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9)  

2015-06-03 16:48:1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海滨城市阿施克隆






“杰子!是你!真的是你啊!”走进来的是一位长相帅气,很有些功夫明星李小龙范儿的大男孩,他满脸的灿烂笑容,站在了苏少杰的面前,激动地说道,“前些日子,我一听说代表处有一名刚到以色列工作的翻译叫苏少杰,我就想是不是你啊,杰子,哈哈!果然是你!”

“你?你?”苏少杰一下子愣住了,他瞠目结舌,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大帅哥,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孔啊!可是这是谁呢?怎么想不起来呢?

“你认不出我来了?杰子,你再看看,看看我是谁?”小伙子一边说着,一边捋起了右胳膊的衣服袖子,苏少杰看到了上面的一道深深的疤痕。

“大龙!是你!”苏少杰激动地喊了起来,“我可找到你了!”

苏少杰当然认识那道伤疤,因为那都是因为救他,大龙才受了伤,并留下了这道抹不掉的伤疤。

那是他们刚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苏少杰和大龙一起去第二海水浴场的海边玩,他们沿着花石楼旁边的台阶下去之后,走到了海滩上,然后俩人又沿着大坝往海里走去,当时正好是海潮涨满的时候,他们玩着、走着,不觉间就就走到了海堤的尽头。

两个少年人坐在地上,在一起玩耍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间起风了,瞬时间,海上掀起了大浪,等到俩人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海浪已经拍打着海堤,并冲上了堤坝。

他们赶紧返身往回跑,正跑着的时候,忽然一个大浪从天而降,砸在了两个少年的身上,大龙摔倒了,而苏少杰则被大浪给撞击到了斜斜的石坝上,眼看就要被猛扑过来的海浪给卷进大海里。

就在这非常危险的时刻,大龙爬了起来,他朝着苏少杰猛扑了过去,他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苏少杰的衣服领子,拼命地往堤坝上拽。

这时,一个大浪又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差点儿把俩人给分开,但是大龙死死地抓住苏少杰不放,在海浪的冲撞下,他的右手臂划到了长满了海蛎子的礁石上,顿时间,鲜血和着海水流在了一起,大龙忍住伤口的剧痛,依然拼命地往堤坝上拽苏少杰。

终于,大龙把苏少杰给拽上了堤坝,两个人紧抱在了一起。然后,他们搀扶着,相依着,踉踉跄跄地走向岸边,在海浪的追逐下,他们终于走到了那个通往花石楼的台阶上。这时,大龙的手臂早就已经是血肉模糊,从那以后,一道深深的伤疤就留在了他的手臂上。

苏少杰一步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大龙,两个人都是流泪满面,站在一旁的宋泽普和崔凯杰一时没回过神来,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十二年了啊!大龙,这些年你怎么一点儿音讯也没有啊?”苏少杰拍打着大龙的肩膀,哽咽着说。

“杰子,你也知道,咱们上初二的那年暑假刚过,我爷爷突然生病去世了,”大龙紧紧握着苏少杰的手,向他叙述着当年的那次离别原因,“爷爷走后,留下了奶奶一个人,她很孤单,也很想我这个孙子,于是爸妈就把我留在了威海,爸爸回到青岛给我办理了转学,从那以后我就留在威海的奶奶身边了,没想到,我这一去,就是八年。”

“那你是什么时候回青岛来的?”苏少杰急急地说道,“你走的时候没和我打招呼,那你回来之后,为什么也不和我联系呢?”

“你听我慢慢说,杰子。八年后,我奶奶也去世了,爸妈又把我接回了青岛。”大龙淡淡地说道,但是苏少杰听得出,大龙的心并不很平定,“回到青岛之后,我们家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我那时在威海已经中专毕业了,当时学的是厨师,原本在威海的一家酒店工作,回到青岛之后,也不能在家闲着,于是就又找了一份工作,就在咱们集团公司,在后勤上工作。”

“你回来之后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呢?”苏少杰拉着大龙在床铺上坐下,有些埋怨地说,“大龙,你知道吗?自从你走后,我去过你们家好几次,可是你们家里都没人,慢慢地,我也就放弃了。”

“我回青岛之后,也想法和同学们联系过,对了,我联系上了赵洋,赵洋,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我们的学习班长。”苏少杰高兴地说道,“你知道赵洋的下落?太好了!这家伙,我们俩也早就失联多年了,我也一直在找他。”

苏少杰没有注意到,当大龙说到赵洋这个名字的时候,宋泽普的眉头一皱。

“我说呢,杰子,你哪能忘啊?想当年,我们仨可是班里的铁营盘啊!”大龙满脸幸福地笑着说,“你是体育班长,赵洋是学习班长,而我嘛,卫生班长,咱们仨,令多少女孩子羡慕啊!哈哈!”

“你真逗!那时候我们才多大,哪有女孩子羡慕啊!”想起当年他们三个人的友谊,苏少杰真是非常的开心,“嗨!大龙,你刚才说你和赵洋有联系,他现在在哪里?你们俩为什么不一起找我?他当时高考落榜了,听说很不开心,突然找了一份工作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你快告诉我赵洋他在哪里!”

“赵洋嘛,很快你就会见到他的。”大龙的口气忽然一下子就变了,这让苏少杰很有些摸不着头脑。

“苏翻,你这次来阿布达驻地的任务当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赵洋。”坐在一旁半天没说话的宋泽普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苏少杰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不解地问宋泽普,“你什么意思?宋经理。”

“少杰,甄总不是安排你来阿布达驻地,要你来解决两个重要的问题吗?”好朋友崔凯杰也说话了,“一个是建立医疗中转站,还有一个呢,就是关于教会唆使工人们起来闹事的那……”

你的意思是说,赵洋就在咱们阿布达驻地?那他......?”苏少杰简直被搞糊涂了,他没有等崔凯杰把话说完,就急急地问。

“对!一点儿不错,赵洋就在咱们阿布达驻地。”大龙点点头,对他说,“现在的赵洋啊,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赵洋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大龙。”苏少杰满头的露水,他惊疑地问道,“赵洋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点告诉我啊!”

“苏翻,是这样的,现在咱们的工程进展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其原因是,由于一部分工人的怠工,造成了工程上的延误,现在别的工程上又抽不出人手来支援咱们,所以搞得我很焦心。”宋泽普一边叹着气说,一边无奈地摇着头。

“那,赵洋是怎么回事?”苏少杰一脸的严肃,对大龙说,“你对我不用隐瞒什么,大龙,有什么话就告诉我吧!”

“他是领头者,领头闹事。”大龙无奈地摇摇头。

“什么?领头者?闹事?”苏少杰瞪大了眼睛,厉声说道,“他在领导罢工吗?反了他了!”

“你不要激动,杰子,也没有那么严重,就是说,就是说,他有抵触情绪,所以就……”大龙拍着苏少杰的肩膀,他觉得很对不住自己的好兄弟苏少杰,十几年没见面,好不容易在异国他乡相遇,知心的话还没说多少,就让赵洋这件事给搞了个不痛快。

“有抵触情绪,总得有个原因吧?”苏少杰慢慢平息了心中的怒气,问道,“那赵洋他们怠工这件事为什么会和基督教会扯上关系?”

“这个嘛,还真的与教会无关,是被一些人给串在了一起。”大龙回答说。

“是谁?是什么人?”苏少杰追问道。

“前些日子,咱们有个工人在拆卸脚手架的时候,不慎从高处跌落下来,住了医院,这件事还是在你来以色列之前就发生的,好几个月了。”崔凯杰在一旁告诉苏少杰说。

“我知道这事儿,保险公司那边不是已经解决了吗?”苏少杰点点头,表示他知道那件事。

“可是,那受伤的工人觉得咱们集团公司给的钱太少了,所以他就找到领导,要求多赔偿一些。”崔凯杰说道。

“保险公司不是理赔了吗?”

“他找的是,在他住院治疗的那段时间也应该获得集团公司的经济赔偿。”崔凯杰解释道。

“应该给人家啊!人家跑来国外出苦力,不就是为了赚钱嘛?人家受伤期间不能工作,这些损失代表处应该作出相应补偿。”苏少杰认真地说,因为他觉得,不管是从实际情况上来讲,还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来看,都应该对这位受伤人员做出一些补偿。

“给了,但是不多,最起码是这位工人觉得不多。”崔凯杰说道。

“那你觉得多不多?凯杰。”苏少杰问崔凯杰。

“我嘛,我觉得啊,是有点少。”崔凯杰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是我们在国内就签好了的工作协议,按照咱们国内的标准讲,还说得过去。”

“那要是按照以色列的标准呢?”

“按照以色列的标准?那低多了,确实是低多了。”崔凯杰苦笑了一声,说,“不过呢,甄总也只能按照当时的合同来,你想想,他与国内集团公司的领导之间也有合同啊!一切咱不都得按照合同来吗?”

“那教会是怎么回事?”苏少杰又想起了甄总讲的,说什么教会也搀合进来了,但是他不信,他要问个明白。

“教会嘛,是这样的,每逢安息日的时候,大家都去教会,有什么事情,大家也都会在教会进行交流,所以,那位工人的事情在教会里大家也都传讲开了。”大龙给苏少杰解释说。

“是教会里的牧师授意工人们闹事的?”苏少杰追问道。

“不是不是!完全不是!”大龙说道,“人家教会根本就不可能干这种事,是一些人利用了教会那个平台,他们挑唆那位工人到咱们的驻以色列大使馆门口去闹事。”

“什么?还去了大使馆闹事?”苏少杰很吃惊地问道。

“是啊!确实是去了咱大使馆闹,”大龙点点头,说道,“而且还去了不少的人,听说啊,那场面还不小啊。”

“闹出什么结果了吗?”

“结果是,中国大使很生气,他责令商务参赞直接去了咱们的代表处,把甄总好一顿撸。”宋泽普在一旁叹了口气,“这不,甄总又把我给训了一顿。”

“看这事给闹的!”苏少杰气愤愤地说道,他的一只手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搓来搓去。

“苏翻,可我也委屈啊!”宋泽普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这个工程我这才接手了几天啊,这原本就不是我在任的时候出的事,可是我却跟着背黑锅!”

“宋经理,你也别这样,咱就理解甄总吧,”苏少杰笑着拍了拍宋泽普的肩膀,安慰他说,“他也是让这事给闹的,说几句气话而已,你别往心里去。”

“咦!大龙,赵洋是怎么和这件事扯上的?”苏少杰又想起了老同学赵洋。

“是这样的,杰子。”大龙对苏少杰讲起了赵洋的一件往事,“那还是在今年初,赵洋领着几个人在一个工程上做收尾工作,他当时是小工长,好不容易收尾了,可是到最后结算的时候,每个人的收入差点儿出现负数。”

“负数?差点儿出现负数?”苏少杰震惊地问道,“怎么会出现负数呢?负数就意味着活儿是白干了不说,个人还得往里面搭钱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742)| 评论(4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