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6)  

2015-04-07 16:31:02|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埃拉特去往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的公路






去往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的公路上,一辆白色的福特Explorer越野车正从埃拉特的方向驶来,朝着提姆纳河谷方向行驶着,这款Explorer是美国最畅销的运动型多功能畅销车辆之一,这原本是一款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们所使用的专车,是超级全时四驱的动力车,车子的外观也极具个性。

苏少杰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款福特越野车,这款车的功能称得上是完善豪华,给人的感觉是既惬意舒适,又充满了神秘,因为所有的车窗都是暗色的玻璃,此时苏少杰和叶怡彤已经坐在了这辆车子里面,他们透过车窗户的玻璃往外面看去,那外面的一切与车子里面好像不是处在同一个世界里。

越野车所行驶的路,是一条还算是宽敞的柏油路,柏油路的两旁,是一片荒寂的原野,此时,Explorer正在一条穿越赭黄的荒山戈壁的柏油路上向前,前方的目的地就是车上的人将要去观光的地方,那是以色列非常著名的一处旅游胜地: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

苏少杰坐在那舒适的真皮座椅上,透过那昏暗的车窗玻璃,他审视着眼前这片坦坦荡荡的内盖夫大沙漠的边陲土地,他在自己的脑海里自画自描着提姆纳,前方的提姆纳河谷,对于苏少杰来说,充满了神秘,充满了未知,充满了许许多多的问号。

车子内的空调的温度已经被安德烈博士调整得很适宜,他们全然感觉不到外面的中东烈日此时正在烘烤着这片赭黄色的大地,他们只看到前方那升腾着的热浪正在弥漫开来,远处的视线里全然是一片犹如光波一样涟漪着的幻影,看上去很虚幻、却也很美。

“博士,你的这辆越野车很酷,动力十足,你是不是经常开着它出去四处跑啊?”苏少杰一边欣赏着车窗外面的风景,一边向安德烈说着话。其实,他的心此刻在想,要是我有这么一辆过得硬的越野车,我会整天开着它去周游世界的。

“哈哈!苏,你别看这辆车子还这么新,其实这是一辆淘汰车,旧款了。”安德烈笑着说,“这原本是美国中情局的一种专用车,淘汰了,是我前几年从一个朋友手里买过来的,我又花了不少钱,我把这辆车子好一顿的捯饬,才成了现在这样子的。”

“博士,你这车子最适合在沙漠地区开,4x4的,动力蛮大的。”叶怡彤也好像懂车似地,在一边插了一句。

“是啊,这车的动力很大,我喜欢开着它四处跑,尤其是喜欢开车到沙漠地区,很实用的。”安德烈笑着说道。

“你以前常来提姆纳吗?”叶怡彤问他。

“是啊,我经常来,每逢我来埃拉特看姨妈和沙夫利尔的时候,我都会抽出时间来跑一趟提姆纳,不过我这次来的计划还真没有提姆纳,要不是你们,我今天早晨就赶回中部,回家去了。”安德烈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头说。

“那真不好意思,打乱了你的计划安排。”叶怡彤由衷地说。

“哪里哪里!”安德烈以为叶怡彤误解了他的意思,连忙说,“因为我这次来正好是住棚节,是我们以色列的大节日,你知道,作为犹太教的人是必须要在家里过节的,因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不太守这节日。”

沿途上,时时可见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不时地可以看到一些小动物栖息在那些时而茂密时而却又稀疏的植物当中,显示出戈壁荒野各种生存着的生命的那份倔强。

“为什么你是基督徒就不在家过节呢?”苏少杰有些好奇地问安德烈。

“按照《旧约圣经》先知们的预言,弥赛亚,也就是我们以色列人的救主,祂将会在住棚节的时候降临,大家要在这一天守候着,等候和迎接弥赛亚的到来。”安德烈解释说。

“那基督教为什么不守?只有犹太教的人守呢?”苏少杰还是有些不明白。

“因为我们基督教都知道,弥赛亚其实已经来了,祂就是耶稣,”安德烈一边集中注意力在开车,一边向苏少杰解释着有关住棚节的圣经记载,“耶稣祂已经在两千年前来过了,而且也确实就是在住棚节的时候来的,但是祂却被犹太教的人给杀了,祂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三天之后,耶稣又复活了,祂升天回到天国去了,临走前,祂说祂还会再来,但是不定是什么时候。”

“说的也是啊,耶稣还会再来,但是已经不是在住棚节的日子来了,犹太人还在守住棚节,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昂。”苏少杰听明白了。

“所以嘛,我也就不用在家里守住棚节了。”安德烈笑着说。

“博士,我们很幸运,如果不是认识你,我们这趟埃拉特之旅肯定就错过了提姆纳。”叶怡彤由衷地感谢着安德烈。

“这也是一个人的机遇,人嘛,有时候指不定遇到谁,你的生命就会出现一番新的景象。”安德烈博士蛮有哲理地说道。

“是啊,我们在以色列学习和工作,一般情况下来不了埃拉特,更不用说是提姆纳这里了。”苏少杰也很感慨地说。

“世界这么大,我们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又很有限,我们不可能什么地方都能去,不论我们去过哪里,都会看到一番不一样的景象,而且也将会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安德烈很认真地说道。

“提姆纳,我们今天来了,我们的人生又将书写不一样的一页。”叶怡彤蛮有诗意地说了一句,惹得苏少杰和安德烈都笑了起来。

“到提姆纳,不是来看美丽的风景的,”安德烈一边开着车子,一边不时地扭转过头来,向坐在后座椅上的两位中国年轻朋友说着话,“因为这里实在是谈不上什么美丽,这里是戈壁荒野,这里有一座几千年前曾经的铜矿,但是这里的很多历史印记却是你在其他任何地方都见不到的。”

“博士,来提姆纳这里的游客多吗?”苏少杰问安德烈。

“不是很多,在所有来以色列旅游的游客当中,能来提姆纳的人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

“这么有名的地方,为什么游客却不多呢?”

“因为埃拉特本身就远离以色列的大绿三角地区,也就是特拉维夫的周边,地中海的沿岸,从那边到埃拉特的交通又不是那么便利。”安德烈回转身来,解释说。

“埃拉特不是有机场吗?”叶怡彤也问了一句。

“埃拉特有机场,但是只有通往特拉维夫和海法的航线,”安德烈用双手拍了拍方向盘的边缘,“可是埃拉特这边连一条国际航线都没有,你想想,这样的交通状况能来多少人呢?”

“按说,凭你们以色列的国力,在埃拉特建造一座国际机场,应该不难啊?”苏少杰纳闷地说,“为什么一直还用着那小机场呢?”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哈哈!”听了苏少杰的这句话,安德烈笑了,接着他又说,“不过,我听说了,政府很快就要在埃拉特这里建一座国际机场了,我想,到那时候,将会有更多的游人来埃拉特了,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这里也将会迎来更多的来自于世界各地的观光者。”

“到那时,你也就不用开车穿越大沙漠来这边了,”苏少杰笑着说道,“你可以从特拉维夫直接坐飞机来,因为那时候的航班也就多了,特拉维夫和埃拉特之间的来往也就更便利了。”

“不!不!我更喜欢开车来,我喜欢穿越大沙漠的那种感觉。”安德烈连连摆着他的左手,说道,“我也喜欢开车在提姆纳河谷公园四处转转的感觉,每次我来埃拉特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开车到提姆纳河谷这里来到处跑跑,我喜欢这里的砂岩地质风貌,喜欢这里的蘑菇石,喜欢这里的所罗门石柱,喜欢那些风化了的红色岩石山岗,喜欢那壮观的大拱门。”

很快,安德烈驾驶的越野车就驶到了提姆纳,他们已经离开了那宽敞的大道,慢慢驶进了提姆纳河谷。

提姆纳河谷,以色列的自然保护区,戈壁荒野中的美丽图画,苏少杰伸长了脖子,他满眼望去,到处可见壮丽的悬崖山谷,有的高达数百米,挺立昂然;有的则犹如丘陵山冈,蜿蜒漫长。

提姆纳的景色并不迷人,但却又迷得人失去了方向,提姆纳有着令人激动的文物古迹,也有着令人深思的历史沉淀。

安德烈博士开着他的越野车,行驶在了那宽广而又颠簸的河谷原野车道上,他一边漫漫地开着车,一边向苏少杰和叶怡彤这两位来自于远东中国的年轻人介绍着以色列这片几乎荒废而又重生的提姆纳河谷荒原,介绍着内盖夫沙漠边陲的这片正在醒来的古老土地。

安德烈介绍说,提姆纳这里除了那些壮美的自然风景,还有必须要提到的古老文明,因为这里曾经辉煌过,也曾经富有过,只不过,随着历史的变迁,随着沙漠的侵蚀,提姆纳成为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荒原。

这里已经没有了贝都因人的足印,没有了远古客商们的喧嚣,只有那高耸着的所罗门柱,还有那壮观的大拱门,它们此时正安静地立在那里,仿佛在向当代的游客们倾诉着,诉说着那世间千百年来的变迁。

“那边是什么?”苏少杰伸手指着远方的一个棚屋。

“那里是一处历史遗迹,是一座犹太会堂的展厅。”

“可以去那儿看看吗?里面有什么?”叶怡彤也看到了那个棚屋,她蛮好奇地问道。

“里面是约柜。”安德烈博士神秘地说道。

“约柜?”叶怡彤激动地问道,“就是装有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立约的那个约柜?”

“什么什么?约柜?”显然,苏少杰不太明白约柜的事情。

“就是放置了上帝耶和华与以色列人所立的契约的柜。”叶怡彤激动地给他解释说,“这份契约,是指由先知摩西在西奈山上从上帝耶和华得来的两块刻有十诫的石板。”

“那约柜现在就在前面的那个棚屋里?”苏少杰傻傻地问道。

“那只是约柜的复制品,不是真的,哈哈!”安德烈笑了,继而他的脸色又严肃起来,他说,“真正的那个约柜早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约柜的踪迹,几千年来,人们都在找寻它,可是一无所踪。”

“或许是上帝给收回去了,也说不定。”为了活跃气氛,苏少杰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我想也是!到我们犹太人都醒悟的时候,到我们犹太人都归向了主耶稣的时候,上帝还会把约柜再赐给我们的。”安德烈开颜一笑。

突然,苏少杰的手机响起来了。

“是谁啊?谁打我的手机?提姆纳河谷这里还有信号啊?”苏少杰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原来是代表处的老总甄华打来的。

“一定是有紧急任务,要不甄总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苏少杰一边说着,一边接通了电话。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