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1)  

2016-12-06 22:08:2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3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贯穿内盖夫沙漠旷野的高速公路





“埃里!怎么是你啊!”苏少杰抬起头来,当他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犹太人那英俊面孔的时候,他乐了,连声说道,“埃里!埃里!哈哈哈!”

“你怎么来贝尔谢巴了?”相貌帅气的埃里伸出他的右手,使劲握住了苏少杰的一只手,挨着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我刚上车的时候啊,第一眼就看到在我的位子旁边坐着一位中国人,我当时就觉得,怎么这中国人看上去很有些面熟啊?哈哈!没想到会是你啊,苏,哈哈!”

“真是太巧了!”苏少杰笑着回答道,他又稍往座位的里面挪了挪,说,“我是来我们这边的驻地办点事儿,阿施克隆那边又有急事催我赶过去,我这不就来赶这班城际大巴了吗。怎么?埃里,你怎么会来贝尔谢巴这里呢?你这也是要去阿施克隆吗?”

“别往里面靠了,来,往外面挪一下,哎!对了。”埃里一边往外拽了一下苏少杰,一边笑着解释道,“我是前天下午赶到这里的,主要是来看我的朋友,顺便给他捎过来一些电话卡。我还要去一趟阿施克隆,我那边也有一些销售电话卡的朋友,我一是去那边看看,二是顺便给他们也捎过去一些电话卡。”

“你真行啊埃里!看样子你这副业也蛮赚钱的啊!哈哈!”苏少杰笑着说道,“我说呢,你这大老板怎么会有空往大老远的贝尔谢巴这边跑呢,原来你还真想把电话卡业务在整个南部和中部地区搞扩大化啊!”

“只要是有钱赚,哪边都一样!”帅气英俊的埃里认真地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啊,电话卡是特别畅销,不管是哪国版面的,都很有赚头。”

“这我知道,我的朋友们基本上都是用你的电话卡,包括我的那些罗马尼亚朋友们。”

“那还不都是你的功劳啊!”埃里笑着拍了拍苏少杰的肩膀,接着又说道,“我在贝尔谢巴这边的哥们儿阿维一直打电话给我,哦!对了,阿维你认识。阿维要我赶紧为他提供电话卡,我抽时间就来了。”

说起来,苏少杰和眼前的这位犹太商人埃里也是老朋友了。这位埃里先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犹太商人,而且还是一位头脑极为灵活的犹太商人。

苏少杰和埃里相识纯属巧合,那还是苏少杰第二次到贝尔谢巴的时候,也就是那一次他代替孙飞的项目经理一职的那段时间,他认识了一位叫阿维的犹太小伙子,阿维是一个倒卖电话卡的小贩子,贝尔谢巴的中国人经常从他那里买进电话卡,他经常去咖哈驻地推销电话卡。

当时的工人给中国国内的亲人们打电话的时候,一般都是买这种电话卡,既方便又便宜,所以苏少杰也从阿维的手里买过几张电话卡。

犹太人是很有商人头脑的,阿维也不例外,他知道苏少杰是一众中国人当中的翻译,而且他的工作流动性很大,因此阿维就想与苏少杰搞合作,与中国人建立长期的电话卡买卖业务,因为这样一来的话,他手中的电话卡不但可以卖给咖哈驻地的中国人,同时还可以卖给其他城市里的中国人。

阿维找到了苏少杰,把自己的想法对苏少杰说了。考虑到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所以苏少杰没有答应阿维提出的合作建议,他推辞掉了。

犹太商人就是犹太商人,阿维可不想放过与苏少杰之间的合作,他把一位叫埃里的犹太商人介绍给了苏少杰。

埃里,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的公司总部设在瑞雄市,就位于贯通以色列南北大动脉的4号公路边上,正好在苏少杰经常来往的几座城市的中间位置。

作为一名公司老板,埃里同时又是特拉维夫最大的电话卡倒爷,他的手里掌握着特拉维夫所有电话卡的一手价格,在特拉维夫也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埃里的名字很响亮。

以色列的电话卡的种类繁多而且五花八门,随着电信业高科技的飞速发展,以色列的公有及私有电信公司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价格战此起彼伏,竞争非常厉害,这也让埃里从中发了大财。

以色列的电话卡非常流行,各种图案的电话卡都有,而且以色列的电话卡简直就是一种电话卡文化,最让人爱不释手的是一种漫画版的体育系列电话卡,内容极为丰富而又滑稽可笑,让人爱不释手,具有很好的收藏价值。

苏少杰收集了许多既漂亮、内容又丰富的电话卡,这其中有他自己用过的,还有一些是他在一些卡式电话机上面捡到的,因为当地的犹太人一般也不去收集这些电话卡,这可能是因为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小玩意儿。

以色列的大街小巷里都竖立着公用电话,其中有投币式的,还有卡式的,埃里所掌控的电话卡,是一种在普通的电话亭就可以打国内或国际直拨的电话卡,价格低廉,使用起来也极为方便。

苏少杰他们当时给国内家人打电话,就是购买这类带密码的电话卡,用这种电话卡在公用电话亭或者是用手机往国内打国际长途,与家人进行联系。

因为认识了贝尔谢巴的阿维,一位二级倒爷。阿维又把苏少杰推荐给了埃里这位特拉维夫的电话卡第一大倒爷。

就这样,一位犹太商人与一位中国翻译认识了。

苏少杰与埃里也从一般的朋友,慢慢就成了很合得来的异国好友,随着时间的推移,埃里的处事为人风格也让苏少杰认可了他这位犹太商人。

既然是一位犹太商人,精明的埃里把朋友与金钱是放在同一天平上,不偏不倚。

埃里提供给苏少杰的电话卡,是整个特拉维夫乃至以色列通信行业的最低价格。所以,苏少杰手中拿到手的电话卡的价格就很便宜了。

苏少杰和埃里认识之后,各个驻地的电话卡有很多都是通过他那里购进,由于他经常在各个城市之间奔波,住的地方也是经常更换,这些城市之间有的只相隔几十里,有的则是相隔几百里,但是无论到了哪个城市,只要苏少杰给埃里一个电话,要他送一批电话卡,哪怕有时候只需要几十个拿话卡,这位犹太商人,特拉维夫的电话卡倒爷,都是义不容辞,他准会开着他那辆崭新的“宝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会赶到苏少杰指定的地点。

有一次,苏少杰都有些过意不去了,因为他当时去了加沙地带附近的沿海城市阿施克隆,而埃里当时因为有事正好去了内盖夫的首府贝尔谢巴那边,那里离着阿施克隆至少也有300里路,要穿越很长一段路的内盖夫沙漠高速公路,而当时苏少杰只需要50个电话卡。

但是,接到苏少杰的电话之后,埃里只说了一句:“我两个小时就到你那儿,”就撂下了电话。

当时,苏少杰不知道埃里是在贝尔谢巴的阿维那边,还以为他是在瑞雄他自己的公司里。

结果,还不到两个小时,埃里就驾驶着他那辆“宝马”从贝尔谢巴赶到了阿施克隆,一边把电话卡放到苏少杰的手中,一边说:“这天太热了!内盖夫高速路的气雾太浓,开车都影响速度。”

“内盖夫的高速路?”苏少杰惊讶地问道,“埃里,你是从哪里来的?去南部了?还是去贝尔谢巴了?”

“我去贝尔谢巴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和阿维一起吃饭呢。”埃里这位犹太商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这家伙!我又不是那么急,你急着跑这么远的路,就为了这几张电话卡?”苏少杰又爱又恨地说道。

“反正我要回来,也不差那么点时间了,赶早不赶晚呗。”埃里笑着说道。

“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这几张电话卡,能抵过这一路的汽油钱吗?”苏少杰连连摇头,当他知道埃里是从那么远的贝尔谢巴赶过来的之后,觉得很不好意思,他心想,埃里跑这一趟还不知道能不能赚出汽油钱来。

“看你说的,反正我要开车的,难不成,我的车整天都搁在车库里面?”埃里一边说着,一边做着鬼脸。

“我是说啊,等你顺路的时候再送过来也行啊!这样,你不是赔了吗?”苏少杰依然觉得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

“这有什么啊?”埃里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笑着说道,“你既然需要,我就应该送过来的啊,哪怕是不赚钱我也要送过来,我们是朋友,但也是生意往来啊!”

看到埃里那副认真的样子,苏少杰着实被他的这种生意场上的信用第一的精神给感动了。

对于苏少杰来说,国内外生意场上的人,他见过的也不算少了,其中也有很多的是他的朋友,他也与不少国家的人打过交道,但是比较起来,他们和他们都比犹太人逊色很多,犹太人在生意场上确实是与众不同,犹太人在谈生意方面的严谨,真的是不由得你不钦佩啊!

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讲,苏少杰认为世界上最会做生意的人,就是中国人和犹太人,而犹太商人比较起中国商人更讲信誉一些,所以犹太人也就比中国人要成功。

犹太人之所有在生意场上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毋宁质疑,就是因为他们着重讲信誉。苏少杰和埃里只是一种朋友加合作伙伴的关系,苏少杰感觉出,犹太人在生意场上的那种敏锐与智慧,是在他们的不经意中就发挥了出来。

当然,既然是精明的犹太人,既然是把朋友和金钱都放在同一个天平上,埃里做生意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有一次苏少杰需要不少的电话卡,而当时他手头的钱不够,就想让埃里先给垫上点儿钱,也就是几千个谢克尔。

可是,出乎苏少杰的意料,他的这位朋友埃里却坚决不答应,他对苏少杰说:“我们应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啊,这可是我们一开始就达成的协议啊!”

听了埃里的这一番话,苏少杰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说:“我说埃里,难道凭咱哥儿俩的关系,你还不相信我?两、三天不就还给你了?看你抠的!切!”

可是埃里的回答却让苏少杰啼笑皆非,他说:“苏,你要记住,在金钱的问题上,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能相信啊,更何况是朋友呢?啊!”

埃里的一番话让苏少杰一时反不过腔来,气得他真想踹埃里一脚!

苏少杰心想:怪不得人们都说犹太商人太抠门了!这下子可真领教了!这种事,搁在我们中国人身上,那简直就不是事儿,不就是晚几天给钱吗?再说你赊给我一些,不也是你多卖出去一些啊!

但是过后,苏少杰也想通了,这可能就是犹太商人做生意的基本原则吧,他们对合作方讲究的是信用,同时也希望对方也讲究信用,这应该就是犹太人之所以在全球商界能够成功,从而所坚守的一个简单而又富有哲理的信条吧!

“苏,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位能够用语言进行交流的中国人,我想问你,你对我们以色列的印象如何?你来我们这边有多少日子了?觉得我们这里怎么样?喜欢我们这儿吗?”埃里连珠炮似的一番问话,打断了苏少杰的回忆。

苏少杰笑了笑,他没有急着做出回答。此时,他们乘坐的这辆豪华城际大巴已经开出了中心车站,正在拐向通往西部地区的那条大道,苏少杰望着车窗外的城市街道,突然反问了埃里一句:“埃里,如果你在某一天走进我们中国,在我们那里生活上一段时间,你会有什么感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20)|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