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6)  

2017-03-19 22:40:1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5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西奈山脉:当年摩西率领着以色列人逃出埃及后,走到了这里,接受十诫。






“其实,以利亚并不是一个很勇敢的人,甚至可以说,以利亚这人的胆子很小。”安德烈博士没有马上回答苏少杰提出的问题,而是说了这样一番话。

“他胆小?为什么这样说?”苏少杰有些不明白,安德烈博士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呢?

“以利亚原本确实是一个小胆的人,因为他只要一遇到危急情况时,就会仓皇逃命而去。”安德烈又补充了一句。

苏少杰愈发糊涂了,他问:“博士,我这就有些不明白了,他以利亚既然能够勇敢地挑战假先知,而且还依靠上帝战胜了假神,怎么会是一个胆小的人呢?”

“你听我解释,”安德烈又端起眼前的咖啡,慢慢喝了一口,手里的杯子没有放下,又继续说道,“以利亚战胜了那些假先知之后,耶洗别就托人捎信给以利亚,对他进行威胁,说她要用以利亚杀了那些假先知一样的方式,也杀了他以利亚。”

“耶洗别?就是那个王后?”苏少杰问道。

“对!就是那个王后,亚哈王的王后。”安德烈顿了顿,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接着又说,“耶洗别一番威胁的话,也确实吓得以利亚够呛,他就赶紧逃命,一口气跑到了南地,也就是内盖夫沙漠,他先是跑到了贝尔谢巴。”

“沙漠之都贝尔谢巴!我在那里住了好长时间呢。”苏少杰笑着说道,“我还真不知道,贝尔谢巴那里还留下了以利亚的故事。”

“对!沙漠之都,也是始祖之城。也正是以利亚的临阵逃跑行为,影响了他与上帝的关系。”

“上帝很生气?问题很严重吧?”

“我这还没说完呐!”安德烈笑了笑,说道,“以利亚在贝尔谢巴并没有逗留多长时间,他只是把自己的仆人留在了贝尔谢巴,然后独自一个人继续往前跑,他想逃得越远越好。”

“哈!经你这么一描述,以利亚还真是一个胆小的人呐!”

“对!《圣经》里就是这么记载的,这可不是我描述的效果,啊!哈哈!”安德烈笑着,接着又说道,“以利亚在沙漠旷野里跑了一天,后来累得跑不动了,就坐在了一棵罗腾树下,向上帝祷告,求自己一死。”

“怎么,以利亚向上帝求死啊?为什么求死啊?为什么不求上帝保佑他啊?”苏少杰笑了。

“是啊,向上帝求死,因为以利亚觉得自己太无能了,觉得自己给先祖们丢了脸。”

“这倒是啊!那后来呢?”

“后来,他就在那棵罗藤树下睡着了。”

“睡着了?那再后来呢?”

“然后,就来了一位天使,把他给叫醒了。”

“天使?哪儿来的天使?”

“是耶和华的使者,《圣经》里是这么说的。”安德烈笑了笑,继续说道,“以利亚睁开眼睛一看,在自己的脑袋边上,放着一瓶水,还有用炭火烧的饼,很香。他就起身拿起一张饼,大口吃了那饼,又端起水来,喝了好多水。吃了饼,喝足了水,之后,以利亚倒头又睡了。”

“他还真能睡得着啊!”苏少杰笑着说道。

“可能是因为跑的路太多,又担惊受怕的,所以他很疲倦。”安德烈笑了笑,又说道,“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来了,又拍醒了以利亚,告诉他赶紧再吃点东西,而且告诉他说,前面还要走很远的路呢。”

“还要走很远的路?”苏少杰疑惑地问道,“难道,上帝要以利亚继续逃下去?为什么不保护他啊?他不是立下大功了吗?”

“不,不是这个意思。”安德烈微微一笑,说,“上帝是安排以利亚到何烈山去。”

“何烈山?就是西奈山吗?”苏少杰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因为西奈山有时候也被叫做何烈山。”安德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他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解释道,“不过,按着圣经地理的分析,何烈山只是西奈山的一座山峰。”

“何烈山,只是西奈山的一个座山峰?”

“对!因为说起西乃山,是指整个的西奈山脉,包括西奈山脉四周的旷野,其中还包括了被红海两个海湾,也就是苏伊士湾和亚喀巴湾,它们所包围着的整个半岛地区。所以说,那一片地方被称为西奈半岛。”安德烈放低了语速,慢慢解释道。

“西奈山脉也包括西奈半岛?”

“对!也包括西奈半岛。”叶怡彤插上一句,说,“不过,很多人都认为,何烈山应该是位于西乃半岛南端的群山之间的某一座山峰。”

“何烈山的位置不确定吗?”苏少杰疑惑不解地问道。

“是有争议的。”叶怡彤解释说道,“对于何烈山这个问题,目前的说法不一。在犹太教中,甚至包括基督教,西奈山的具体位置至今还无法确定。”

“啊?怎么还这样啊?”苏少杰有些被搞糊涂了。

“伊什塔小姐说得对!”安德烈冲着叶怡彤微微一笑,然后对苏少杰解释说,“关于何烈山的定义,一直是有些争议。从我的观点来看,何烈山就是西奈山脉的一座山峰,在现在的西奈半岛南端那个位置,在西奈山的所有的山峰中,何烈山当属最高,是一座海拔2285米的高山。”

“我还想说一个问题,”叶怡彤不好意思地冲着安德烈笑了笑,说,“那就是,一直以来,人们对以色列人出埃及究竟是走的哪条路线,意见也是分歧很大的。”

“有很大分歧?那请讲!”苏少杰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尽管《圣经》中记载了何烈山的名字,但我们不能确定,何烈山到底是哪一座山峰。所以说,我们也就难以确定《圣经》上所记载的何烈山,究竟是不是现在我们普遍认知的那座何烈山。”叶怡彤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解释道。

“既然《圣经》上已经写得很明白了,为什么不能确定啊?”苏少杰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刚才不是说了吗?西奈山脉是由一大片山峰所组成,何烈山肯定在其中,但它到底是哪座山,无法去考证,因为摩西在何烈山接受上帝颁给以色列人的十诫,是发生在公元前1446年,毕竟已经过去了3400多年了。”叶怡彤笑着对苏少杰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西奈山脉的山峰太多,而且几千年以来那里根本就没有人烟,无法确定何烈山到底是哪座山?”苏少杰恍然大悟。

“答案并不完全正确,因为那里确实有人烟存在。”叶怡彤笑着说道。

“那篇荒野山峦中,有人烟存在?谁住哪里啊?”

“是贝都因人,他们终年居住在那里,与外界隔绝。”

“天哪!他们怎么活下来的啊?”

“贝都因人是一些很坚强的人,他们不畏风沙,终年在沙漠旷野里放牧着羊群,他们的家,就是帐篷。”

“我一直就很佩服贝都因人,尽管他们是一些与时代脱节的人,但他们是最值得我们这些已经生活在现代化社会里的人去敬重他们。”叶怡彤充满感情地说道。

安德烈连连点头,说道:“另外,我再补充一下,在《圣经》里,并没有具体说明何烈山就是西奈山的一座山峰。所以呢,一直以来,人们往往把西奈山和何烈山都说成是同一座山,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

“我以前就一直把西奈山和何烈山当成是一码事。”苏少杰笑着揭起了自己的短。

“这并不足为奇,甚至就连很多《圣经》研究学者们,他们也往往把西奈山和何烈山都当成一回事。”安德烈在一旁解释道。

“现在的何烈山,哦,我是说西奈山,是不是归属于埃及啊?”苏少杰问安德烈,他说,“我觉得西奈半岛是属于埃及的吧?”

“在近代,何烈山也是命运多舛,一开始的时候,它是属于埃及。”

“怎么个一开始的时候?后来又归以色列了吗?”

“对!在一段时期,何烈山,哦,应该说是整个的西奈半岛,都归于了以色列。”安德烈耐心地解释道,“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结束之后,整个的西奈半岛,都归于了以色列。”

“现在又不属于以色列了吗?”

“到了1979年,以色列人把西奈半岛又还给埃及了。”安德烈解释说,“因为在1979年的那一年,以色列与埃及缔结了和平条约,按照条约规定,在1980年的1月,以色列把西奈半岛三分之二的领土,归还给了埃及。紧接着,在1982年,以色列又把其余的三分之一的领土,又归还给了埃及。从那以后,以色列和埃及之间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争,一直和平相处着。”

“那也就是说,现在的西奈半岛已经全部归还给了埃及?”苏少杰问道。

“是啊!西奈半岛现在已经全部属于埃及了。”安德烈表情复杂地说道。

“不过,我好像记得,在《旧约圣经》里,西奈半岛是属于以色列的。”苏少杰看了安德烈一眼,接着又说道,“因为当年摩西带领着以色列人过了红海,逃出了埃及,上帝吩咐他们去了西奈山,在那里接受祂颁布的《十诫》。这显然也就说明了,西奈半岛是以色列的国土。”

“这个问题现在无法解决,只有依靠上帝了。”安德烈笑着说道,“再说了,《圣经》中也讲了,现在的国度和疆界都是上帝的安排,将来地球上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神的国度。”

“那倒是啊!”苏少杰笑了,接着又问道,“你们犹太人现在是不是去不了西奈山?”

“为什么去不了?我们可以去啊!”安德烈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西奈半岛现在不是已经归于埃及了吗?”

“尽管西奈半岛已经归属了埃及,但是那里是朝圣地,也是旅游区,所以我们还是可以去的。”

“有机会真应该去西奈山看看,哦,对了,也就是去何烈山看看,去看看当年摩西接受十诫的那座山峰。”

“你们真应该去看看。”安德烈说道,“在西奈山上,建有一座纪念摩西接受上帝十诫的庙宇,不过那是近代才建成的,我记得好像是公元532年的时候开始建造,建成后,又多次被毁坏。”

“为什么要毁坏?”

“还不是因为当时宗教势力的抗衡造成的!”安德烈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又说道,“就这样,建了,被毁;毁了,又建。反反复复,多次的重建,现在山上的那座庙,是在1934年的时候建成的,但建庙宇使用的石料,依然还是公元532年初建时候所用的石料。”

“是吗?真了不起啊!”苏少杰感叹道,接着他又问,“哎,对了,安德烈,你刚才说到,天使要以利亚赶紧到西奈山去,上帝要他去那荒无人烟的地方干什么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62)|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