年,示巴女王就是从厄立特里亚的马萨瓦港出发,过了红海之后,从埃拉特登陆,然后去了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后来,示巴女王也是在厄立特里亚生下了她与所罗门王的儿子埃布纳·哈基姆。”

“安德烈,你知道的可真是太多了啊!”苏少杰连声称赞道。

“不是我知道的太多,而是这世界太复杂了!”安德烈笑着说道。

“听了博士的一番详细介绍,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法拉沙人实在是不简单呐!”

“确实是不简单。”安德烈笑着说道,“因为法拉沙人骁勇善战,埃塞俄比亚的历代君主,都是选用他们充当宫廷里的卫士。”

“安德烈,那位埃布纳·哈基姆,也就是智慧之子呢?”苏少杰一边吃着盘中的沙拉,一边问安德烈,“他在历史上有什么作为吗?因为他的父亲所罗门王是历史上最聪明最智慧的一代君王,他母亲也是当年非洲大陆最聪明最智慧的一代女王,他这做儿子的应该也不是平凡之辈吧?”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97)|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