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的“猛犬”大黄(图/文)  

2007-10-17 10:20:41|  分类: 帕劳生活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的“猛犬”大黄(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绿色笼罩着的美丽岛国 
 
 
 
       

 小时候,我家住在青岛市区内的一个自然村,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狗,我羡慕死了家里养狗的几个小朋友,于是就央求父亲给我也去弄一条狗。父亲当时是一家国营大企业的干部,他的朋友很多,于是他从朋友处给我搞来了一条小狼狗,父亲的朋友给这条小狗起了个外国名字叫“哈利”,据说哈利有着德国血统。

 哈利长大了,样子看上去很彪悍很威猛,我整天领着它到处溜达、显摆、征战。哈利长成了一条大狗,我经常领着哈利在村子里征战,耀武扬威地走街串户,哈利也在战斗中长大了,它打败了村子里所有的狗,后来狗们见到哈利都是远远地狂叫,可是一旦我领着哈利走近了,它们就都夹着尾巴跑回家去了,吓得大声不敢出一下。我也很为自己有了一条如此威猛的狼狗而感到骄傲,那时我还不到七岁。

       记得那是还没有出正月的一天,那年的冬天很冷,因为我领着哈利整天在外面疯,我患了重感冒,发起了高烧,然后就昏迷不醒,家里人赶紧把我送到医院,医生们一检查,赶紧让去做化验,化验结果出来了,原来我得了急性脑膜炎,医生说如果晚来两个小时,我就没命了。就这样,医生还是要我的父母赶紧做好后事准备,因为像我这样的情况已经死了不少的孩子了,他们估计我也是在劫难逃。

 好在我命大,硬是凭着嗓子眼里的一口气,活过来了,而且我不像绝大多数的患者那样留下痴呆或是五官歪斜之类的后遗症,我完好无损地回家了。可是我的哈利却没有我幸运,大人们说,因为有了哈利,我才整天在村子里像个没家的孩子,吃饭的时候全家人找不到我,这次生病差点儿连小命都丢掉。

 在我奶奶强有力的、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指示下,我的几个堂哥把哈利处以了极刑。哈利死了,它被冤枉死了,其实我的病与它真的是无关的,只因为那年是脑膜炎大流行,死了很多的小孩,哈利又有何之过呢?哈利死后不到一个月,我上小学了。

 从那以后,尽管我很想再养一只狗,但是没有一个人去在乎我的感受,尽管我一直没有间断过祈求、哭闹、耍赖。慢慢我长大了,城市里也不让养狗了,于是我也渐渐地就没有了这份念想了。

 可是没有想到,我到了国外之后,竟然有机会养起了狗,因为不会再有人去干涉我养狗了。我在帕劳的时候养了一条小狗,后来长成了一条很骠悍的狼犬,因为我不太喜欢那些长不大的、整天见人就摇头摆尾的宠物狗,我喜欢那些长大以后威风凛凛的猛犬,我给这条黄狗起名叫“大黄”。

       那还是我刚到帕劳工作没几天,当地的土人朋友送来一条刚刚断奶的小黑狗,我把这个可爱的小黑家伙捧在手里,舍不得放下,看到它那羞涩的样子我对它很是疼爱,我对它倍加关怀,我对它很是溺爱,我给这只小黑狗起名叫“小黑”,因为它长着一身又黑又亮的毛毛,光泽很好看,样子很是漂亮,让人爱不释手。

考虑到小黑是刚刚断奶,所以我就尽给它好吃的,怕它缺了营养,我给小黑肉汤喝,又给小黑猪肉吃,猪骨头也是每天不断,可以说小黑的物质生活是相当的“奢侈”了,因为我恨不得赶紧让小黑长大起来。

 可是小黑毕竟是一条狗,它不知道自己的胃口到底有多大,我只要是给它肉啊鱼啊的,它就使劲吃,看到小黑的胃口那么好我们还很开心,以为不用多长时间小黑就会长成一条黑油油的大猛犬。

可是我错了,因为好吃的东西摆在小黑的面前太多了,小黑终于被这些美味佳肴给撑坏了胃口,本来整天活蹦乱跳的小黑开始没有精神头了,整天老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畏缩在角落里趴着一动不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小黑是不是太恋母了,心情不太好,所以也没当回事儿,就任由它在一边呆着,因为我们太忙,也就不太去在意我那可怜的小黑了。

几天过去了,小黑越来越没有精神了,等到我觉察到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小黑已经不行了,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小黑无声地死了。我很难过,好好的一条狗,有着如此富足的物质生活,每天享受着别的狗难以得到的待遇,可是我的小黑没有福分,竟然被撑死了。

我们的那位土人朋友知道小黑死了,他又给送来了一只小黄狗,也是很可爱的一条小狗,一身黄绒绒的毛毛,很有光泽,看到它那憨憨的样子,也是让人抱在怀里舍不得放下来。土人朋友告诉说这是小黑的弟弟,也是他们家的狗妈妈生下的,我给它起名叫“小黄”。

 因为有了小黑的教训,这次我可不敢再那样宠小黄了,我只给它准备了一个饭钵,剩菜剩饭就给它放到饭钵里,小黄没有享受到一天它哥哥小黑曾经的那种幸福生活的待遇,它每天都可怜巴巴地舔着那个破饭钵里的剩菜剩饭,就这样它还吃得美滋滋的呢,吃饱饭后还吧嗒着它那可爱的小嘴,一副满足的样子。

还别说,尽管小黄吃的都是“粗茶淡饭”,但是它却长得很快,也很结实,小黄的个头一天一天地长起来了,我们就改口叫它“大黄”了。在这个世俗的世界上,一个人最好的朋友都可能为了某些原因与自己反目为仇,昔日的好友很可能和自己作对,成为自己的敌人。

我们用慈爱培育成人的儿女们也可能会变得不忠不肖,朋友和亲人们也可能会舍弃忠诚而叛逆你,但是在这个物质的世界里,唯一不自私的朋友,唯一不抛弃你的朋友,唯一不忘恩负义的朋友,肯定就是你养的狗了。

        狗对人类唯命是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逆来顺受,绝对听话,你让它向东,它决不向西,你让奔南,决不朝北。无论如何摆布它,它都俯首贴耳,绝对服从,不会有半点违抗。狗总是耐心十足,怡然自得,似乎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命运。我们的大黄也是这副德行,它很会“巴结”人,但是有些“过”了,它只要是见到来访的客人都会上前围着人家的身边转,就连美国人和帕劳人,甚至是菲律宾人和孟加拉人来了,它还是照样那样好客,整个是一条没头脑的狗,谁来了也往前凑,围着人家的身边转,它对所有的人种都一视同仁,倒是蛮有礼貌的,这与它那凶猛的外貌一点儿都不相符。

        大黄不像我在那篇描写以色列生活的长篇小说《情系迦南》中所介绍的我们养的那只“大憨”那样,人家大憨只要是见到犹太人或是阿拉伯人来到我们的地盘以后,离着几十米,甚至百来米远的距离就会嗅到,大憨会大呼小叫地通知我们,它的狂吠会吓得老外们在进我们的地盘的时候都要和我们通通电话,让我们把他们接进驻地。

后来我把大黄送回代表处驻地去了,因为我忙的时候它在身边转来转去,很是烦人。我每天下班后还是要开车回驻地睡觉,有一短时间即便是住在外面,我也是经常开车回代表处,因为开车总共才有五分钟的路程。

 因为我对大黄很好,所以它和我的感情也就最深,我每次回到代表处的时候它就会像小孩子一样往我的身上扑,它可不管我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也不管它的爪子上的泥巴有多脏,我每次都会被它给搞得身上尽是斑斑污点,我会气得一脚把它踹开,因为我还要穿着齐整的衣服和人家老外谈工作呢,它这一折腾,我身上就尽是泥巴和狗爪子印了。

大黄差一点死了,那还是一个大年除夕的晚上,我们在喝团圆酒,大黄吃饱了饭,觉得很无聊,它就跑到我们马路对面的国家医院的草坪上去玩,那里有几条关系很铁的狗在一起玩,大黄早就想和人家套近乎,可是那几条狗根本就不理它,于是它们就撕打起来。

四条狗围攻大黄,一看自己寡不敌众,好汉不吃眼前亏,大黄撒腿就往我们院子里跑,谁知正好有一条轿车飞驰路过眼前的这条州际公路,大黄被撞出去很远,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正在我觉得揪心的时候,大黄又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我们的大院,那几只追赶它的狗一看大黄都这样了,也就返身回去了。

        受到重创的大黄休养了半个多月以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它还是像往常那样一副好客的样子,什么人来了它都跟在后面忙活,也不管人家喜欢不喜欢。其实狗是没有是非观念的,在狗看来这个世界上只有生人和熟人,而生人就是坏人,熟人就是好人。可是在我们大黄的思维意识里,所有的人都是好人,没有好坏之分,这也就是大黄与“众”不同的地方。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53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