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2018-01-24 19:40:34|  分类: 【原创】重返以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耶路撒冷鸡鸣堂




 

我一看手机的显示屏,原来是我们的领队孟伟打来的电话,我赶紧按了接通键。

老大,你在哪儿?电话的那头传过来孟伟急急的声音。

孟伟这家伙一路上一直都称我们这几个老同学是老大,因为我们7位来自青岛的老同学是这个团队的一个“小组织”,论年龄都比他大,所以他对我们也都很尊重。当然了,我们这个16人的团队一直相处得很融洽很和谐,孟伟这个做领队的基本上没太操什么心。

我赶紧回答道:孟伟,我在哭墙这儿,你们在哪儿?

哭墙?老大,你怎么跑到哭墙那儿去了?

我们在哭墙的大门口这儿,一直在等你们过来呢。

等我们?我们都一直在等你们呢!哎,对了,杨红卫和你在一起吗?

在一起啊!她就在我身边站着呢。我瞅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校花学妹。

老大,你可真急死我了!电话那头的孟伟说话的腔调听上去要哭了的样子。

你们怎么不来哭墙啊?我蠢蠢地问道,问过之后又觉得问的不妥,赶紧改口道:孟伟,咱们的计划有改变了吗?不来哭墙这边了?

谁说去哭墙了?去哭墙的计划搁在大后头呢!老大。

都到了老城了,为什么不来哭墙这儿啊?

现在不去哭墙,我们要去鸡鸣堂,欧米都要急死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孟伟,那你们现在在哪儿?我和杨红卫去找你们。

我们还在锡安门这儿。

什么?你们还在锡安门那儿?我怎么没看到你们呢?你们在锡安门的哪个方位啊?

我们在停车场。老大,赶紧回来啊!队伍都等着你们俩呢!

好!好!我们这就往那边赶。我关掉了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怎么?他们真的不到这边来了?我的校花学妹显然已经听到了我与孟伟之间的通话,因为手机漏音,近距离能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

他们还在锡安门那边,咱们赶紧往回返吧!看到她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又赶紧说道:别担心,咱们拦辆车,搭车赶过去不用跑路。

我知道我们俩从锡安门一路跑到哭墙这儿起码也有23里路的路程,如果再往回跑的话,我的校花妹妹肯定是跑不动了,何况耶路撒冷的天又这么热。

学妹一听是拦车过去不用跑路了,笑着说道:行!到哪儿我都跟着你就是了。

嘿!还是那句话!让人蛮感动的。

我们这个位置是进入哭墙的一个路口,我领着学妹疾步走到不远处的马路边上,眼前的这条马路就是去往锡安门方向的。这条路我以前走过好几次,我知道这段距离并不是太远,也就是1000米的距离,但为了赶时间也只能截辆车了,因为大家都在锡安门那边等着我们呢。

凭我的经验,在以色列拦车搭顺风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以前在以色列工作的时候就经常这样干,而且有时候不用我们伸手去拦车,那些犹太人看到我们这些马路上步行的中国人都会停下车来问一声需不需要送一程。

所以我很自信,就领着学妹站在路口拦车。过路的车不是很多,但只要有车子经过我都伸出右手大拇,这意思就是我们要搭顺风车。

可没想到的是路过的几辆私家车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直接就从我们身边嗖嗖地就驶过去了。我愣愣地站在那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还是当年的以色列吗?这还是犹太人吗?

我真感到奇怪了:现在的犹太人怎么这样了呢?一点儿“雷锋精神”也没有了啊?当年不用说我伸出大拇指,只要是往路边那么一站,肯定就会有车子停靠在我身边,态度非常友好地问我:HelloChina,去哪儿?

可现在,竟然没人理我了!我心里正忿忿着,忽然有一辆崭新的私家车开过来了,我赶紧又伸出大拇指来,一个劲地向那辆私家车摇晃着。

嘿!那辆私家车竟然停下了,车窗户玻璃放下来了,探出了一位中年犹太人的脑袋,那人头戴着一顶基帕,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正宗的犹太教徒。

Shalom!我们有急事要赶往锡安门,想搭你的顺风车。我赶紧俯下身子,向车内那位犹太人解释道。

Ok!上车吧!犹太人做了一个上车的手势。

太谢谢你了!犹太哥们儿。我心里暗暗感激道。

我拉着校花学妹钻进了这辆漂亮的轿车里,我坐在副驾驶的座椅上,我的学妹坐在后排座椅上,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犹太人载着我们很快就赶到了锡安门,因为这段距离不是很长,还不到2里路的距离。刚才我和学妹从锡安门跑到哭墙这边,那是从老城里面跑过来的,城内的街道曲曲弯弯,所以我们多跑了不少路。

现在是直线距离,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就到了锡安门。我向犹太司机表示感谢,转身就要下车。

10个美金。那犹太人向我伸出手来。

什么?你还要钱啊?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10个美金。

你这是出租车吗?我不想给他钱,因为在以色列我还没有这个习惯。

是出租车。那犹太人依然伸着他的右手。

你有营运执照吗?我和这位犹太人较真了,因为我知道这并不是一辆出租车,只是一辆私家车,只不过是顺道走这儿。我倒不是心疼那10个美金,我是觉得以前的犹太人不是这样子的,现在的犹太人怎么变坏了呢?他是想揩我的油啊!

那就5个美金吧。看样子这位犹太人心里很明白,眼前的这位中国人(或许是日本人、也或许是韩国人,反正在他们的眼里远东人长得都是一个模样,他们也分辨不清我们威武的中国人与矮个子的日本人和韩国人之间的区别)应该知道他的车子并不是一辆出租车,但是他又不甘心白白拉我们一程,于是就把“车费”降码了。

好!5个美刀就5个美刀吧!我愤愤地说道,因为我不想耽搁时间太多,大伙儿都在等着我们呢。

我掏出5个美金扔给了那犹太人。那一刻,犹太人在我心目中一下子降低了好几个格。我心想:我曾经多么捧你们犹太人的场啊!在我的小说中我还一直赞美你们犹太人,说世人太误解你们犹太人了!说你们犹太人不是守财奴、不是高利贷者;你们犹太人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助人为乐!

可没想到,“夏洛克”的幽灵依然还是盘旋在你们犹太人的脑海里啊!夏洛克这一惟利是图、冷酷无情的高利贷者的典型形象又附体到耶路撒冷的这位犹太人身上了啊!

可是我也就想了这么一刹那间,心里又释然了。你想想:人家凭什么要白拉我们一段路呢?既然人家为我们付出了,把我们从哭墙那儿送到锡安门这边了,收我们的一点钱那也是应该的啊!

再说了,耶路撒冷一带的犹太人本来就与其他地区的犹太人不太一样。特拉维夫、海法、亚实基伦、阿什杜德等沿海城市的犹太人都比较开放和豪爽,而耶路撒冷一带的犹太人在耶稣时期就这样,固封自守,思想顽固。要不,耶稣怎么在其他地区很受犹太人的欢迎,到了耶路撒冷却被这里的犹太人钉死在了十字架上呢?

想开了,我就笑了,当然我不是冲着那犹太人笑的。我领着我的学妹赶紧跑往锡安门的那个停车场。

我们归队了,我看到欧米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看都不看我一眼,但又不好意思发火,黑着个脸。

走进以色列,又从约旦返回以色列,这两个时间段里我和欧米相处得很不错,今天我犯了这么大的一个错误他也是不好意思说我,但是心里一定在骂我,这我感觉出来。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去解释什么,赶紧钻进队伍里面去了。

老大,刚才欧米真急坏了!这也就是你,要是换成别人他真能哭了。我们的领队孟伟走上前来悄声对我说。

我知道孟伟的意思,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对耶路撒冷很熟,曾经在以色列生活了一年半,又是翻译出身,就是想丢也丢不了。这要是换成其他的游客,既不会讲外语也不认识路,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欧米旅行社的生意以后就没法做了。

为什么不去哭墙?都到了老城墙根了。我一边上车一边问孟伟。

欧米自有他的安排,我们跟着走就是了。孟伟头也没回不冷不热地说道。

气得我真想从后面踢他的屁股。

我们上了那辆旅游大巴车,犹太司机拉着我们直奔鸡鸣堂而去。这次从约旦回来之后刚换的旅游大巴犹太司机是一个不太愿意说话的犹太人,有时候我们想和他聊上几句,但是看到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我们都不再与他搭腔了,我想这人可能是性格问题,不太愿意和别人聊天。

也就是几分钟的工夫我们就抵达了鸡鸣堂,因为这座教堂就在老城的不远处,具体位置就在耶路撒冷老城外的锡安山的东坡,也就是1500多米,3里多路的距离。

这是一座天主教的教堂,鸡鸣堂这个名字源自于《新约圣经》里面发生的一件事,也就是耶稣的大门徒彼得在耶稣被捕的时候因为胆小怕事竟然在鸡叫之前三次不敢认耶稣的那件事。

我们的旅游大巴在鸡鸣堂外面的一个大院里停下了车,我刚才一路都在观察着这一地带的环境。很显然,鸡鸣堂这里已经变化了不少,因为以前的鸡鸣堂周边还是比较开阔的,但是现在已经新添了好几处建筑,鸡鸣堂已经被挤在很多建筑里面了。

我们徒步走向鸡鸣堂。我们站在了这座宏伟的天主教堂的正门前面。我这是第三次来到鸡鸣堂,对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鸡鸣堂的原址是耶稣时期的大祭司该亚法的府邸,当年耶稣被逮捕的那天晚上就是被关押在大祭司家的地牢里。

根据《圣经》记载,耶稣在大祭司该亚法的这个府邸里被摧残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就被押解到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那里。在他的犹太同胞们的强烈要求下,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只好宣判了耶稣的死刑。

耶稣当天就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三天之后复活。

我们站在了鸡鸣教堂的正门前,这个正门有两扇门,把两扇门一合上,就是一副耶稣与十一个门徒在一起的场景,也是当年他们在一起吃那顿最后晚餐的场面。整幅画中叛徒犹大不在其中,因为他已经跑去找大祭司该亚法报信去了。

我看着这幅最后晚餐的场景图,我读得懂里面的含义,我看得出这是耶稣正在与他的大门徒彼得俩人在说话。根据我对《圣经》的研究,我知道这应该是耶稣和彼得之间在进行以下的对话: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彼得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

后来事实证明,当耶稣被逮捕并被人押解到这座豪宅的时候,其他的门徒全部都给吓跑了,只有彼得跟着来了,但是他也是怀揣着一只小兔子走进该亚法的这座府邸的。所以,当该亚法家里的家丁和女佣们认出彼得是耶稣的门徒时,彼得高低不敢承认,连声说自己不认识耶稣。

彼得的话音刚落,公鸡就开始打鸣了,当鸡叫的那一刹那,彼得才回过味来,其实耶稣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知道他是软弱的,关键时候会很胆小。

彼得跑到外面嚎啕大哭了一场,悔恨万千。这所教堂的房顶上有一只金色的公鸡雕像,就是意喻当年在公鸡打鸣之前,耶稣的门徒不敢在人面前承认自己认识耶稣。

当年的这座该亚法府邸后来也是翻新过的,在公元457年的时候,这里改造成了一座拜占庭教堂,但是到了1010年的那一年,阿拉伯人打进来了,他们直接就把这座教堂给毁掉了。

到了1096年的时候,十字军占领了耶路撒冷,他们在这个位置上重新建起了一座教堂,起了个名字就叫“鸡鸣堂”,这个名字一直使用到今天。

后来,耶路撒冷又沦陷了,这座拜占庭教堂再度沦为废墟,直到1931年才重建起来,继续沿用鸡鸣教堂这个名字。

因为来到鸡鸣堂的各国游客很多,所以欧米领着我们在教堂外面先看看一些圣经遗迹。我们走到了院子里的一尊罗马立柱前,在这个立柱的上端,有一只昂首啼鸣的大公鸡,立柱的旁边有一组铜像。

我知道这组铜像的含义,这就是反映彼得三次不认主的历史再现。雕像中,彼得的身后有一位士兵和两位女性,雕像中的彼得摊开双手,在向身边的三位大祭司家的人辩白自己不认识耶稣。

当时,一共有三拨人来问彼得,一位是那家丁,另两位是大祭司家里的女佣人。因为他们的印象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和耶稣一伙的,所以都过来问彼得。可把彼得给吓坏了,他惊恐万分,连连摆手,死活不敢承认自己认识耶稣。

紧接着,鸡就叫了。彼得这才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两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我眼前的这组铜像就是在演示当年发生在这里的那一幕。

我在大院里徘徊着,多少年过去了,鸡鸣堂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基本结构并没有变,因为我对这座教堂非常熟悉。

这是一座三层建筑,教堂的里面一共分为三层,因为是依山坡而建,坐向朝东,所以教堂的依山处为二层,而面向橄榄山的那一面为三层。

我们终于走进了鸡鸣教堂里,我们是从正门走进去的,这也是教堂的二楼。整个教堂看上去很洁净、很肃穆、很庄严。

我再次站在了大祭司该亚法昔日的府邸正厅里,我又看到了墙壁上那些布满了的圣经上的人物形象,有耶稣的、有玛丽亚的,看上去栩栩如生。

我们跟着欧米顺着楼梯走下了一楼,我们的眼前是一座教堂,是一座典型的天主教教堂,教堂里摆着一排排的椅子,那是教徒们前来做礼拜和做弥撒的地方。

主祭坛那里有一个上面雕有耶稣被钉的十字架。十字架的上方是一幅耶稣复活之后在众门徒面前显现的油画。

我环顾着教堂的四周,周边的墙壁上都是一些雕刻着耶稣生平事迹的油画。

我们走到了一个周边被保护起来的洞穴前,我知道那下面就是耶稣当年被关押了一整夜的那个地牢。那个能窥视地牢的洞口很小,我俯着身子往里面看,我看到下面的地牢里有不少的人。

那天晚上,耶稣在客西马尼园被犹大引来的官兵逮捕之后,他就被押解到了这里。耶稣先是在这里接受了大祭司的审讯,并遭受了侮辱,然后就被他们囚禁在这个地牢里,准备等第二天就送到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那里受审。

那天整个的晚上,耶稣就是被关押在这个又窄又小的地牢里,一直到第二天的天亮。

欧米领着我们急匆匆地在教堂里参观了一会儿,就领着我们走出了教堂,可能对于犹太教教徒的欧米来说,基督教的这处神圣的教堂压得他透不过气来,所以他并不想在里面待得时间太久。

走出教堂之后,欧米对我们说马上就去西耶路撒冷,去那里参观以色列国会。我们队伍中的几位基督徒表示不满了,因为欧米并没有带我们去参观关押耶稣的那个地牢,于是就提了出来,但是被欧米毫不客气地给否决了,并连声说时间不够,不去参观地牢了。

欧米的做法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因为鸡鸣堂的看点就是耶稣被关押的那个地牢,到了鸡鸣堂不看那个著名的地牢,等于只看了一半,从意义上讲,还不到一半。

我觉得欧米这种做法不符合旅游规则,既然旅游计划中有参观鸡鸣堂这一项目,为什么就轻易地给删除掉呢?更何况地牢是鸡鸣堂最重要的一个看点,游客们大老远地跑到以色列来就是为了参观那些应该看到的东西。

现在,你欧米轻易给否决了这一关键项目,大家当然不满意了。我们团队中的一些人开始与导游欧米之间起了矛盾,这也是我们游客与导游之间的第一次矛盾冲突。

我赶紧去向欧米做工作,但没想到这小子很倔,硬是不答应。我说:欧米,你给我们10分钟,我带大家去看一眼就走,否则大家会很不满意。

我劝说了欧米有5分钟,他还是不答应,而且撒开步子一个劲地往外面走,队伍离开鸡鸣教堂已经有几十米远的距离了,可是大家都在身后向欧米发泄不满。

我说:欧米,我已经劝说你5分钟了,也等于你已经耽搁5分钟了,如果你早答应的话,我们差不多也就赶回来了。你赶紧答应我,我领着他们去,我熟悉教堂里面的路线。

欧米一看场面对他不太有利,于是就答应了我的要求,说:抓紧时间,速回。

我带上人就往鸡鸣教堂里跑。我们进了教堂,我找到了那个地牢的入口,领着大家顺着那条窄窄的地牢台阶往地下走,我们走到了当年关押耶稣的那个地牢里面。

我以前来这里的时候这座地牢对外不开放,游客只能站在台阶上往里面看,不让下到里面去。现在我们可以下到里面去参观了,我庆幸自己为了团队的朋友们能够参观这个关键景点,与导游欧米力争一番,最后终于带领大家返回鸡鸣教堂,才得以走进这座地牢,同时也圆了自己当年的一个梦。

我们进去的时候,地牢里面正有一拨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游客正在里面,反正他们讲的是英语,我听得懂。其中有一位神父正在给他们讲解耶稣当年在这座地牢里面所遭受的苦难。

我看到地牢的墙壁上有些孔,那是曾经是一些钩链,是为了锁住犯人,以便对其实施酷刑毒打用的。耶稣当年就是被关押在这里面,在里面受尽了折磨与摧残。在这样的场合,再联想到耶稣的当年,我的心里很难过,泪水盈满了眼眶。

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站在地牢的边上看着这座地牢时,我想到了耶稣当时就是在这里度过了一个痛苦的夜晚。站在那地牢的边缘,看着这个当年囚禁耶稣的地牢,那一刻,我真真实实地感觉到,耶稣就站在我的身边,与我一同俯视着我们脚下的地牢。

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感觉到了。我转身,身边什么也没有。我再看着地牢,又感觉到耶稣就在我身边。我想,这可能是一种心灵的冲撞,因为我感到我的身边有一种未曾感受过的强大气场。那感觉,让我至今难以释怀。

欧米给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必须赶紧返回,不能再耽搁时间。我拿起单反相机,在地牢里面全方位地拍了几张照,然后招呼上大家走出了地牢。

我们快速赶到了我们的集合点。欧米沉着脸不吱声也不理我们,我们也没理他。

我们都上了那辆豪华的旅游大巴,离开了鸡鸣教堂。我们离开了东耶路撒冷,直奔我们的下一个景点:西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会。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鸡鸣堂旁边的马路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耶稣与门徒们在最后的晚餐上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彼得三次不认主的铜雕像组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鸡鸣教堂的后面正对着橄榄山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鸡鸣教堂里的礼拜堂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洞口下面就是当年关押耶稣的那个地牢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通往地牢的台阶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当年关押耶稣的那个地牢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四十三__鸡鸣堂的遐想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从鸡鸣堂可以看到耶路撒冷老城
  评论这张
 
阅读(133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