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9)  

2016-12-23 22:50:0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加沙地带:加沙城里的巴勒斯坦少年们





在这荒寂的无垠沙漠面前,在这没有任何生气的荒凉旷野,苏少杰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因为他已经感到了死亡的威胁,此时他身上因为缺水,已经接近了脱水状态,他的思维开始有些混乱,脑子也迷糊起来了。

苏少杰赶紧用双手使劲地揉着两边的太阳穴,因为他的脑袋已经开始发胀、发昏,此时的他很想睡上一觉,但是当他想到刚才叶怡彤嘱咐他千万不要睡着的话,于是就拼命地揉搓太阳穴,努力想睁大眼睛,免得自己睡过去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很显然,苏少杰的努力是徒然的,因为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了。慢慢地、慢慢地,他的眼帘好像是粘了胶水一样,合拢起来了,睁不开了,他的双手放下了,他的意识在慢慢失去,他在一步步地走向昏迷。

恍惚中,苏少杰感到有一种东西嗖地一下掠过他的脸颊,刺激得皮肤有些痒,还感到有些痛。也正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痛,刺激了苏少杰的大脑神经,他有些清醒过了,于是,他拼命地睁开了眼睛,尽管只是眯开了两条缝。

苏少杰眯着一双只开了两条小缝的眼睛,仔细地环顾着四周,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侵袭他。

但是,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他一个激灵地坐了起来,心中感到有一种莫名的恐怖,他喊了一声:“Who is it?”(谁?)

没有应声。四处静悄悄的,比刚才还要静许多。

Who is itCome out”(谁在那儿?快出来!)

依然没有声音回答他。依然看不到有任何东西在他的身边。

苏少杰站了起来,他翘望着公路的北端,那是阿施克隆的方向,什么也没有。

他又翘望着公路的南端,那是加沙地带的方向,也是什么也没有。

怪事了?究竟是什呢?苏少杰困惑地摇摇头,找不到答案。

苏少杰又踮起脚来,向四周环顾着,他眯着眼睛环视了公路的东西两端几个来回,在这条连接阿施克隆与加沙地带公路两旁,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没有一丝的绿色,也没有一丝的生气,这片被苏少杰称为戈壁沙漠的地中海沿岸沙漠,只有白色的砂粒在中东烈日的强光照射下,闪闪烁烁,迷迷离离。

那一片片散落在旷野里的白色沙粒起伏有致,恍如海浪一般,起伏不平,打眼看上去,那是如诗如画一般的浪漫。如果不是身处这样的一种窘境,苏少杰会即兴附上几首赞美的诗句,以抒他那罗曼蒂克的情怀。

只可惜,此时的苏少杰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当中,他现在是在脱水的情况下,全身都暴露在烈日之下,他的周边是没有一丝绿色的沙漠荒丘,看不到哪怕是一个小树苗,甚或是一棵小草,如果他继续留在这旷野郊外,恐怕连生命很难保住。

忽然间,又来了那种感觉,苏少杰感到自己的脸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扫了一下,麻沙沙的。他很惊诧,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一摸,他顿时就明白了,那是沙子!

坏了!沙尘暴!是沙尘暴即将来临的预兆!

顿时,苏少杰感到自己的脑袋一下自己大了许多,沙尘暴一旦肆虐起来,他将被沙尘风给卷到沙漠中去,就凭他现在的体力,一旦被卷入进了沙漠里,就会被沙漠给遮盖住,爬不出来。那时,没有人会找到他,除非某一天再来一次沙尘暴,把他从沙漠深处再暴露出来到沙丘的表层上。

起风了,沙起了。苏少杰伸手摸了摸头,他触到了头皮,已经能摸触到一些细细的沙子进入了茂密的头发里面。

苏少杰感觉自己的耳朵里也奇痒起来,他用手指一探,摸到耳朵眼里也已经灌进了不少的沙子。

怎么办?怎么办?沙尘暴的威胁好像驱赶走了苏少杰的睡意,他也没有像刚才那般的饥渴了,他翘首遥望着阿施克隆的方向,因为叶怡彤告诉他,她会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请他们派一辆车来接走他。

可是苏少杰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移动物体在自己的视野里出现,他的视野里能看到的除了沙漠之外,就是那路面上升腾着的一片薄雾,那是被中东烈日暴晒时蒸发出来的柏油路面的水分,蒸发之后,在四处缥缈着,然后又袅袅地升上天空。

苏少杰顿时又泄了气,他拖动着沉重的脚步,朝着北方,也就是阿施克隆的方向,无奈地丈量着自己的脚下路,一步深一步浅地走啊走。

风,越来越大,沙尘,也越来越肆虐,风吹打着苏少杰的身躯,风沙蹂躏着苏少杰的肌肤,此时的苏少杰,已经绝望透了,他预感到自己已经走不出这条被沙漠团团围住的公路了,尽管这条路并不是很长,只有几十里的路程,但是在这恶虐的天气里,这条路已经变成了一条死亡之路。

只要有一线生的希望,苏少杰就不会放弃,他想到了远在祖国家中的父母双亲,想到了自己的挚爱亲朋,他也想到了心爱的恋人叶怡彤,这位在以色列相遇相识又相爱的成都姑娘,就是苏少杰坚持生存下去的强大动力,他不能死!他要活下去!因为还有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他们。

前方的路越来越模糊了,能见度也越来越低了,但是苏少杰依然前行着,他踉踉跄跄地往前挣扎着,但是他满怀着生存下去的希望,他不放弃自己,尽管他蹒跚的脚步好像是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

忽然,苏少杰听到有一种声音正离他越来越近,他眯着眼睛往前望去,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昏天黑地的风沙在肆虐着,在狂舞着。

他抠了抠耳朵里面的沙子,他听到那声音越来越大了,他听清了:那是警车鸣笛的声音!

他极力往前看去,但是还是没有看到任何物体在移动。他以为自己所听到的声音是幻觉,于是就沮丧地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着。

HeyLa’atzor!”(希伯来语:站住!)

从苏少杰的身后传来了喊话声。

Hatzilu!”(希伯来语:救命!)苏少杰没顾上转身,就赶紧向警车求救。

Bo hena!”(希伯来语:到这边来!)警车上传来了严厉的命令。

苏少杰回转身来,朦胧中,他看到一辆警车停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车上是一男一女两位年轻的警官搭档。

Ata lo Palestinan,im?”(希伯来语:你不是巴勒斯坦人?)那位男警官下了车,他右手持枪,左手在后,小心翼翼地走近了苏少杰,当他看到眼前的人不像是巴勒斯坦人的时候,很有些惊讶。

Ani Sini!”(希伯来语:我是中国人!)苏少杰有气无力地回答说。

Sini”很显然,对于在这种天气条件下,尤其是在这条通往加沙的公路上,能够遇见到一位在死亡线上挣扎着逃生的中国人,以色列警察确实是感到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Ken! Ata Sini!”(希伯来语:对!他是中国人!)那位女警官也下了车,她走到苏少杰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认出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确实是一位中国人。

Anglibevakasha(希伯来语:请讲英语,好吗?)苏少杰对两位以色列警官说道。

Ken! bevakasha”女警官笑着说道。

苏少杰终于看清楚了,眼前这位女警官是一位非常漂亮的犹太姑娘,正如叶怡彤在北京国际机场对他所讲的那样,以色列的女孩子都是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模样。

眼前来搭救自己的这位女警官,就是叶怡彤所描述的那种有着魔鬼般身材,还有一张天使般漂亮脸蛋的犹太女郎。

“请问,你跑到这儿干什么来了?”男警官又恢复了他的一脸严肃,因为毕竟是在这样一个敏感的地方,遇到了这样的一位中国人,尽管这人不是巴勒斯坦人,但是也够他谨慎一阵子的了。

“我是到阿施克隆发电厂来办事的。”苏少杰口干舌燥地回答道。

“沙龙,先别问了,赶紧让他喝点水吧!”漂亮的女警官对男警官说道,“看他这样子,一定是口渴坏了,都要脱水了他。”

“对不起!赶紧上我们的车,车上有水。”这位叫做沙龙的男警官赶紧打开了警车的后门,又回来上前搀扶着苏少杰上了警车。

苏少杰坐在了后排座上,男警官沙龙也跟着坐到了后排座椅上,他顺手从一个便携式的保温桶里拿出来一瓶200ml的冰镇水,想让苏少杰先喝点水。

“沙龙!别给他喝冰镇水!你要害死他啊!”正要启动车子的女警官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于是就赶紧制止住了沙龙,然后顺手从前排副驾驶座前的工具盒里拿出来一小瓶的矿泉水,转身递给了苏少杰,说:“先生,这个时候如果你喝冰镇水,会伤了你的胃和肺,先喝点自然温度的吧。要慢慢喝,喝完了这瓶,稍等会儿,再喝那些冰镇的。”

“谢谢你!小姐,多谢你们了。”苏少杰接过水来,连声向这位漂亮的女警官道谢。

“别叫她小姐,她叫萨拉。”沙龙赶紧把年轻女警官的名字告诉了苏少杰,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苏少杰的身边坐了下来。

“谢谢你!萨拉。”苏少杰又向女警官道了声谢。

“嗨!我说,你到发电厂办事,怎么步行往回走呢?”沙龙笑着问苏少杰。

苏少杰顾不上说话,他一口气就把那一小瓶矿泉水给喝光了,然后抹了一把嘴上的水,才回答说:“是这样的,我办完事情之后,是想找辆顺风车返回阿施克隆,可是那个时间没有人去阿施克隆,没办法,我就只好步行往回走了。”

“你真行啊!小伙子。”警官沙龙笑着拍了拍苏少杰的肩膀,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段路有多长吗?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穿越沙漠?”

“不就是三十来里路吗?这路,不算远。”苏少杰此时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的那副惨相,他说,“这段路程对于我来说,真的不算远!”

听了苏少杰这番话,沙龙只是笑了笑,然后才说道:“我知道,三十里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并不算远,可是你别忘了,先生,这里不是平原绿洲,这里是沙漠!沙漠!是沙漠里的三十里路!能和我们平常走的三十里路一样吗?”

“这个……”苏少杰语塞了,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如果我带足了水,就不至于这么惨了。”

沙龙刚要说什么,又停住了,只见他警觉地把脸贴到了车窗上,他对自己的搭档女警官萨拉说道:“听!萨拉,什么声音?”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