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4)  

2015-06-17 16:55:1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4)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我在地中海海滨城市阿施克隆海岸边的游艇码头





第二十二章

地中海的海风吹上了炎热的东海岸,穿越了海滩岸边成行成排的椰子树,掠过了道路两旁伟岸挺拔的棕榈树,飘逸在了阿施克隆的夜空之上,流淌在了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也洒落在了三个年轻的中国小伙子的身上。

此时,天上的明月正是上弦月的时节,正所谓:月缺月圆终有时,最美不过上弦月,那轮美极了的上弦月为这茫茫的中东之夜更平添了些许的诗情画意,此刻,他们脚下的路已经被那上弦月给照得清清楚楚,前方的路也被照得亮亮堂堂。

月色中,三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他们漫步走着,他们轻声聊着,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出了犹太社区,社区外是一处三角形的地界,那里有一小片农田,往东过了那片农田,就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城市干道。

他们走在了一条与农田接壤的小道上,在那镰刀状的上弦月的照射下,视野里的一切依然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坦荡。苏少杰抬起头来,他仰望着茫茫的中东夜空,但见在那朦胧的夜空苍穹上,月光正在顽强地穿越过厚重的大气层,将它的光芒散落在了美丽的阿施克隆的身上,也洒在了郊外原野的大地上。

在这地中海岸边的美丽城市里,在这秋意愈来愈浓的温馨夜晚里,仿佛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浪漫的气息,依稀整个的视野中都充满了诗意的寓意,来自中东天空的上弦月的月光,是那样的清澈,来自地中海的海风,是那样的清爽。

“真没想到,阿施克隆的夜晚会是这么美!”苏少杰感慨地说。

“是啊!阿施克隆真美!美得让我们不再想家,乐不思蜀!”大龙跟着来了一句。

“我可不这么想,我还是觉得咱们青岛好!”赵洋也跟着来了这么一句。

“当然是咱自己的家乡好了,可是已经来到了这里,咱还是爱上这里吧!”大龙笑着接了赵洋一句。

“再好,再美,也比不过自己的家乡,这是人之常情。”苏少杰扫视了一眼月光下的郊外田野,天上洒落下了静静的月光,照射着周围的一切,迷人心魄。

从西方向的地中海飘来了薄薄的青雾,在月光下犹如一层美丽的轻纱,飘飘悠悠,蒙罩在那些梦一样的花草树木之上,旖旎撩人。

“杰子,你来了,我却要走了。”赵洋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你要走了?去哪儿?回国?”苏少杰身子转向赵洋,吃惊地看着他,“你的合同应该还不到期啊?难道你……?”

“是的!我要离开公司了,不想再干下去了。”赵洋把眼睛转开,不敢看苏少杰。

“赵洋,你,你为什么要离开?你这是哪个筋搭错了?”大龙显然也很吃惊。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赵洋。”苏少杰一把拽住赵洋的胳膊,好像他要跑了一样,他急急地说道,“你不是那些农民工,你是集团公司里的正式员工,你哪能心血来潮,说走就走呢?”

“我把弟兄们都给害苦了!”赵洋的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尽管他在尽力地克制着自己,“我算是看透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人心都散了!”

“我知道你的苦衷,赵洋,领导们会妥善处理这件事的。”苏少杰安慰他道。

苏少杰事先已经知道了赵洋手下的那帮子工人接手的那项小工程差点儿出现收入负数,所以他也知道作为工长的赵洋的心里有多么窝囊,因为那是几十个日日夜夜的奋战,大伙儿原本是干劲十足,可是到头来却是一件“赔本的买卖”,谁心里不憋着一口气呢?千辛万苦远隔千里撇家舍业来到国外出劳务,不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吗?可现在,几个月的时间赔上了,至今也没有个说法,嗨!

“妥善处理?哼!杰子,事情是明摆着的,也就那样了。”赵洋冷笑着摇了摇头。

“杰子,你不清楚这件事,上面也不好解决啊。”大龙一边说着一边摇头,“现在好几个工程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要解决赵洋他们的工程出现的这个问题,那就得全盘都考虑,那样一来麻烦可就大了。”

“事情就这么了了?”苏少杰有些不相信,他反问大龙,“那样做的话,能对得起谁呀?能对得起咱们的那些工人吗?能对得起那些农民工吗?这样下去的话,咱还能拢得住人心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杰子。”大龙苦笑了一声,说,“你,我,咱们还好说,都是管理人员,旱涝保收,那些工人嘛,往下就得看他们干什么样的工程了。嗨!说到底,是跟着哪个项目经理干了!”

“跟着狗吃屎,跟着狼吃肉!”赵洋忿忿地说了一句,“跟着我,就是吃屎!”

“你也别这么说,赵洋,”苏少杰拍了拍赵洋的肩膀,安慰他说,“目前来看,咱们代表处可能暂时是有困难,等工程接的多了,咱再多赚不就行了?”

“杰子,亏你说的出口!赵洋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道,“等什么时候?等大家的劳务合同期满了?”说完,他使劲拍了一下苏少杰的后背,又爱怜地轻轻揉了揉。

“那我可是真的无话可说了,赵洋。”苏少杰感到一种莫名的惆怅,同时也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明天晚上就走,杰子,”赵洋抓起了苏少杰的一只手,放在了他自己两只手的手掌心里,说,“明天我陪你出去走走,我这一出走,还不知道哪一天能够再见上一面。”

“你真的要走?赵洋。”刚刚到达阿施克隆就见到了二位失散多年的儿时伙伴,可是那喜悦还没有挥霍几份,他们又要在异国他乡再次分离,苏少杰的心里很难过,但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杰子,大龙,我有个请求,”赵洋笑着对他们俩说,那笑,显然有些强颜欢笑,“我想请你们二位暂时为我保密,同时呢,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和杰子是发小,因为我不想再节外生枝,让杰子处于难堪的境地,你们理解我的意思吗?”

“你就不要为我考虑那么多了,赵洋,”苏少杰难过地摇摇头,说道,“至于我和你的关系嘛,大家都知道你和大龙是发小,那我能脱得了干系吗?你就别为我想那么多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走得干净利落些。”赵洋走上前抱住了苏少杰的双臂,说,“杰子,我走了之后,会与你和大龙保持联系的,我也会经常与你们见面的。”

“你放心走吧,在外面一个人要好好活着,一旦出现什么事情,一定要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一切能力去帮你。赵洋,你要听我的,一定要!”苏少杰哽咽着说道。

“我会的!杰子,以后免不了找你帮忙。”赵洋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他强装笑脸地说,“我有个翻译哥们儿,我在以色列还能怕什么呢?”

“赵洋,我对你只有两个要求。”苏少杰一把抓起赵洋的手,“你一定要答应我。”

“说吧,杰子,我一定听你的。”

“第一,你不要去加沙地区,也不要去约旦河西岸。”

“好吧!我不去那儿。”赵洋点点头,说道,“原本我是想去加沙地带,因为那里正在建很多处犹太人定居点,我在加沙那里可以找到工作,赚得也多。”

“说好了,咱不去啊!”苏少杰拍拍他的后脑勺,说,“那里危险,纠纷也多,很容易出事。”

“嗯!我一定听你的,不去那两个地方。”赵洋笑着说道,“我去耶路撒冷好了,我那边也有朋友。”

“耶路撒冷你可以去,”苏少杰点了点头,然后他又不放心地叮咛道,“但是在耶路撒冷那边你也要注意安全,因为那一带毕竟是巴以冲突的敏感地区,只要是发生巴以冲突,耶路撒冷都是首当其冲的。”

“这,你就尽管放心吧,杰子,”赵洋笑着说道,“我在耶路撒冷那边干了几个月的工程,我对那里的情况还是很熟悉的。”

“那就好!那就好!”

“还有第二吧?杰子。”赵洋笑着说道,“我可得仔细把你的话都听明白了,到时候你可就不好找我了呀!”

“不管是你,还是咱们那些离开了集团公司的人,只要是有哪个人要看病就医上医院,一定要与我联系,我带你们去看医生。”

苏少杰说这话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集团公司的每一个人都是买了保险的,是以色列的FEMI保险公司,而大家的医疗卡基本上都存放在苏少杰的手上,离了这些医疗卡,看病就得自己掏腰包,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数字,在以色列不参加保险,如果要想看病就医的话,少则万儿八千,多则倾家荡产,光挂号费就得好几千,那可是谢克尔,一个谢克尔就是两元人民币!

“我知道了,杰子,我代表那些弟兄们谢谢你!”赵洋笑着,做了个鞠躬样。

“得了!得了!”苏少杰笑了笑,又说道,“你们要是能再回来,那更好!真不希望你们在外面漂流,万一出个事什么的,连句话都说不清楚。”

“我们在以色列会好好混下去的,杰子!”赵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但愿吧!祝你好运!”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325)| 评论(4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