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2)  

2017-03-12 17:09:08|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2)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为反对种族歧视与军警对峙的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女孩




 

“我在史料中查到了有关埃布纳·哈基姆的记载,我记得清清楚楚。”安德烈说道,“示巴女王去世之后,她的儿子埃布纳·哈基姆就继承了王位,也就是孟尼利克一世。”

“埃塞俄比亚历史上的孟尼利克一世,就是这位埃布纳·哈基姆?也就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儿子?”叶怡彤吃惊地问道。

“是啊,就是他。”安德烈博士坐直了身子,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叶怡彤,“你也知道孟尼利克一世这个人吗?”

“知道啊,我读过一些有关埃塞俄比亚的历史资料,我对这位埃塞俄比亚的开国君王还是知道一些的。”叶怡彤笑着回答道。

“埃塞俄比亚的开国君王?”苏少杰不解地问道,“埃塞俄比亚建国是在哪一年?有好几千年了吗?不会吧?”

“少杰,听我慢慢给你解释。”叶怡彤笑了笑,说道,“我指的是古代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几千年以来,也是不断地改朝换代,地区割据,折腾来折腾去的,直到孟尼利克二世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版图才确定了下来。”

“伊什塔小姐说得对!”安德烈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无论是埃塞俄比亚的古代传说里,还是历史史料的真实记载中,都是把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俩人生的儿子埃布纳·哈基姆,也就是孟尼利克一世,认定为埃塞俄比亚的开国君王,他当政时期,史称所罗门王朝时期。”

“哦!是这么回事啊。”苏少杰笑了,“没想到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在埃拉特的一段风流佳话,成就了一个国家的王朝兴起。”

“在早期的王国时期,以及后来的帝国时期,埃塞俄比亚的统治者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是白人种族,他们瞧不起周围的黑人国家。”安德烈补充说道。

“埃塞俄比亚人不就是标准的黑非洲人吗?他们怎么还瞧不起别的黑人国家?”苏少杰哑然失笑。

“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是所罗门王的后裔。”听到苏少杰的这番话,安德烈忍不住又笑了,说道:“再说了,埃塞俄比亚人不是那种完全的黑色人种,他们的皮肤颜色较淡,体格修长,鼻子高耸,额头广阔,长着狭小的鹰钩鼻,带有一部分闪米特人的面貌特征。”

“是进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吗?”苏少杰也笑了,因为他想起了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

“这与进化论无关。”安德烈笑了笑,随即又解释道,“埃塞俄比亚人并不是像中非和西南非一带的非洲国家的黑人那样,肤色黑得那么透彻。”

“那么,为什么当时把示巴女王称为黑珍珠女王呢?”苏少杰问道。

“毕竟当时的阿克苏姆国是在非洲大陆,而且阿克苏姆人的肤色基本上也是倾向于黑色,所以示巴女王就被称为黑珍珠女王。”叶怡彤解释道。

“哦!我知道了。”苏少杰笑了,然后又好奇地问道,“安德烈博士,你刚才提到了孟尼利克二世,他是孟尼利克一世的弟弟吗?”

“这俩人的年代可是差了远了!”安德烈笑着说道,“孟尼利克一世是远在公元前975年登上王位的,他是古代埃塞俄比亚的缔造者,他在位48年。而孟尼利克二世的统治是从公元1889年开始的,他是现代埃塞俄比亚国家的缔造者,他在位24年。”

“埃布纳·哈基姆,也就是那位孟尼利克一世,在他继任王位之后,与以色列有交往吗?”苏少杰又问了一句。

“有啊!当然有,因为那个时候所罗门王还活着,他还在以色列王国的王位上。”

“哦!是吗?”

“埃布纳·哈基姆登基之后不久,就带领着一众人马去了以色列,他们也是从厄立特里亚港口直接就去了圣城耶路撒冷。”

“是去找自己的生身父亲吧。”苏少杰笑着说道。

“是!他要去见自己的父亲所罗门,在儿子很小的时候,示巴女王就把他的身世告诉了他,而且从小就对埃布纳·哈基姆进行犹太教的教育。”

“所罗门王的反应呢?”苏少杰问道。

“他当然是很高兴了!以前他听说过示巴女王为他生了个儿子,但毕竟那是传说。可眼下,美貌的示巴女王为他生的儿子来找自己了,而且还当上了阿克苏姆王国的国王,他能不开心吗?哈哈!”安德烈笑着说道。

“那后来呢?”

“后来啊,埃布纳·哈基姆要回自己的王国去了,他在耶路撒冷与生身父亲所罗门王告别。”

“那个时候的交通不像现在这样便利,爷儿俩见上一面也是不容易啊!”苏少杰感叹地说道。

“是啊,据史料记载,这也是所罗门王和他的儿子埃布纳·哈基姆见上的唯一一面,他们以后再也没有相遇。”安德烈说道,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沉重,“所罗门派了一支由20名年轻组成的卫队,护送他的一众人马回到非洲大陆的阿克苏姆。那些年轻的以色列人,后来就定居在了埃塞俄比亚,他们也算是法拉沙人的祖先。”

“是这样啊!”叶怡彤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们以色列人真了不起!苏少杰颇有感慨地说道,“一听说埃塞俄比亚有一些与你们很相似的人,政府就能派出科学家们去实地考察,并最终找到了三万多失散两千年的以色列人,而且都把他们用飞机给空运了回来,你们的这种民族凝聚力,很值得世人尊重!

“是啊!相信这种事情也只有你们国家才能够做到。”叶怡彤实话实说。

“那也是我们以色列的近代史上最值得称道的一件大事。”安德烈微微笑了笑,说,“一次是1984年的摩西行动,另一次是1991年的所罗门行动,我们从埃塞俄比亚召回了失散多年的骨肉同胞。”

“安德烈,顺便问一句,这些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目前的情况如何?”叶怡彤问道。

“说到他们的生活嘛,应该还算可以……。”

“能说一下吗?”

“我们刚才说到,除了有三万从埃塞俄比亚接回来的贝塔以色列人之外,政府这些年一直没有间断过从埃塞俄比亚接回剩余的那些贝塔以色列人,也就是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人。另外,还有更多的埃塞俄比亚人通过西奈半岛偷渡进以色列,对于这些人的安置,政府也是费尽了脑汁。”

“那么,现在以色列有如此多的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这些人是怎样安置的呢?不会有什么社会问题吧?”苏少杰一边用叉子清理盘子里的披萨,一边又问道。

“社会问题肯定有,而且随着他们的到来,他们的融入社会,也引发了种族歧视的社会现象,从而也导致了当地以色列人与贝塔以色列人之间的矛盾。”安德烈解释道。

“种族歧视?这不应该发生啊!”苏少杰一脸的迷惑,他说,“你们不是同根生的同胞兄弟吗?难道就是因为肤色不一样?兄弟之间哪能存在什么种族歧视啊!”

“大部分接回到以色列的贝塔以色列人被安置在南部地区。”安德烈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他们是从贫困落后的埃塞俄比亚过来的,而埃塞俄比亚和以色列相比较,其经济和文化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这倒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苏少杰说道,“尤其是文化方面的差异,恐怕在很长的时间内都难以得到解决。”

“确实是这样。”安德烈点头表示赞同,他说,“一年一年过去了,他们始终难以融入到以色列的主流社会里去,也正是因为一直融入不进去,所以他们就时常抱怨,说他们遭到了种族歧视。”

“他们之所以抱怨受到歧视,恐怕也不一定是因为融入不进以色列的主流社会当中去,或许是有其他别的原因吧?”叶怡彤问道。

“事实也的确如此。”安德烈看了叶怡彤一眼,微微一笑,说,“在经济条件上,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确实要比普通的以色列人相差很多,而且这些少数族裔人群接受教育的机会也相对少,所以很难以跻身于社会的主流。”

“安德烈博士,以色列确实是有种族歧视的现象,你的解释呢?”叶怡彤追问道。

“种族歧视,是我们国家脸上的一个伤疤,无法回避,无法隐藏。”安德烈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女朋友艾丽萨,又把脸转向叶怡彤,说,“我们必须要直视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所遭受的种族歧视的痛苦,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医治好脸上的这个伤疤。”

“安德烈博士,从你的话里我听得露出,他们那些贝塔以色列人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并没有受到与你们当地以色列人同等的待遇,我可以这样认为吗?”叶怡彤继续追问着。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伊什塔小姐。”

“能举一二例吗?”

“当然可以!”安德烈挠了挠头发,长嘘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说道,“这么说吧,现在在我们国家,尽管有一些贝塔以色列人,也就是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他们已经成为了议员,也尽管有的人已经成为了军队里的高级军官,当然了,这只是个例,是凤毛麟角。根据我们的官方数据显示,埃塞俄比亚裔犹太人的收入水平,大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35%。”

“这相差也太大了!”苏少杰忍不住嘘了一口气,说道,“这不就是种族歧视的体现吗?”

“你听我先把话说完,苏先生。”安德烈笑了笑,接着说道,“更甚之,在这些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的年轻人当中,只有半数人能拿到高中文凭。”

“你们以色列如此重视教育,但是对待那些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也就是贝塔以色列人,是不是做得很不够啊?”叶怡彤笑道,但是她的笑,却是酸楚的。

“这并不完全是种族歧视造成的,其中有很多方面的诸多因素。”

“但这毕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啊,就像你所说。”

“种族歧视的确是我们以色列社会的一个顽疾。”安德烈两只手的十个指头交叉在了一起,双肘搁在了饭桌上,反手掌抵着自己的下巴颏,说,“政府这些年以来正在致力于消除对埃塞裔以色列人的歧视,而且也正在想方设法地解决他们在教育、住房、文化、宗教和就业等方面所遇到的诸多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要解决这些问题,非一日之功也。”苏少杰连连点头。

“不过,我还听说,贝塔以色列人觉得自己被当地的以色列人当做以色列黑人来对待。”叶怡彤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紧盯着安德烈博士的脸,继续追问道,“特别是我注意到媒体舆论对你们以色列警察的指责,说他们对待贝塔以色列人比对待一般人更严厉,甚至还对他们采取暴力行为?你能解释一下吗?安德烈博士。”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280)|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