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徜徉在迦南美地》散文集__6/100 郊游历险记  

2018-05-23 20:02:57|  分类: 徜徉在迦南美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徜徉在迦南美地》散文集__6/100 郊游历险记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头顶着那轮火辣辣的中东烈日,我和崔辉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行进在一条通往圣城耶路撒冷的快速路上。往日,这条快速路上的交通很繁忙,各种车辆在这里疾驰穿行着。这条路上,有往东去的车辆,那是去往圣城耶路撒冷一带;也有往西去的车辆,那是去往地中海的沿岸一带。

而眼下,这条快速路上却只有我们两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国人的身影儿,显得冷冷清清的,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骑行在一条废弃了的公路上。其实,这一天是安息日。此时,以色列全国上下都进入了安息日,所有的工作,都停止了;所有的交通,也都停止了。

如果不是安息日的时间段,我们也不敢骑着自行车在快速路上,会被那些开着警车在路上巡逻的警察给撵下快速路,因为在快速路上骑自行车,那就等于是自杀。

因为是夏日的上午,我们又是朝着东方向去的,所以我们也是迎着烈日往前奔的,太阳正从东方升起,与我们恰好是面对面,所以我们也就觉得特别的热,因为烈日正火辣辣地直射着我们。

我和崔辉几乎是前后脚进入以色列的,我们俩的关系也很密切。我们之所以在这大热的天里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在烈日下暴晒,是因为我俩刚刚走进以色列没几天,对这里的一切都觉得很新鲜,想到外面的世界去走一走。所以说:好奇心害死人呐!

昨天晚饭过后,崔辉走进我的房间,说:明天是安息日,在家闲着也没事干,干脆,咱俩一人借一辆自行车,骑车出去郊游吧?

我说:好!我也想出去转转,你说去哪儿吧?

他说:没有目标,到了哪儿就那儿。

我说:行!那咱就走到哪儿是哪儿吧。

他说:这两天一直是阴天,天气不热,适合户外运动。

吃过了早饭,我们俩碰头了。抬头看看天,咦!怎么?太阳从云朵后面钻出来了?看样子,今天准是一个清凉的天啊!

但是,出行的计划都做了,自行车也找好了,不能放弃这次郊游了。于是,我们按原计划出发了。

还没骑出去几公里的路,我们就意识到这次的远游计划实在是太草率了,因为我们连路上喝的水都没准备。但是我们不想回头,谁也没打退堂鼓,我们继续朝着东方前进。那炎炎烈日,毫不留情地暴晒着我们,这身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了全身的衣裤。哎嗨!这天哪!

以色列夏日里的气温相当高,太阳也是格外炽热。骑着自行车,行进在烈日下,我们全身的衣衫都被汗水给浸透了。我心里嘀咕着:以色列这边的太阳,是不是有些离着地球太近了啊?

炽热的阳光,刺激着我们的皮肤,全身火辣辣的。我们大汗淋漓,体内严重缺水,都有些虚脱了。我们后悔在出行之前没有带上一些喝的水。我更后悔,在这样的大热天里,真不该跑出来受这份罪啊!

但是,转眼又一想,来到以色列也有半个多月了。我们的工作那么繁忙,很少有时间出来放松放松。尽管这天儿有些太热,但这也毕竟是我第一次在以色列骑着自行车出外郊游。干脆,就把这次小小的郊游,当做是一次放纵吧。

我们加快了速度,朝前直奔。忽然,我们发现前方也有一个人,正骑着自行车不紧不慢地往前赶。我们追上了那人,嘿!是唐云!我们认识,也是我们驻地的。

唐云问:想不想吃西瓜?

我赶紧说:当然想!你有吗?

唐云笑了:有,就在前方。

我们高兴地笑了:走,吃大西瓜去。

唐云说:前方有一个村子,那里有一片果园,里面什么水果都有。

我说:那有什么用?我们身上也没有带钱。

唐云说:只管跟我来吧,保你们吃个够。

一听这家伙说的大话,我们都以为他兜里有钱,就毫不犹豫地跟随了他。

我们继续前行,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唐云来以色列已经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了,在我和崔辉面前俨然是一个“以色列通”了,我们想去的那个果园他居然很熟悉,他做了我们的向导,我们直奔果园而去。

    我们到达了果园,这是一个叫“沙瓦利亚”的村子,我是在村头的一个标牌上看见沙瓦利亚这个名字的。在以色列,无论是公路,还是任何其他的地方,所用的路标一律使用英语和希伯来语两种文字。

我们骑着自行车进了这个叫沙瓦利亚的村子,我们穿行在寂静的街道上。从外观上看,沙瓦利亚是一个寂静的庄园般的村落。后来,我才知道,沙瓦利亚是一个“基布兹”(Kibbutz)集体农庄,相当于中国早年的人民公社或前苏联的集体农庄。

大街上,我们没有看见一个人。我觉得很奇怪,心里也有些发怵。我问唐云:这村里的人都去哪儿了?怎么一个人影儿也看不到呢?难道犹太人在和我们玩空城计吗?

唐云笑了:今天是安息日,犹太人都在家里守安息日,读经书。在安息日的时间里,犹太人是不能劳作的,即使看见我们进入到他们的领地里,他们也不会出来干涉我们。

那就是说,犹太人肯定在他们的屋子里看见我们这些闯入者了,他们是绝对不会出来的!因为这是安息日!哈哈!真有意思!我很有些得意。

我们穿过了寂静的街道,走到了村的东头。此刻,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果园,各种果树都连成了一片。有串串的葡萄、有滚圆圆的西瓜、有诱人的哈密瓜,在这烈日炎炎的夏日里,垂涎欲滴呀!满满的诱惑啊!

对了,在这里我不得不说明一下,我以前只知道我们新疆的哈密地区出产“哈密瓜”,可是我没有想到,在以色列这儿也有“哈密瓜”,而且是一种很盛产的水果。原来,“哈密瓜”并不是我们新疆哈密才有的专利啊。

当然,这哈密瓜在以色列可不是叫“哈密瓜”,至于叫什么名字我也忘了。后来,我曾经就此问过我的犹太朋友,他们也告诉了我,可是那发音绕嘴的名字,压根儿就让我记不住。

唐云说:小小的以色列具备着地球上几大洲的所有气候条件,这里有寒冷的雪山、这里有炎热的沙漠、这里有绿油油的草地、这里有荒芜的旷野。但是,以色列却是一个发达的农业国,水果在农业生产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且在多种多样的气候条件下,以色列一年四季都生长着种类繁多的水果。

在以色列的某一个农场,既可以看到只有在欧洲气候条件下,才能够生长的优质落叶性水果。在不远的另一个农场中,又可以看到只有在热带气候条件下,才能够生长的品种繁多的热带水果。

听了唐云一番绘声绘色的介绍,我和崔辉的口水也几乎都要砸到脚面子了。此时此刻的我们,早已经是汗水淋淋了。现在,看到这么多的水果在眼前,觉得身上更燥热了,恨不得一头扎进那西瓜田里,一人吃上一个大西瓜。

瞄准了西瓜田,我们把自行车推到在了地上,一个挨一个地疾步跑进那西瓜地里,就像是进了自家的果园里一样。我们挑选了两个熟透了的大西瓜,抱着走到大树的荫凉底下,坐下来,准备动手了。

我们没有带刀子,就用拳头砸。大西瓜被砸破之后,抱着那开沙的大西瓜,就啃起来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电影《小兵张嘎》里面的胖翻译吃西瓜的情节,我不由地乐了,乐喷了。

电影中,那是化装成西瓜小贩的侦查员罗金保和张嘎子利用卖西瓜捉舌头的镜头,当时的胖翻译也是用拳头砸开西瓜,然后大吃一通的,嘴里还嚷嚷着“老子在城里头吃馆子都不掏钱,何况吃你们几个烂西瓜”。现在,我们大老远地跑到人家犹太人的瓜地里,偷吃人家的大西瓜,我们比起那个胖翻译,也强不了多少哇!

    当然,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大西瓜,一转眼的功夫,就进到了我们的肚子里。顿时,凉快了许多。这种西瓜的皮很薄,而且已经熟透了,开沙了,吃到嘴里真甜!我们这些“入侵者”在这无人看管的瓜地里尽情地享受着,就像是在品尝着人间仙果一样,一会儿工夫我们就填饱了肚皮。

我们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吃饱了就歇会儿,歇完了再吃,反正犹太人还在自己家里读经书,他们是不会跑出来管我们的。很快,两个大西瓜被我们消灭了,都快要撑破肚皮了。

凉快过来了,体力也恢复过来了,我们准备要打道回府了。不过,我们可不想空着双手回去。于是,我们又跑进果园地里,摘了一些葡萄、西瓜和哈密瓜,装上了每个人的“车”,然后,我们三个人悠哉悠哉地骑着自行车往回返。

突然,我感觉有些不对头,我冷不丁地一抬头:不好!有情况!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公路上,有一辆警车正猫在那儿,两个警察远远地望着我们,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

我说:唐云,你刚才说犹太人在安息日期间不劳作,看到我们走进来也不会理睬。可是,他们会打电话报警啊!因为我们这是在偷吃人家果园里的水果呀!

唐云说:肯定不是那些犹太人报警,你不了解他们,安息日的时候他们啥也不做,电话也不能打。我估计,可能是巡逻的警察把咱们当成出来偷东西的阿拉伯人了。

我说:怎么会这样子啊?那怎么办呢?

唐云说:咱啥也别说了,赶紧跑吧!

是得赶紧跑!但是我们不能走公路了,因为警车在路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于是,我们赶紧掉转身,沿着乡间小路撒丫子地跑。守候我们的那两个警察见我们想溜,就向我们大声喊起话来,还用对讲机喊着什么,估计是向同伴们寻求增援。

这事儿,闹大了!我们骑着自行车沿着窄窄的田间小道一路狂奔、落荒而逃,狼狈至极。好在,这样的路段警车是没法进入的,那两个警察也只能是无奈地看着我们从视线里消失了。

我们一路狂奔,我们担心那两个警察会联络周边的同伴们,在前方的某个路口候着,拦截住我们。我们尽管只是偷了人家些西瓜之类的水果,但是事情的性质毕竟是“偷盗”啊,要是被抓进局子里那会有多难堪啊!

按《圣经》上的意思,我们这些“寄居者”可以吃果园里的果实,但毕竟我们是连吃带拿呀!《圣经》上可没有说吃饱了再拿走啊!到底这是不是一种偷窃呢?我们也搞不懂,也没有时间去考证了,因为我们已经吓得够呛了。尤其是以色列警察的警服和我们所看的美国电影里的美国警察的警服是一样的,我恍惚觉得,我们大家都成了美国警匪片中那些被追捕的对象了。

我们落荒而逃,一路狂奔。跑着跑着,我们迷路了。因为光顾着跑了,也不顾是通向哪里的路了,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的路,连自诩为“以色列通”的唐云,也犯迷糊了。

但是,好在我们跑的方向还是对的,我们继续往前跑。我们来到了一个犹太社区。当我们骑着自行车进了这个犹太社区的时候,遇到了两个全身穿黑色服饰,头戴黑色的毡帽,耳朵上沿还留着长而卷曲的一缕鬓发的犹太人。

因为我和崔辉刚到以色列都没几天,搞不懂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唐云告诉我们说:这些人叫“拉比”。

我用英语向一位“拉比”打听路,其中一位年轻帅气的拉比很耐心地告诉我,该往哪儿走,该在哪儿拐弯,然后再走多长的路程,然后就可以抵达贝达甘的大交叉路口了。

我谢过了这位犹太拉比。我们按照他指点的方向,一路骑行。终于,我们走上了熟悉的公路。我们回到了驻地,结束了这次难忘的、同时也很有些丢人的郊游。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