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7)  

2015-05-29 17:36:49|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海滨城市阿施克隆的SELA足球场





夜幕笼罩着地中海边美丽的海滨城市阿施克隆,在一条由东向西穿越了全城的宽敞而又整洁的大马路上,一辆已经显得颇有些陈旧了的黑色丰田越野车徐徐开进了这座城市,在道路两旁那两列亮如白昼般的路灯的伴随下,苏少杰他们抵达了阿施克隆的城内。

“这里就是阿施克隆的市中心,”曲云伟松开了油门,放慢了车速,他指着这条宽敞的大马路的正前方,对苏少杰说,“苏翻,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大丁字路口,这条路正对着的就是巴兹来医疗中心,这家医院就建在地中海的海边。”

“巴兹来?前面的丁字路口那里就是巴兹来医疗中心?”苏少杰伸长了脖子,说,“原来巴兹来是在这个位置啊!”

“这可是阿施克隆的最佳地理位置啊!”曲云伟笑着,并点了点头,又告诉他说,“这医院我进去过,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医院,我当时是送咱们的一个工人去看病,好家伙!里面就像是一座公园差不多,绿化占了整个医院的三分之二以上还要多,犹太人真让人佩服,把一座医院竟给整成花园一般。”

“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多了去了!”苏少杰笑着说道,“犹太民族不但有智慧,而且还特别勤奋,很值得我们去学习人家!”

越野车的前方出现了一片商业街一般的建筑物,曲云伟的下巴向上抬了抬,对苏少杰说,“嗨!苏翻,看见了没?就,前面那个大院,那里就是阿施克隆的中央车站,每天车来车往的可繁忙了。”

“车站?阿施克隆的中央车站?”苏少杰伸长了脖子,他看到了有麦当劳、有KFC、有CHOP CHOP,他笑着说,“怎么看上去不像啊?我还以为那里是一片小吃街呢,哈哈!”

的确,在他们的面前是一座看上去并不是很起眼的巴士总站,阿施克隆的这座中央车站显然没有沙漠之都贝尔谢巴的中央车站那么壮观、那么张扬,这可能是因为贝尔谢巴是以色列境内通往内盖夫全地的门户,是关卡,所以经由那里的公交大巴也特别多,而阿施克隆则是位于大绿三角的范畴,交通原本就很便利,公交巴士反倒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中央车站这一带是阿施克隆的市中心,所以这周边的人气也很旺。”曲云伟一边观察着前方,一边不时地侧着脸,和苏少杰说着话。

“是够繁华的!”苏少杰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注意到了,在这条贯穿全城的大马路的两边,也就是在中央车站的周边,有好几座蛮有规模的写字楼,而且这一带的超市和商店也比较多,公司商号也不老少。

苏少杰还注意到,在中央车站的周边还有几条商业街,这些商业街延伸出去有好几条街道,使得这里成为了阿施克隆最繁华的一个地段。

“我觉得阿施克隆的气候很像咱们青岛,”曲云伟一边说着一边把车窗玻璃放到了最低,他的语气里带有些许的思乡情愫在里面,“我觉得这座城市特适合我们这些青岛人,我每次来这里送供给的时候,都会开车绕道去海边转一圈,就是想多看几眼地中海,因为那会使我像看到了咱们青岛的大海一样。”

“咱们的阿布达驻地在什么地方?离这儿近吗?”苏少杰岔开了话题,再说时间也不早了,驻地经理宋泽普一定等得着急了。

“很近,就在右边那片楼座的后面,拐上车站右边的那条路再往前跑一段路,就可以看到咱们的那项工程了。”曲云伟一边说着,一边把车驶向了中央车站东墙外侧的一条不是很宽的路,这条路,通往一片犹太人居住区,也就是犹太人社区。

丰田越野车沿着那条路一直向前开去,在这条马路右侧,有一个看上去很像是一座运动场的建筑,因为是晚上,只亮着几盏灯,轮廓不是那么很鲜明。苏少杰问曲云伟:“云伟,那边,是足球场还是什么?”

“哪?哦,那里啊!是个足球场,是阿施克隆最大的足球场,名字叫什么SELA,对了,是叫SELA足球场。”

“听说以色列的足球很棒,你看过他们的球赛吗?”看着不远处那座轮廓模糊的建筑物,苏少杰想起了曾经有那么一点记忆,那就是历史上的以色列足球曾经获得过第三届亚洲杯的冠军,而且还曾经打进过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决赛圈。你想想,一共才只有五、六百万人口的一个小国,竟能取得这样好的成绩,简直可以说是很了不起的!

“你是说以色列足球啊?”曲云伟扭过头来,对苏少杰说,“那确实挺厉害的,而且他们的国内联赛水平也很不一般,我没有直接去球场看过球,一是没时间,二是咱也搞不到票,我都是在电视上看的。嘿!人家那球踢得,那叫一个棒!比咱的国家队强多了!哎!你说,苏翻,以色列怎么属于欧洲赛区啊?以色列不也是在亚洲吗?”

“以前是在亚洲,后来又分到欧洲赛区了。”

“那为什么?是为了提高足球水平吗?”曲云伟问道,他可能在想:以色列是在亚欧非的交界处不假,但是毕竟是处于亚洲的范畴,可怎么会跑到欧洲赛区去踢球了呢?如果仅仅是为了欧洲的足球水平高,但是你毕竟也踢不过人家啊!还不如在亚洲,说不定还能成为亚洲一流球队,甚至是夺冠之师呢!

“那是有原因的,说到底,都是因为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苏少杰解释道。

“哟呵!对了,我把这事给忘了,他们这两拨人怎么会在一个球场踢球呢?”曲云伟用手搔了搔头,笑了。

“其实,以色列足协最初是属于亚足联的,是在1956年的时候加入的亚足联。”苏少杰告诉他说,“后来因为与阿拉伯国家的激烈矛盾,以色列足协在1974年就被逐出了亚足联。”

“亚足联为什么开除人家?”曲云伟有些忿然。

“那是亚足联迫于阿拉伯国家的压力而做出的决定,”苏少杰解释道,“因为亚足联的成员国有很多是阿拉伯国家,而且主要是西亚的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呢,在亚洲的朋友也少,没有出来帮着说话的,所以就被排挤出来了。”

“他们去了哪个洲?欧洲吧?”曲云伟刨根问底地问道。

“哪儿也没去,被挂起来了。”苏少杰说道,“在接下来的20年的空挡里,以色列足协并不依附于任何洲际足球协会,只是在参赛世界杯时才加入到大洋洲或欧洲地区,一直到了1994年才获准加入欧洲足协。”

“啊哈!幸亏他们加入了欧足协。”曲云伟笑着说道。

“看把你给高兴的!”曲云伟的一番话让苏少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想啊,以色列加入了欧足协,这样一来,对咱们中国队是不是也算是一件幸事啊?”曲云伟乐呵呵地说道。

“这怎么讲?”苏少杰笑了,他问道,“怎么就说是幸事了?”

“这不明摆着吗?要是以色列在咱们亚足联,中国就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冲出亚洲又多了一大障碍,你说对不对啊?你看啊,原本咱的名次就那么靠后,再加上这么一个强大的以色列国家队,你想想,啊?哈哈!”曲云伟笑着,说着。其实,他那笑,苏少杰听上去分明就是苦涩的。

“咱们为什么不能从踢球的技术和技巧上来提高自己呢?你要真的强大了,你还怕谁啊?那是什么样的对手都是可以战胜的!”苏少杰激昂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实摆在那儿!咱踢得过谁啊?”曲云伟苦笑着说道。

“咱中国足球以前可不是这样啊!也有过辉煌的!”苏少杰的话好像是在安慰曲云伟,其实也是在安慰他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就是踢球也一样,关键是你自己要强大,而不是指望对手都比你软,对手强大了,你比他还强,那样的胜利才值得去获取。”

苏少杰心里想,中国足球之所以如此糟糕,就是因为缺少点精神。诚然,就算是投机取巧混进了世界杯和奥运会,最后还不照样是被人家那些世界强队给踢得落花流水,既输了球,又丢了脸面。

“苏翻,看到了没有,那边,那个塔吊,看见了没?”曲云伟伸出左手,指着前方一群楼座的间隙中的一个大塔吊,很显然,他不想再提什么中国足球了。

“嗯!看见了,那就是咱们的工程吧?”苏少杰看到了那个大塔吊。在夜幕中,塔吊上的几盏灯还在忽闪忽闪地眨巴着眼,那些灯光显现得那一片天空忽暗又忽明,也显现得整个塔吊的轮廓忽隐又忽现。

“是的,那就是咱们的工程,叫奥特住宅楼,那个位置就是阿布达驻地。我听说啊,那塔吊这两天就要拆了,因为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成了,大塔吊要拆了。”

越野车沿着那条路开进了犹太人的社区,在楼座之间的街道上迂回行进着,此时的天空已经是黑暗一片,但是在万家灯火的映射下,整个犹太社区呈现的是一片安宁而又祥和的天地。

“这里是阿施克隆犹太人最集中的地方,这一带没有阿拉伯人,所以这里的治安最安全。”曲云伟一边谨慎地驾驶着越野车,一边向苏少杰介绍着他们经过的这片犹太人社区。

“我听说,阿施克隆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处得蛮好,也可以说是整个以色列境内两个民族之间的关系相处得最好的地区!”苏少杰扭头对曲云伟说道。

“好是好!可毕竟这两个民族是水火不相容的,表面上看上去是好,谁知道暗地里在较什么劲啊?我们都是些外来人,对这座城市来说,咱们都是一些陌生人,所以说咱不得不防啊!”曲云伟一副严肃的表情。

“你说的也是!”

“城东那里,就那边,靠近阿拉伯市场那边,那里的阿拉伯人很多,你在这里要是常住的话,可是多防着点啊!”曲云伟满脸认真地说道。

“谢谢提醒,云伟。”苏少杰感激地拍了拍曲云伟的臂膀,说,“看样子啊,我以后会经常和那些阿拉伯人打交道的,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前面到了,苏翻,你看,就那楼座,那个大院。”曲云伟放慢了车速,慢慢向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层建筑靠近,车子停在了大院的门口,他按响了车喇叭,然后把车熄了火。

苏少杰打开了车门,他弓着腰下了车。他伸长了脖子,仰起脖子往这座全社区最高的建筑的顶端望去,那高楼上,有些楼座还亮着灯,很显然,有的工人还在加班。

苏少杰大体上数了数,这是一座16层高的楼座,是一幢居民住宅楼,大楼的主体早就已经结束了,大楼的主体已经封顶,现在主要的工作应该是内墙的贴瓷砖和外墙壁抹水泥,苏少杰知道,在建筑上,大楼封顶只能算作是工程的一半完成了。

“你可来了!苏翻。”苏少杰正挺直着脖子在往大楼的高处看,他在找寻那些正在楼座里干活的人影儿,没注意已经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诶呀喂!怎么是你啊!”苏少杰冲着来人大步走上前去。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15)| 评论(5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