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49)  

2017-03-07 22:37:03|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4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本文作者经常光顾的一家小酒吧





 

“安德烈!是安德烈博士!”叶怡彤转身一看,高兴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嗨!安德烈!”苏少杰站起身来,低声向这位希伯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们在红海相遇的安德烈博士打招呼。

“嗨呀!是你们啊!”安德烈博士也看到了他们,赶紧走上前来,“伊什塔小姐!苏先生!”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安德烈。”苏少杰笑着问道。

“这是我的国家,随便哪儿我都能去啊!”安德烈幽默地笑着说道,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把身后的那位美丽的犹太姑娘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对她介绍说,“艾丽萨,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常对你说起的伊什塔小姐,她是特拉维夫大学的希伯来语在读研究生;这位,是苏少杰先生,他是中国某集团公司驻以色列代表处的翻译。”

“见到你们很高兴!安德烈经常对我提起你们。”漂亮的艾丽萨非常有礼貌地上前握住了叶怡彤的手,然后又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握住了苏少杰的手。

“这是我的女朋友,艾丽萨,她是一名记者,也是海法一家时尚杂志社的主编。”

“你好!艾丽萨小姐。”苏少杰客气地打着招呼。

“你好!苏先生。”艾丽萨也客气地回了一句。

“你好!艾丽萨小姐。”叶怡彤从后面走上前来,拉住了艾丽萨的手,赞美道,“你真漂亮!真是太漂亮了!”

“快别夸我了,你长得多美啊!”艾丽萨一脸的灿烂,大方地笑着说道,“伊什塔小姐,我几次听安德烈说起过,他在红海认识了你们俩,而且成为了好朋友。他经常夸你呢,说你不但学识渊博,而且还长得很美!”

“好了!好了!”安德烈笑着说道,“先不要急着赞美了,我们先坐下,先坐下。”

“来,坐到这边来,艾丽萨。”叶怡彤把艾丽萨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两个人紧挨着坐了下来。坐下之后。两个姑娘又相互看着对方,相互打量着,相会欣赏着。两个美貌的女孩子坐在了咫尺之远,就像两朵盛开的娇艳花朵,绽放在了一起,映得整个披萨店瞬时间就添增了许多的光辉,惹得屋子里的那些客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她们俩人的身上。

“想吃点什么?艾丽萨。”安德烈紧挨着艾丽萨坐了下来。

“你们点的什么?伊什塔。”艾丽萨笑着问叶怡彤。

“我们对这里也不熟悉,所以我们要的都是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

“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很好吃的啊!”艾丽萨笑着连连点头,她转身拍了拍安德烈的胳膊,说,安德烈,我们也吃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好不好?我蛮喜欢这种披萨。

“好啊!好啊!我也喜欢,”安德烈爱怜地握住了艾丽萨的手,笑着说道,“咱们干脆都吃一样的吧,啊?”

“好哇!咱们大家都吃同一种披萨,哈哈!”苏少杰笑了,他挥了挥手,那个在远处站着的服务生小犹太赶紧跑了过来。

“请再给我们来两份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外加两份沙拉。”苏少杰吩咐道,然后他转身问安德烈,“安德烈,你们要什么样的沙拉?水果的?还是蔬菜的?”

“艾丽萨,来蔬菜沙拉吧?”安德烈笑着问艾丽萨。

“好!亲爱的,就要蔬菜的吧。”艾丽萨笑着说道。

“给我们来两份蔬菜沙拉吧。”安德烈对服务生说道。

“那就来两份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两份蔬菜沙拉。”苏少杰对小犹太服务生说道。

“好嘞!两份地中海香薰鸡肉披萨,两份蔬菜沙拉。”小犹太复述完毕,转身准备去了。

苏少杰对安德烈说道,“安德烈,今天我请客,由我来买单。”

“别!别!”安德烈把大手一挥,笑着说道,“各付各的!go Dutch!AB制)

Lama gaha(干嘛这样啊?)安德烈,这账我来付,你在埃拉特的时候,已经请过我们俩一次了,今天该我来付账了。”苏少杰真诚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习惯,各付各的吧。”安德烈认真地说道,“苏,在埃拉特的时候,我是代表我表哥沙夫利尔请你们吃顿饭。等有机会我去你们中国的时候,你再回请我,那不就得了。啊?哈哈!”

“那好吧!咱就go Dutch!”苏少杰觉得这顿饭也花不了几块钱,也就不再坚持了,他笑着说道,“到时候我和伊什塔在我的家乡青岛迎接你们,请你们吃海鲜大餐。”

“好啊!好啊!”艾丽萨高兴地拍起手来,说,“我真想去你们中国看看,一直有这个心愿,等有机会,我一定和安德烈一起去中国看你们。”

“那太好了!艾丽萨。”叶怡彤高兴地拉起了艾丽萨的手,说,“我们欢迎你们去中国,我也欢迎你们去我的家乡成都。”

“你的家在青岛,你的家在成都?”艾丽萨看了看苏少杰,又看了看叶怡彤,问道,“你们俩的家离得很远吗?”

“说远吧,也不算远。”叶怡彤笑着说道,“说不远吧,青岛和成都这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有5000多里路。”

“天哪!5000多里路?那么远啊?这要是在欧洲,已经是跨越好几个国家的地盘了!”艾丽萨唏嘘了一声,感叹地说道,“你们国家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等有机会,我们一定去!”安德烈笑着说道,他的话,是认真的。

小犹太先是送上来两份披萨和两份水果沙拉,这是苏少杰和叶怡彤要的。

“你们先吃吧。”艾丽萨笑着说道。

“你们先吃,后面马上就来,都是一样的。”叶怡彤站起身来,把两份披萨推到了安德烈和艾丽萨的面前。

“不用!不用!你们俩先吃。”安德烈又把披萨给推了回来。

“那就请两位女士先吃吧。”苏少杰把其中的一份推到了艾丽萨的面前。

“好了!都别客气了,那不,又来了吗。”安德烈指了指,只见那个小犹太又端着两份披萨和两份沙拉向他们走过来。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要的都齐了。”小犹太躬了躬腰。

“谢谢!”叶怡彤笑着说道。

小犹太转身走了。他们开始吃饭。

“伊什塔小姐,你今晚住在哪里?”艾丽萨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是啊,伊什塔小姐,我倒给忘了,你有住处了吗?”安德烈关切地问道,因为他知道她不可能住到苏少杰的驻地里。

“一会儿吃过饭之后,我们就去找一家酒店。”苏少杰赶紧解释道。

“酒店?干嘛要住酒店?这里的酒店房价都很高哎!”安德烈皱着眉头说道。

“没关系,就住一宿。”叶怡彤笑着说道。

“别去住酒店了。”安德烈摆了摆手,然后低声对艾丽萨说道,“艾丽萨,要不,咱们俩今晚回瑞雄?”

“好,没问题!”艾丽萨甜甜地笑着说道。

“这样吧,我来安排。”安德烈转身对叶怡彤和苏少杰说道,“伊什塔小姐,苏先生,我给你们就近安排一个住处。”

“就近?哪儿?”苏少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问道,“你认识这里酒店的人?”

“不住酒店,就住在离这里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安德烈笑着说道。

“这,这,这儿有住的地方?”苏少杰问道,“你这儿有房子?”

“我的房子不在这儿,是我朋友的。”安德烈指了指东方向,也就是海水浴场外面的马路对面那一片别墅般的犹太社区。

“你朋友的房子?”苏少杰一听,赶紧连连摆手,说道,“我们和人家也不熟,别去麻烦人家了,我们俩去找一家酒店,对付一宿就行了。”

“你听我解释啊!”安德烈笑了,说,“我那朋友去国外了,他让我有空的时候就来他家,开开窗户、透透空气。我和艾丽萨每个周末都来一次,正好在这里度我们的周末。”他一边说着,一边爱怜地搂抱着美丽的艾丽萨。

“那,他们家人呢?”苏少杰问道。

“他父母都在海法,只有他一个人住在阿施克隆。”安德烈解释道,“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邻居,我们俩是铁哥儿们,他叫库恩。”

“库恩?那,他到哪去了?”叶怡彤问道。

“他去埃塞俄比亚了。”

“埃塞俄比亚?”

“他是以色列理工学院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是研究人文和科学专业的。”

“研究人文和科学专业的,那他去埃塞俄比亚干什么去了?”叶怡彤不解地问道,作为特拉维夫大学的一名希伯来语研究生,她对以色列的各所大学也都很了解,因此,她对以色列理工大学也是很熟悉的。

以色列理工大学是一所名牌大学,被誉为“以色列的麻省理工”,这所大学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是齐名的,相当棒。尤其值得称道的是,爱因斯坦曾经在这所大学工作过,他担任过这所学校协会的首任主席。

以色列理工大学设有19个院系,所涉及的领域包括科学、工程、建筑、教育、医学、管理、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现在的规模是,在校的学生大约13800名,其中本科生9500多名,研究生2300余人,博士生900多名。

更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理工大学的女性学生占三分之一的比例,高于全国各所大学的平均水平。

以色列理工大学于1912年在海法创建,最初的资金是来自于20世纪初德国犹太人基金的捐款,由于各种原因,一直到了1924年才招收第一批学生。

1925年的那一年,爱因斯坦来到了这所大学,学校也就此正式举行了开学仪式。后来,这所大学吸纳了大批逃离纳粹德国和邻近国家的犹太科学家,使得这所大学的师资力量得到了加强。后来,这所大学成为以色列理工领域基础和应用科学研究的中心。

“你们知道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故事吧?”安德烈并没有直接回答叶怡彤的话,而是问了他们一句。

“知道,知道一些。”苏少杰抢着回答道,“是伊什塔小姐告诉我的。”

“《圣经》上记载过示巴女王,所以我知道一些。”叶怡彤笑着说道,同时又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掐了苏少杰的腿一下。

苏少杰疼得一咧嘴,没敢叫出来,只好忍着,嘴里却笑着解释道:“我们俩去红海的时候,快要抵达埃拉特的时候,她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库恩这次的埃塞俄比亚之行,就是因为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这段传说。”安德烈笑着说道。

“你是说,库恩去埃塞俄比亚,为的是那个古老的传说?”叶怡彤瞪大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惊奇地问道。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83)|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